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泰國商界「最有名的台灣人」康樹德(下)──前進東協,要抓緊三大趨勢

專訪泰國商界「最有名的台灣人」康樹德(下)──前進東協,要抓緊三大趨勢

 未來三大趨勢──Partnership, Open, Soft Power

康樹德身兼外商總會主席的職務,每年都必須向泰國政府提交投資貿易白皮書,除對政府制定相關政策提供建言之外,亦是對泰國,甚至整體東南亞經濟發展的重要參考指標。

11 月 25 日向總理巴育提交報告的典禮會場,冠蓋雲集,各國商會與使館人員共襄盛舉,主講台上背景以各國國旗裝飾,象徵各國與泰國之間的貿易往來,交流頻繁。出乎意料的,中華民國的青天白日國旗也豎立於舞台一側。

雖在地台商接近 15 萬人,台灣是泰國第三大的外商投資國,然而政治影響力一直以來礙於國際局勢的關係幾乎未有突破。能在這樣的國際場合見到此景極不尋常,說來也是身為主辦人的 Stanley 安排上去的。身為台灣人,對自己的家鄉始終抱持著熱愛與驕傲,也一直希望台灣的未來能夠發展得更好。

長年經營東南亞生意,同時關注台灣發展的他,說起未來幾年的趨勢,Stanley 分析,全球化的公開競爭激烈已成趨勢,作為企業主有自己的一套經營原則。面對挑戰,Stanley 提出 3 點建議:更多的朋友(partnership),開放的模式(open),以及發揮軟實力(soft power)。

「如何去 overcome 這種全球化的激烈競爭,方法就是讓企業去擁有更多的 partnership,創造更多的合作機會...」中國有句古話說「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大抵也是這個意思。

不同想法的激盪不僅可以彼此學習與促使產業升級,更深一步,同業上下游的縱向結盟或異業不同領域間的橫向合作,更是當今企業成長的關鍵因素。

舉例來說,台灣著名的腳踏車品牌捷安特,就成功地與材料科技方面做結合,打造出更輕薄卻更堅韌的碳纖複合車身,並搭配不同產業、不同國家的品牌行銷,成功的將腳踏車從單純的鐵製「交通工具」,進一步的賦予了「時尚」、「健康」,甚至「奢侈品」等附加價值。

再者,Stanley 自己所投入的紡織業,一邊在原物料供應鏈方面用心經營,拓展不同的事業夥伴,同時亦注重消費端的產品區隔,如何建立品牌形象並與成本低廉的中國製造做出差異,「我們現在市面上的產品,都是兩年前研發的,而現在所投入的研發,則是兩年後將要打入市場。消費者知道,如果要買大量便宜的商品,可以去找中國製造,但若要採購功能性布料,則必須找我們公司」。

誠如前面所說,個人或企業,總是要不斷學習改變然後才能成長,台灣許多優秀的企業或許有不同的成功背景,但廣交「朋友」,用心經營 partnership,並從他處借取知識與經驗,則是很重要的進步動力。

在 open 的部分,「不僅是市場要開放,心態也要跟著開放」,Stanley 這麼認為。

以跨國企業經營為例,大公司裡絕對不會只有本地人,員工總是包羅萬象來自各地。在全球分工的框架之下,貨物,服務,資金,人才幾乎是無國界的流動,世界上到處都是機會。不光是泰國、東南亞,台灣本身也具備許多先天的優勢,無論在地理位置,科技製造業或亞太供應鏈的角色上,如何發揮優勢,創造價值,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就是打造一個開放的投資環境。

瑞士洛桑管理學院歷年來公佈的國際競爭力排名,美國,新加坡,香港總是榜上的前幾名,共同點之一就是開放的社會與吸引外資的政策,例如你對高階管理或技術人員的工作簽證限制,對於外資持股比例的設限,以及在稅制,勞工,金流,外匯方面的管制,就 Stanley 的觀察,無論是泰國或者台灣,都有進一步思考與調整的空間,在未來的 10 年內,應稟持開放的態度,打造成一個貿易大國。

當然,「開放」並非徒有百利而無一害,適當的監督與管控機制有其存在的必要,否則放任華爾街無限制的槓桿操作勢必造成金融危機。而韓國經濟學家 Ha-Joon Chang 也在其著作中討論到對於不同的經濟體,國家政策應考量不同的產業結構與整體發展。特別是以亞洲已開發的日本與開發中的韓國、台灣、東南亞等為例,政府針對某些特定產業的保護政策或許可以在初期(infant industry)提供輔助(註 1),但長期發展多半仍走上多外開放,與全球市場接軌的趨勢,方能維持競爭力與不斷創新。以長期的經濟發展來看,台灣並不具備廣大的內需市場,若企業還一味地依賴政府保護政策,該產業的發展多半下場不會很好。

Stanley 接著以他就讀台大時期為例,當時台灣 B 型肝炎流行,而病源之一便是來自不潔的衛生環境與食物,而之中又以公館附近小吃店最容易傳染 B 肝。但待公館第一家麥當勞開張之後,明亮寬敞的用餐環境,標準化的備膳流程與衛生標準,吸引了不少學生光顧與消費,也帶動了周圍店家改善環境,以及更注重食物的衛生。

「當然,我絕對不會說麥當勞是健康的食物,但起碼,比起當時台大周遭的用餐場所,他乾淨,有冷氣,而且又是新玩意,學生自然願意下課後在那邊吃飯,唸書...附近的店家是不是就要想辦法改變,調整來吸引顧客,否則學生不上門,很快就會被淘汰出那個商圈」。

開放外來的競爭者,勢必對原有的既得利者造成衝擊,但同時,也提供了其他地方的成功案例,以及更先進的流程與標準,讓商家得以學習仿效,再者創新突破,開創新的商機。誠然,公館一帶 B 型肝炎傳染率的降低與麥當勞的開張營業之間的關聯性有待商榷,但至少,在當時,帶動區域餐飲業者的改良,提升顧客會環境衛生的重視,甚至為台灣注入新的飲食習慣,激發不少傳統美食與異國風格結合的創意,可以說是「開放」所帶來的諸多好處。

最後,則是「軟實力」的部分。現在已不是工業革命後的年代,也不是 20 世紀美蘇冷戰時期,當今在全球化之下除了政治,經濟之外的第三實力,往往才是最核心的競爭場域。

所謂軟實力,除了很大一部分指的是知識經濟之外,還包含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與形象等,從國家到企業乃至個人,培養出不可取代的「隱形力量」,才能創造更高的附加價值。

舉例來說,一台蘋果的手機動輒 2、3 萬元新台幣,它的功能與規格不見得大幅超越其他同時期出場的品牌手機,但為何他有本事賣得那麼貴?不外乎那顆「蘋果」的 logo,和其背後所代表的文化與企業形象。若是拿掉了那顆 logo,同樣一隻手機的市值恐怕可以跌掉一半以上。

再者,比較相同的產品,假設完全一樣的上游商,製造(假設工廠皆在第三國)與配送流程,最後做出一樣的終端商品,但一個蓋上「made in China」與另一被賦予「made in Japan」的標籤,在價格不相差太多的前提下,消費者會怎麼選擇顯而易見。

這就是國家軟實力的一種表現,也是政府政策應該經營的重點。放到企業的脈絡來談,除了時下熱門的知識經濟,如何利用大數據分析,藉由異業結合開創新的產品與服務,如何做出市場區隔和找到潛在商機,以及維持並提升品牌形象等,都會是不管國家,企業還是個人必須注重的「軟實力」。

企業的兩座大山──利潤與社會責任

著名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者 Milton Friedman 曾主張「企業的唯一目的就是追求利潤極大化」,「企業僅需遵守最基本的法律規範」。然而近來來蔚為主流的概念諸如「企業的社會責任(CSR)」,以及「永續經營目標(SDG)」等,不僅廣為國際社會所提倡,更成為經營者必需學習的課題。對 Stanley 來說,他比喻經營企業須爬過兩座大山,第一座叫利潤,第二座為社會責任。當然,除非一開始就定義為非營利或慈善事業,否則企業理當為股東,投資者,管理層,各階員工,供應商,其他合作業者謀求最大的利益。不過同樣重要的,則是企業的社會責任,Stanley 很讚賞許多退休後裸捐的企業家,認為企業之所以能夠生存與成長,仰賴的是整個社會所給予你的支持與消費者/市場願意接受你的產品與服務,因此,取之於社會,回饋於社會是很基本的概念。

當一個市場越成熟,金融體制越開放完善,社會中的成員擁有較高的知識與經濟能力,企業也越能從中為股東賺取利潤。開放的資本市場可以吸引海外投資 FDI(註 2),完善的體制提供更便捷的貿易環境,高素質的國民則代表著創新力、生產力、消費力與穩定安全的社會。很多人會覺得商業利益與社會責任相互衝突,但 Stanley 不以為然,他認為當企業除賺錢之外,同時也投注於所在地的教育,基礎建設,制度改革以及社會福利等,不僅可以經營自身的企業形象,更是為自己培育 local 的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成熟的消費市場以及未來可增加產業競爭的「軟實力」。

Mr. Stanley 侃侃而談他的理念與這些年來的心得,對於許多現象的觀點,頗發人省思。在當今世界劇烈變動,貿易整合,經濟發展與許多內在與外在衝擊不斷,可以說我們在一個最好的時代,也在一個最壞的時代。全球化把我們連結在一起,必需共同面臨著許多前所未有的複雜問題,但同時也讓我們身處於一個史無前例富足與資訊共享的世界。

聯合國、政府、企業、媒體、NGO、學界...基於不同的立場與觀察,每個人都有一套想法去詮釋,並提出一套符合當代的生存法則。生於台灣,受教育於台灣,隨後在泰國一待 20 幾年,Stanley 從全球化合作,自由市場與開放競爭的角度,提供了許多極有意思的想法,並闡述了他的價值觀。與 Stanley 談話的內容十分豐富,無論任何議題都能提出一套他的觀點,運用經驗與知識,從不同的角度看待挑戰與機會。但礙於篇幅,本文僅能摘要某些部分,供讀者閱覽。

採訪完時間接近中午,曼谷市區炎熱,繁忙依舊。處於東南亞的交通樞紐,在政治與經濟乃至軟實力方面舉足輕重,近年來持續吸引外資與創業人士駐足。只要你做足準備,勇敢去嘗試,並且懂得運用適當工具,各行各業,任何地方都存在著挑戰與機會。

註 1:例如1 950-1960年 代日本對 Toyota 等汽車產業的保護與扶植政策。

註 2:Both inflow and outflow 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

《關聯閱讀上篇》
專訪泰國商界「最有名的台灣人」,首位亞裔外商總會主席康樹德(上)

《作品推薦》
在曼谷,我品嘗到台灣的家鄉味
「其實,這裡沒有人關心你來自何方」──我在聯合國工作的日子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泰國華文雜誌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