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裡沒有人關心你來自何方」──我在聯合國工作的日子

「其實,這裡沒有人關心你來自何方」──我在聯合國工作的日子

倫敦大學畢業後,9 月初因緣際會的來到曼谷工作,擔任聯合國亞洲及太平洋經濟社會委員會(UNESCAP)的實習生,被分配在 Trade and Investment Division,除支援日常行政庶務之外,也跟著直屬上司針對亞太地區的經濟議題進行分析和提出研究報告。

剛開始覺得十分興奮,一如華爾街之於金融背景的學生,google 之於學軟體工程的人,聯合國這樣的機構,根本是國際關係領域者夢寐以求的最高殿堂,姑且不論其理想的成分或實際運作成效如何,至少,聯合國體系主宰著二戰以後的全球局勢,任何的政治、商業、文化、科學、藝術......都被鉅細彌遺地掌握在一個橫跨全世界的架構之中,不管是2000 年的千禧年計畫(MDGs)以及上個月剛由大會(General Assembly)通過的永續發展目標(SDGs),都標誌著人類未來 10 年、20 年的發展綱領,能身處期間,哪怕只是微小的貢獻一己之力,都覺得與有榮焉,更何況我還是個台灣人,我的國家,一直沒有機會能夠正式的參與聯合國的諸多議案與計畫。

後來輾轉得知,技術上來說,我並非來自「台灣」,在人事資料的檔案裡,我的國籍隸屬於「China」,而台灣,只是屬於 China 底下的一個省份。我原本以為我會很生氣,會想去爭辯那些依目前國際局勢來說根本不可能改變的事實,但我沒有。

很誠實地說,有一部分的原因,是我不想因為惹麻煩,而丟了這千載難逢的工作機會;但更重要的是,參與了實際的工作、經過與這邊的同事交流,而瞭解聯合國更深的價值與想法之後,我發現,如果期待自己用一種更大的格局貢獻世界,那些有關國家、主權的堅持固然很重要,仍然值得去奮鬥與爭取,但對於全球各個角落最需要幫助的人群、社區,全球關心的重要領域和議題,其實可以有更大的空間去發揮所長。

在既定的國際現實下,我不斷思考,是否要拒絕這份工作表達嚴正抗議,或是先在這個崗位上,去想想怎麼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怎麼在謀求我們這一代人最大利益的同時,不損害到下一代人追求他們的利益的權利。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進來這個體系了。在聯合國工作,其實不會有人關心你來自哪裡,你的國家頂多就是初次見面時,自我介紹中的一句話。在聯合國的各項工作中,更關注的是你能貢獻什麼、你的能力如何,你有什麼好的點子,把抽象的目標化為具體的實踐。

例如前天與運輸部門的同事午飯聊天,他們最近擬定了一個 15 年的議案,計畫將全亞洲的道路系統串連並將號誌標準化,期待能便捷跨國運輸系統,嘉惠偏遠地區,促進貿易與交流,提升整體生活水平。聽起來確實有那麼些氣宇軒昂,無關乎你的國籍,無關乎你來自何方,齊聚眾人的努力與智慧,去達成一個宏偉的專案,去實踐一個確實能夠造福基層的計畫。

上個月的大會上,主席潘基文致辭時說了一句話令我印象深刻:「we will be the first generation that can end poverty, and the last that can end climate change.」。這樣的外交辭令聽起來或許理想成分偏高,但總是激勵人心的一種使命。我們都屬於這個世界,不分種族不分國籍都應共同努力打造一個更好的未來,為了自己,也為了我們的下一代。

這是一個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人才與資本的流動日益去國界化,全球性的問題也不再僅限於疆界之內。我是台灣人,我的同事來自美國,越南,黎巴嫩,盧安達......我們分享彼此的經驗與共同思索更好的方式去達成任務,然而我們無須強調我們來自不同的國家。United Nations,世界一體休戚與共,解決極端貧窮與氣候變遷,促進經貿交流與科技創新,還有很多事情值得投入時間與精力。

《關聯推薦》
「喂!老師,我是臺灣人欸!」──日本交換生的國民意識
每天與「台灣其實是中國的你知道嗎?」奮戰──堅強的台灣年輕人,哪裡比不上別人?
「了解自己,站穩國際,願我們能大聲說:我的國家是台灣。」──一個德國留學生的「台灣意識」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劉國泰 攝影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