爭奪「名義上」的全球最高權力寶座──聯合國秘書長選舉,各國勢力的角力

爭奪「名義上」的全球最高權力寶座──聯合國秘書長選舉,各國勢力的角力

爭奪全球最高權力寶座 各國勢力的角力

一早進到辦公室,大夥興致勃勃的討論誰即將接任潘基文,成為下屆聯合國秘書長──這個名義上掌控著全球最高權力,以及全球發展議題發語權的重要職位。(參考資料:UN News Centre

聯合國屬於跨國政府組織,自二戰後成立至今,去年剛歡慶完 70 歲生日。舉凡與人類相關的任何議題,從氣候到文化、難民、經濟、科技、醫療、教育等無所不包,任期 5 年,慣例上連選得連任一次的聯合國行政首長──聯合國秘書長,是處理上述議題,決定孰重孰輕,同時調和各國勢力的最關鍵人物。

相較 10 年前「老潘」上台的時候,當今世界局勢更為複雜,也導致今年的初選氣氛更為詭譎多變。依據《聯合國憲章》,秘書長由安理會「推薦」,聯合國大會「指定」,然而真正處於權力核心的安全理事會(Security Council),共 5 席常任理事國,與另外 10 席非常任理事國,才是背後真正的操盤者。

按照過去冷戰時期的地域劃分,目前(2016)安理會成員如下:

常任理事國(永久任期):美國、英國、法國、中國、俄羅斯

非常任理事國(由大會選出,任期兩年):亞太區 2 席(日本、馬來西亞),西歐及其他區 2 席(西班牙、紐西蘭),非洲區 3 席(安哥拉、埃及、塞內加爾),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區 2 席(烏拉圭、委內瑞拉),東歐 1 席(烏克蘭)。

一般來說,聯合國秘書長職位,不成文的慣例是由各區輪流擔任──因此至今尚未出過人選的東歐,加上近年來女權意識高漲的風潮,外界原本對保加利亞籍的前外交官,職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7 年的伊琳娜博科娃(Irina Bokova)呼聲最高。

而在聯合國的秘書長選舉正式投票之前,須經過多輪非正式的「意向投票」

每回合之間候選人也可以闡述個人政見,以及表達對世界發展的願景。當然,最終是否能夠順利當選,除了在聯合國大會向全體 193 會員國拉票之外,安理會的 15 成員國,或者更精確的說,握有否決權(veto)的 5 大常任理事國的臉色,才是重中之重的關鍵。

意向投票指的是正式表決之前,舉行不計名的投票,用以測試投票人意向。聯合國選舉秘書長前,會經過多輪的意向投票讓呼聲最高的候選人浮上檯面。在閉門票選的過程中,各國代表可以針對個別候選人投下「鼓勵」、「不鼓勵」或「沒意見」。然而, 5 個常任理事國雖同樣參與意向投票,卻會使用不同顏色的選票,以表示無論大會做出什麼決議,常任理事國可單憑一己全盤推翻。故此,候選人是否能在常任理事國之中拿到 5 張「鼓勵」票,便十分重要。

很顯然的,博科娃表向並不如預期:對國際局勢的不明瞭,及缺乏政治、經濟方面的專業,她未能說服大部分會員國。甚至還導致了自己母國保加利亞陣前換將的事件──改提名歐盟預算執行委員喬治艾娃(Kristalina Georgieva)角逐秘書長寶座,博科娃黯然離開競選舞台。

前葡萄牙總理黑馬出線,難民事務經驗成為亮點

但事情還沒結束,就在幾輪的意向投票中,前葡萄牙總理,同時擔任過 10 年聯合國高級難民專員的古鐵雷斯(António Guterres),以黑馬之姿獲得多數國家青睞,就連原本在意向投票中投下「不鼓勵」的俄羅斯,似乎也在人選議題上,與歐美勢力妥協,改採「無意見」。而古鐵雷斯本人不僅可能是首位曾任國家元首的秘書長,同時他在難民事務方面的專業,也被寄望能夠解決當今日益嚴重的難民問題。至於在中國方面,一向對本次的各方人馬沒有太多的偏好或排斥,且基本上,中、俄與西方勢力在更多領域的紛爭尚屬膠著(例如 IS、敘利亞、人權等議題),對於聯合國秘書長的位子,太多的糾纏並無太大意義。

況且,相較於秘書長比較是檯面上「象徵性」的最高代表人物,真正掌握資源與預算的諸多部門首長,可能才是各國爭相安插自己的人馬,也是候選人分別可以討價還價的籌碼(若想要獲得我國支持,當選後 XX 的職位需任命我國代表擔任......)。

聯合國體系中,除了幾個附屬組織有自己的人事與預算章程之外(例如 WTO、WHO、WB),基本上在聯合國管理層理面,共還有約 40 多位的「副秘書長」級別的工作,分別執掌各個重要領域的事務,幾個比較重要的職位舉例如下:

表格

聯合國管理層中還有約 40 多位「副秘書長」級別的工作。表格/Jack Huang 整理


除了聯合國內部事務的決策層之外(藍色部分),三大計畫(開發、環境、糧食)也掌握了非常龐大的資源,包含大筆預算可供專案外包、科學研調、培訓與基礎建設等,其中糧食計畫署還負責每年百億美金的援助計畫。

再來,各經濟社會委員會也多半具有區域整合與領導的角色,他們做出的決策,不僅是各國政府經貿政策的重要依據,甚至能夠直接對私部門產發揮影響。

最後,就是裁軍部門、維和部隊與人道事務等,也執掌了相當的人力與物力,掌握這些部門,無疑才是真正的握有實權。

一場聯合國祕書長的選舉,勢必伴隨著全球各個重大議題領域、權力與影響力的重新洗牌,各國政府無不極力鞏固己方人馬上位,以便在國際社會中取得更多發言權與國家利益。且看接下來新任秘書長的人事佈局,或多或少可以一窺國際勢力的此消彼長,以及未來 10 年,我們究竟會朝什麼方向發展。

《關聯閱讀》
在聯合國實習的日子:從國際看台灣,五味雜陳的無奈心情
孩童拯救孩童!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用智能手環喚醒「小小英雄

《作品推薦》
出國留學,你會考慮來東南亞嗎?
有品質的晚年生活,靠自己──談談泰國「未雨綢繆」的年金改革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United States Mission Geneva CC BY 2.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