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域」孤軍的後代們去了哪裡?在曼谷,有個20多歲的女孩開了一家咖啡廳

「異域」孤軍的後代們去了哪裡?在曼谷,有個20多歲的女孩開了一家咖啡廳

沈培詩為前排左一。圖/93師咖啡 專頁


看過電影《異域》的人可能對泰北孤軍的故事不陌生,講述國共內戰期間,國軍 93 師在泰緬一帶流亡的故事。最後由於協助泰國軍方清剿泰共有功,泰皇浦美蓬賜予公民權與居留權,其後裔一直留在清萊,美斯樂等地區居住至今。

快半個世紀以前的故事,恐怕已沒太多人記得,動盪時代與歷史悲劇很容易被大眾遺忘,對當事者及其眷屬來說,卻是一輩子深刻的記憶。20 多歲的泰北女孩沈培詩,便是如此。

她有著不一般的家世背景。沈培詩是泰北孤軍後裔,祖父沈家恩上校是當年領軍清剿泰共的指揮官,解甲歸田後以種咖啡豆為生,與正因此讓沈培詩來到曼谷,用「93 師」(93 Army)的名字,創立了一間自己的咖啡廳,在競爭激烈的曼谷市區,由於獨特的背景與主題,吸引了不少華人顧客。

偶然得知,便乘興前往。週末下午,店面一如台北街頭的文青咖啡館,空間雖小,卻如藝術展館般的充分使用每個角落,舊書報,老照片與隨意擺放的家私,都泛著濃濃的時代記憶,既屬於她,也屬於曾經經歷過的每個人。店裏看來都是熟客,聚精會神用著筆電,或百般聊賴地翻著書,年輕的老闆在吧檯後工作,遇到客人光臨一手撥一下瀏海,一邊親詢問要喝點什麼。看似開朗的一雙大眼睛顯然看過,或著聽過許多故事,可能是來自祖父與自小生長的環境,又或著是隻身闖蕩大城市不為人知的艱辛。

意外的是,不僅祖父與台灣有過淵源,沈培詩自己也曾在台北大學就讀,求學期間便在三峽的咖啡館打工,因而習得調理咖啡的知識,當然,也說得一口流利的中文。夏日午後陽光斜斜照進店裏,咖啡香裊裊瀰漫在四周,色彩,燈光,氣味,音樂,小擺飾,咖啡的口感...一切並沒有特別之處值得刻意造訪,但卻又有種恰到好處的氣氛讓人不免停留。

「我很喜歡台灣,我爺爺當時沒辦法回去,而我完成學位後,也沒能留下,」女孩淡淡的說。

曾經的異域,如今成為家鄉,但情感的認同仍心繫遠方的台灣。在咖啡店的二樓,與幾位一同在台灣求學的朋友,將閣樓的夾層空間打造成多功能工作室,計劃未來舉辦與台灣相關的展覽,講座或著電影放映。果然好似台北街頭的藝文咖啡廳,或許偶爾還可以舉辦個週末哲學沙龍,或著週四狂歡派對之類,至於為什麼要在週四狂歡?據說歐洲人會這麼做──馬上就要週末了,能不慶祝一下嗎?

在曼谷,獨立咖啡館在這幾年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各具特色又十分適合逃避日常繁瑣的事務。對於不習慣窩在家裡,又嫌外頭天熱的我來說,一間合適的咖啡廳,消磨一個悠閒的下午,樸實的木桌椅與濃純的咖啡適合獨處,也可以與兩三好友分享。很多文章正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完成,有時苦思良久的起承轉合,剛好窗外行走的路人,或著店裡音樂的一段旋律,正好補上了那百尋不著的靈感。

據友人說,在曼谷還有間專門交換情報的咖啡廳,二樓平房,地下一層,總是聚集各國記者,甚至特務人員彼此交換資訊,有機會可得去見識一下。

《關聯閱讀》
我在泰北,教「孤軍」後代不要忘記自己的根

《作品推薦》
新南向?先認清事實吧──「我來自台灣」在泰國,品牌光環早已褪色
學歷、出身不代表什麼?我希望可以,但現實卻不是這樣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93師咖啡 專頁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