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聯合國擔任正職員工,我的跨領域挑戰

在聯合國擔任正職員工,我的跨領域挑戰

2 月開始,很幸運的從實習生轉成正職,並轉隸屬於資訊與通訊科技部門(Office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 OICT)底下的 Electronic Fuel Management System(EFMS)工作小組,協助統籌聯合國在全球各地執行任務時,所需要的燃料與能源補給。

相較於先前在 Trade and Investment Division 單位實習,任務性質比較像在學術單位裡做研究、辦會議,新的部門工作更實務導向,更講究實際操作,例如每日對資源配給的追蹤與分析,即時回報與修復突發狀況,搭配不斷改良的軟硬體技術,達成資源有效配送,燃料的合理運用與確實監控,減少後勤作業的失誤與可能的非法行為(註 1),讓前線工作得以順利進行。

由於沒有相關背景(能源,資訊科技,物流管理等),甫上任的頭一天,所有東西都很新奇,但也處處充滿挑戰,簡單拜會部門主管與同事之後,便坐定開始熟悉相關的系統操作。在聯合國工作,無論是時間調配與工作進度都十分彈性,沒有打卡,沒事不加班,只要把自己責任範圍內的事做好,很多人一大清早進辦公室,下午 3 點多便收拾東西下班。自然,充分尊重每個員工的自主性,是組織對個人的尊重,同時無形間也是一種對員工自律的要求,作為初來乍到的新人,這樣的工作氛圍既新鮮,卻也感受到壓力。不像在學校時或者實習期間有 supervisor 一步步指導,也不若台企日企會有前輩帶領,在這你得全部靠自己摸索,在最短的時間內,去學會很多原本根本沒接觸過的知識與技術。

當前全球範圍內的維和(維持和平)任務中,有 8 個任務已經使用 EFMS 技術,透過不斷的測試與系統建構,正逐步推廣至其他相關的聯合國任務,針對每年超過 15 億美元的能源輸送與交易(註 2),進行監控與確保其有效運用。在維和部隊所在地發生的狀況,派駐當地的 UN 專員使用特殊的儀器紀錄並上傳至資料庫,再透過我們的工作小組判讀分析。舉個例子來說,有那麼點像是 NASA 發送機器人登陸火星,所感測的一切資訊以數據方式傳回總部,而坐在電腦前的科學家們利用看似亂碼的一串符號與數字,去了解遠在千里(or 光年)之外的一切,在排除掉錯誤與雜訊後,無需親臨現場,也能勾勒出事件原始的樣貌。

軟體的操作,硬體的使用,任務進度的掌握(好些地方還真是從 google map 上第一次知道該地名),發現問題時與正確的部門回報或協助解決等。以往小時候誇口說說要維護世界和平,年紀稍長後,也多半只在飯桌上敬酒時,不知道要說什麼的時候拿來講講而已......從未想過,自己有天能真的為世界和平貢獻一點力量。畢竟技術上來說,現在的確是在從事相關的工作,也很幸運能夠有機會接觸不同領域的技能,從原本非常學術與出版取向的部門,換到需直接接觸真實世界運作的單位。

註 1:例如透過追蹤系統,便可以發現明明只能裝載 60 公升汽油的公務用車,卻申請了 100 公升的用量。遇到這樣的狀況便需進一步回報與調查,或許是資訊傳遞與系統方面的疏漏,但也有可能是人為失誤等。
註 2:此指專門用於維和任務的部分,包含交通運輸,發電設備,與其他器械所使用的燃料。以輸送角度來說,可簡單區分為 dispensing equipment 和 receiving equipment,以及不同種類的燃料適用的任務也不一樣。據統計,能源消耗的開支佔全球維和任務中第二高。

《關聯閱讀》
聯合國工作筆記──你敢不敢向不認識的主管,要一份理想的工作?
「你們亞洲人要懂得拒絕阿!」──聯合國同事教我的事

《作品推薦》
專訪泰國商界「最有名的台灣人」,首位亞裔外商總會主席康樹德(上)
聯合國工作筆記:緬甸仰光,看到東協的新生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flickr@Maria Eklind CC BY2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