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亞洲人要懂得拒絕阿!」──聯合國同事教我的事

「你們亞洲人要懂得拒絕阿!」──聯合國同事教我的事

在國際組織工作總是能夠遇見來自不同背景,不同地方的人,學習與他們相處,一起完成任務是件很有意思的事。不同的價值觀,不同的工作能力與工作習慣,往往都是全新的體驗,帶你跳脫出以往慣性的思維,從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更多的時候,工作之餘大夥隨意閒談,你會驚奇每個人都可滔滔不絕的分享他們的故事,而這些故事,造就了大千世界多樣不同的人格特質,觀念的交流與思想的碰撞,每天,都在上演。

Bill 出生於黎巴嫩,小時候隨著父母逃難停留於法國與荷蘭一段時間,12 歲那年飛到紐約,為了追求新的生活。他與我同一天到曼谷報到,軟體工程師背景的他無論說話,穿著,行為表現都讓人一眼就覺得是在科技公司上班,話題永遠可以圍繞最新的科技新聞,工作態度也十分的「美式風格」。

「I work "with" them, not work "for" them.」

在我的部門裡,亞洲人除了我以外,還有一位緬甸籍的醫學博士 Joe,和一位在帝國理工取得管理碩士的泰國女孩 Pui。我們亞洲人的工作方式(當然這裏並非一概而論,純粹就筆者對周遭同事的觀察)似乎多半逆來順受,主管交辦的任務必須使命必達。Bill 對這種現象覺得很不可思議,在他的觀念裡,員工是與上司「一起」完成任務,而非員工「為了」主管或組織而賣命。

「你們亞洲人要懂得拒絕啊!」有一次,Bill 忍不住對我說。

他告訴我,如果有充分的理由與完善的規劃,應該主動提計畫去說服主管:「某些事情我可以辦到,在多久的時間內完成,」而另外某些工作可能負擔太重、沒興趣、或者不在我的專業範圍內,也應該直接告訴主管。

一個團隊工作本來就應該要指派適當的人適當的任務,這樣才能以最少的成本,達到最大的效益。

主管不一定永遠能做出符合效益的資源配置(任務分配)當我們有更好的點子或是安排的時候,應該要主動去協調,去爭取讓自己能夠以最有效率且舒適的方式完成工作,而非無止盡地對任何指派的任務說「yes」。

另外,工作與私人的時間應該要涇渭分明,在聯合國,官方的工作時間是 7 個半小時,早上 9 點上班,下午 4 點半大夥準時走人。不過很多時候,會發現不少亞洲面孔,仍在表訂下班時間後留下來繼續作業,而大部分的「西方面孔」則是走的一個不剩。

Bill 覺得理應如此:「當你什麼都接下來,什麼都做,豈不是讓主管覺得可以用一個人去完成 3 個人的事。這是很畸形的觀念(但在台灣,特別在中小企業似乎是種常見的用人哲學)。」

如果有 3 人份的工作,公司就應該老老實實地去請 3 個人來完成,或者,某人的能力超群或任勞任怨足以應付所有工作量,那他的努力與付出應該獲得相等的報酬,例如,付他 3 倍的薪水,或適當的補休假。

加班?休想。

似乎,歐美人士總是有著較高的薪資,較短的工時,較為平衡的工作與休閒生活,較敢於為自己爭取適當的權益。難道是因為亞洲人天生就比較弱勢,比較服從的關係嗎?或許是,但也不盡然。筆者觀察其工作環境中來自不同背景的同事,亞洲人在做事方法,工作能力上,發展與創新方面,不見得遜於歐美的同事。但是,對於為什麼要這麼做,以及「工作是為了自我增值,其次才是為了老闆和公司創造利潤」等方面,亞洲確實是有與西方不同的價值取向。

當然,或許 Bill 是個特別的個案,就我所知滿多在美國的朋友也是每天沒日沒夜的加班(例如在金融界),對主管的要求唯命是從不敢有違。不過這樣的職場價值的確值得反省,多數人一生中除了求學,絕大部份的時間貢獻於職場,但當工作不再是為了興趣,不再是為了某種理想,不再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不再是享受過程追求卓越,而只是日復一日的履行上頭交辦的事項,完成每月/每季/每年的計畫,隨著年資升遷並等待退休......把人生大部份的時間浪擲於此,說實話,會覺得生命好像少了點什麼。


《關聯閱讀》
"It's just business"──美國職場的殘酷實境秀
即使不是自己的功勞,你也應該要全力以赴

《作品推薦》
在曼谷,我品嘗到台灣的家鄉味
「其實,這裡沒有人關心你來自何方」──我在聯合國工作的日子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