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谷隨記:最有「台味」的平民美食──海鮮燒烤店

曼谷隨記:最有「台味」的平民美食──海鮮燒烤店

曼谷街頭隨處可見燒烤店,規模小的街角與天橋下,幾張凳子圍著烤爐便可做起生意。規模大者,多半有個店面,桌椅延伸到路邊,一邊人聲鼎沸勸酒夾菜不絕,一邊車水馬龍人潮川流不息,像極了台灣的熱炒店,激情高亢,毫無顧忌,大把的海產,蝦蟹魚肉與吃剩的殘骸亂糟糟的散了一桌,觥籌交錯,一手手的啤酒肆意而狼籍。大人們高聲談論,孩子們在座位間穿梭,一派百無禁忌的樣子。

這樣的海鮮燒烤店通常是自助式,從傍晚營業至凌晨,代價通常不貴,兩三百銖(約台幣 185-270 元)的入場費便可以讓上班族,學生一天工作之後,捲起袖子在此大吃大喝。通常這樣的餐廳擺設也十分簡便,沒有冷氣沒有特別的裝飾,一切服務全靠自理。新鮮的魚蝦蚌殼類整齊的陳列在碎冰盤上,各式肉類與內臟堆成小丘,就這麼暴露在食肆內堂,供人揀選。有些甚至還會提供螃蟹與小隻的龍蝦,一樣任由顧客喜歡拿多少就拿多少,回去與朋友坐成一圈,也分不清哪條魚哪盤蝦是誰拿的,肩併著肩,碗筷杯盤,新鮮的生食與啃過的殘餘堆滿整桌,這樣似乎更顯親暱。

繁忙的一天落幕,大夥就促膝吃著聊著,剛空的酒杯隨即被斟滿,背景很吵雜,講話更是大聲,好像音量提高了也比較好掏心掏肺,亦或者反正震耳吵雜的氣氛下無論你說了什麼,也沒人會認真在意,再或許,大家都有點醉了。

這般場景,台灣來的我們應不致陌生,有那麼點集合了海鮮熱炒,自助式燒肉與夜市等眾多元素(但少了酒促小姐穿梭其中)。在自助吧台那頭或許還會提供廉價的日式壽司,炸物,以及韓式泡菜或中式炒飯炒麵,印度烤薄餅等...

庶民飲食一如曼谷這座城市般的國際化。越夜它越繁華,日落後的氣溫雖稍降,但擺在桌上的炭火盆炙熱的烤著食物,也烤著圍著它的人們。每桌一盆火,幾十桌加起來把現場烤得暖烘烘的,噗滋的星火不時跳躍出來後轉瞬熄滅,揮汗如雨的吃著,也是一種另類的體驗,這時最需要冰涼的啤酒解悶,無怪乎每桌腳邊都七零八落的堆滿空的啤酒罐,無需酒促便可輕易使人一瓶接著一瓶開。

我放下筷子,揮手抹了把額上的汗,饒富趣味地觀察周遭的一切。隔壁坐著一對情侶,對坐著靜靜的吃著,他們的話不多,女孩烏溜溜的長髮盤成了圈紮在頭上,男孩黑色的眼睛隔著火盆閃爍著,一種不需解釋的黏膩,既含蓄又彷彿能融化一切,短褲下露出細長的雙腿,淺色的拖鞋掛在腳上晃啊晃,兩人凝斂的望著彼此,偶爾吐露出幾句話,軟軟甜甜,雖聽不懂但也能感受到那裡面蘊含的溫度,更勝過桌上的那盆火。

更遠的一側坐著一家人,看似藍領的父母帶著一家 5 口圍成一桌,最大的孩子不過 10 來歲,與弟妹揮舞著蝦腳打鬧,做母親的邊拉長臉斥責為首的男孩,邊不疾不徐的翻轉烤架上的食材,在一邊滴滴咕咕的與男人說話,像是在話家常,又像是在抱怨著什麼瑣碎的生活小事。年近中年的男人黑胖,一臉橫肉,脖子上掛著粗大的鏈子,像是工地的工頭。他一手接過妻子拿過來的食物,一手端起酒杯大口啜飲,偶爾轉頭瞧瞧三個孩子,瞇著的眼神中帶著慈愛,也或許,帶著點被生活重擔壓著的無奈。

四面八方喧囂依舊,或許有天,年輕的情侶也會組成家庭,養育著下一代,以及奮鬥著自己的故事。再入夜便起風了,月亮初升街燈亮起,大抵人們也吃飽了,三三兩兩的成群離開。男孩付完帳起身牽著女孩走,一邊順手撥了一下女孩因汗水濕漉的瀏海; 另一幕則是男人邊催促要孩子們動作快點,一邊把大包小包的東西一股腦的往自己肩上扛,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很多時候,無論年紀,無論狀態,愛情總是用不同的方式連結著人們,或赤誠以對,或婉轉迂迴。越晚車流也少了,杯盤狼藉的燒烤店人群散去,瀰漫著些海鮮與啤酒的氣味,尚未熄滅的爐火散發著餘溫,但空氣中似乎還有些別的東西,比啤酒更讓醺人,比炭火更暖。

《關聯閱讀》
曼谷巷子口的小故事
「阿嬤的店」──隱身曼谷的台灣味

《作品推薦》
〈聯合國升職記〉代表UN全貌嗎?──正職「菜鳥」的另一種聲音(上)
我們的工作到底有沒有實際改變什麼呢?──聯合國正職「菜鳥」的另一種聲音(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Takver CC BY2.0、附圖/flickr@Mark Fischer CC BY2.0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