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泰國商界「最有名的台灣人」,首位亞裔外商總會主席康樹德(上)

專訪泰國商界「最有名的台灣人」,首位亞裔外商總會主席康樹德(上)

 Wave Place Building 座落於曼谷市中心地段,從 18 樓的會議室望出去,舉目高樓林立,曼谷的繁華盡收眼底。

這是一個不斷在進步的城市,最好與最壞,最新與最舊,傳統與現代交融,設計、人文、科技與商業模式不斷創新,隨著東南亞經貿整合──東協加 3(中日韓),東協加 6(紐澳印),東協經濟共同體(ASEAN Economic Community, AEC)等區域經濟體的合作──泰國,特別是曼谷,儼然成為東亞的貿易與交通樞紐,吸引不只是全世界的遊客,更是海外直接投資(Foreign Direct Investment, FDI)與跨國企業爭相進駐的地方。

與康樹德的訪談,便是在 Wave Place Building,泰國東帝士集團總部內進行。談起康樹德,不少台灣人對他已經有所認識,曾擔任過泰國台商會長,亦多次受邀於台灣各大專院校演講,從不吝於分享個人經驗與想法,讓他在國內獲得一定的知名度。

然而,若是提起 Mr. Stanley Kang(康樹德的英文名),那在泰國才更是廣為人知。目前擔任泰國外商總會(JFCCT)主席一職,該職位不僅是所有駐泰外商公司的總代表,負責協調會員間的大小事務,以及扮演與相關部門溝通的橋樑,更是泰國政府所倚重的諮詢角色,每年 JFCCT 對政府的建言,不少都會直接作為制定經貿政策與商業法規的依據,其重要性不言可諭。

也正因如此,外商總會主席一直都是十分競爭的位置,長年來幾乎都由歐美人士擔任,Mr. Stanley Kang 能夠脫穎而出成為首位亞裔主席,不僅要有中英泰流利的語言程度,敏銳的商業頭腦、精準的趨勢分析和與各界人士的圓融相處之道,更是他之所以能夠擔綱此重任的主要原因。

別湊熱鬧跟風,找到自己的路

面對目前全球景氣緩慢復甦、中國內需成長放緩、中資為主的一帶一路海外投資政策,和東協(盟)一體化及與周邊經濟體整合,讓不少企業開始尋思:泰國或者東南亞,是否已成為下一個最值得開拓、創業的地方?

對此,Stanley 維持一貫的自信表示:機會永遠都在,挑戰也處處皆是。鑑於近年的各種內在因素與外在條件加持,例如政府間高唱區域整合,歐美不景氣,東協 10 國勞工與技術的升級,市場的日益明確開放與區域政治穩定等,東南亞確實在未來,是值得投資與發展的理想地點。

「但這並不代表你就要一窩蜂的跟著來湊熱鬧,」因為世界到處都充滿著機會與挑戰,無論你生在哪個時代,無論你從商從政或者其他,如何審度自己的優勢,如何掌握與分析既有的資訊,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瞭解市場需要什麼,必要時大膽放手一搏,該收手時也要見好就收,做足準備等待下次機會......想要成為成功的企業家,或在某領域中的成功人士,奮鬥的路途上勢必遭受挑戰與挫敗,但任何地方,機會都在那裡,只是看你有沒有能力去發現它,運用它,進而成就一番事業。

Stanley 也認為,無論個人或公司,不只是要「change」,更要能夠「growth」。學習與改變很重要,但改變之餘,也要能夠不斷成長,這也是他服務於泰國東帝士集團二十多年以及擔任 JFCCT 主席的心得。當年做業務提著提箱跑遍世界各地,觀察各國最先進與最落後的生產流程,與各地市場不同的需求;擔任外商總會主席時與各國商會、使館運籌帷幄,透過交流知道日本人、美國人、德國人等各自的考量與堅持。這些都不是教室裡的知識,也從來沒有人可以給你清楚的指引,得靠著自己去發掘,學習,然後調整與改變,再來想辦法把這些經驗知識運用到生產,研發,業務,或任何你自己專注的領域。

人云亦云的改變,多半不會有很好的結果。舉例來說,那些一味的跟著媒體的風向,財經名嘴去買股,去投資的人,到頭來多半是被套牢的散戶;為了「工作取向」而偏執地選擇特定系所,拚了命的去「蒐集」證照,很多並不一定能對日後工作有所加分。

改變是好事,但更重要的是清楚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改變,想要改變什麼,以及自己的能力與實力還有所處的環境是否足以支持將「改變」延續成「成長」?做生意如此,人生也是如此。

在一般人眼裡,事業成功,家庭幸福,在泰國的外商圈,以及政府部門間舉足輕重的 Stanley 可稱得上人生勝利組。但 Satnley 謙虛表示自己仍每天都在學習,也還期待自己能夠繼續成長。

3% 的成功者與 15% 的弱勢

Stanley 認為:每個領域能夠被 regonized 為「成功者」的永遠只有那 3%,例如奧運比賽,除了金銀銅牌之外,從不會去頒發「第四名」。

所以要認知到:失敗並不是偶然。當我們大談理想與目標、鼓勵創業與闖蕩,但成功從來就是少數,從來就不是你有夢,你有能力,你做的每個決策都正確,就一定保證你能功成名就、達到最初設定的目標。

「世界可能很殘酷,人生不如意時常發生,投入 Business,當然大部份的青年人都希望有機會成為那 3%,但若沒有達到目標也無需灰心,暫時的失敗當成一種挑戰,重要的是從中學到經驗。世界很大,每個地方都是讓你東山再起的機會。

泰國是很被看好的新興經濟體,機會也很多沒錯,但不代表老牌的歐美市場就缺乏發展的機會,中國經濟放緩,某些行業受到衝擊甚至衰落,但同時也會有新的產業創新或升級,新的契機需要人才投入。」

Stanley 的一番話使人聯想到一句古老的諺語:「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不過可能得稍微改寫一下:「在哪裡跌倒,先觀察一番,爬到別處,再從新站起」。因為你會在那裡跌倒,一次,兩次,可能代表那裡並不適合你,你急著站起,很可能是不久後再度摔一跤。不妨換個心態,稟著學習到的教訓與經驗,觀察其他更適合自己的地方,放低姿態爬過去,從新的地方再度站起,或許,那個地方才能夠讓你成為 top 的 3%。

除了 3% 的成功者之外,每個社會也都必然存在著 15% 的「弱勢」(註 1),古今中外,無論資本主義還是共產制度下的社會,皆是如此。全球化與國際分工導致商品與服務向世界市場開放,資訊科技與交通技術的革新引領著企業經營與勞動市場的改變。在自由競爭的原則下,政府對市場的干預應該降到最低,開放市場、歡迎競爭必然衝擊某部分原有的產業或生活習慣,但也正是因為有競爭才有學習,有學習才會有所進步。

「一個社會,並不會因為你在外貿與國際投資方面行使保護主義,國內弱勢就會減少甚至消失,只要是人類的社會,永遠有資質優秀與駑鈍之分,永遠有天生或者後天的不平等的差異存在,因此弱勢永遠會是社會中可見的現象,永遠是我們全體,無論政府、企業還是個人都要去思考解決的問題。

美國、瑞士、新加坡都是體質健全,表現優異的貿易強國,難道他們國內就沒有遊民,沒有夕陽產業,沒有弱勢團體了嗎?並不盡然。

不錯,或許,我們有時候太過度強調『經濟發展』、『競爭力排名』等,但也不可否認的,當國家整體發展向上提升,代表的是稅基與中產階級的擴大,而政府應該思考的是如何建立更健全的社福體制去幫助這些未能分享經濟成長果實的全體,以及更重要的,如何維持社會的「流動性」,讓各個階層之間保持動態的流動。

現在資訊的取得與受教育(正規或自修)的機會比以往容易很多,如何讓社會底層的人可以向上流動成為中產階級,而中產可以有機會成為 top 3% 是政府應該思考的關鍵。

同樣的,對個人而言,你若不願努力,不願持續學習與改變,無法有效的運用資源,或者對市場資訊誤判做出錯誤的決策,理當承擔後果,向下流動,成為所謂的『弱勢團體』。過度保護弱勢不代表它就會變成強勢,在某些方面,就整體宏觀與長遠的發展來看,有些時候一味地保護弱勢,反而只會失去優勢,到最後,可能確保了小部份人的利益,但卻使整體社會喪失了發展與進步。」

我認為,Stanley 的想法很有新自由主義經濟學派的味道,世界的運作或許本來就沒有所謂的真理與絕對的準則,在大時代的脈絡下,每個角色都會有一套邏輯去詮釋對社會現象的理解。然而作為一位成功的企業家,Stanley 的想法確實也對當代的政治,經貿結構中,提供了一套積極正面的價值觀。

Stanley 認為,人的一生所追求不外乎兩件事:「追求快樂」與「避免痛苦」。快樂,可以從各種學派,各種角度去定義,但無論個行各業,相信絕大多數的積極人士,都希望能成為那 3% 的成功者,也多半希望避免自己淪為那 15%的弱勢。對 Stanley 來說,「open」是很重要的一步,個人要 open,廣納新知,隨時學習隨時進步,即便擔任外商總會主席兩年多來,時常需要接觸不同的使館,央行,泰國政府單位與各國企業,每天都在吸收新的想法;至於社會與國家方面,也應稟持開放的態度,讓別人走進來,也鼓勵自己人走出去。全球化雖已經是個談老的話題,但卻仍然是個趨勢,接收來自四方的刺激,他山之石可為借鏡,才是改變與成長最好的方法。

註 1:此處所指稱的 15% 弱勢,並非嚴謹的觀察數據,亦非一恆定的變量。社會的政治經濟乃至文化與結構是動態的變化,每個歷史環境與對「弱勢」的定義亦有所不同。這裏所提出的 15% 乃是一概略的指涉,代表當代無論哪個文化體系或國家,在經濟,社會地位與各種客觀的測量數據大多成常態分佈,永遠有一定比例的社會成員處於後段標準差的範圍。

《關聯閱讀下篇》
專訪泰國商界「最有名的台灣人」康樹德(下)──前進東協,要抓緊三大趨勢

《作品推薦》
聯合國工作筆記:緬甸仰光,看到東協的新生
「你們亞洲人要懂得拒絕阿!」──聯合國同事教我的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Twitter@TAInstitute@Thailand_TAI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