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講師、理財名嘴、心靈導師⋯⋯為什麼當代有這麼多「師父」和「信徒」?

創業講師、理財名嘴、心靈導師⋯⋯為什麼當代有這麼多「師父」和「信徒」?

繼上次探討「新創孵化/加速基地」遠比真正的新創團隊還要多太多的神奇現象後,本文想來聊聊「個體」的部分:那些專家、名嘴、老師、大師、師父等等,少數的「英雄人物」,被大眾追捧、擁護甚至膜拜的神奇現象。

當然,膜拜偉人某種程度上算是人類骨子裡的習慣,只要是集體社會,集約化管理與生產的模式之下,無論各個民族都會演化出偶像崇拜。最好的例子是宗教和過去的君權與帝制:幾個同樣有血有肉如你我的平凡人,因為先天的階級、繼承或是後天的杜撰與神化,進而成為被敬仰的標的,不可忤逆,也不要質疑,只許順從。時間推移到近代,隨著統治力量與思想的解放,開始有對於「政教分離」、「霸權體制」、「父權結構」等的反思。

筆者並不反對良善與符合道德進步的「思想」被作為遵從與追隨的對象,但比較不明白的是,乘載那股思想(或主義,或學說之類)的「個人」,理論上不該被無限提高到近乎「聖人」的位階吧?更別提那一堆自詡佔住某個道德制高點,便開始汲汲營營為己謀私利的人,到底怎麼會有人心甘情願去追隨?

有點扯遠了。其實上面所述的現象,來自前陣子親眼目睹某「師父」與其大批紫衣信眾的場景。我明白信仰自由不容他人干涉,再說了,他們愛花自己的金錢與時間去供養師傅,別人憑什麼干涉?筆者無意干涉他們,只是在一個旁觀的角度,萬分不解,也開始就此深思一些同樣存在於社會上的「膜拜現象」,它們各自的立場與形式不同,但抽絲剝繭後那核心的邏輯與操作手法,其實是很類似的。

這裡先不談到政治的高度,若要談川普現象、歐洲的民粹主義、台灣的韓粉英粉柯粉⋯⋯,那可以是另一篇論述,需要更多一些的政治脈絡與經濟文化背景來分析;也暫且不談明星偶像的崇拜行為,雖然筆者也有欣賞的歌手或球星,但實在也不明白那種徹夜排隊買票或苦等好幾小時機場接機的瘋狂與執著,到底從何而來(或許真的就是源自人類與生俱來的某部分基因作祟吧)。本文承接〈新創圈目睹之怪現狀:共享空間、孵化器等「創業扶植團隊」的數量竟遠多於「創業團隊」〉,把探索的對象縮限在近年來很風行的企業講師、心靈導師這類,到底他們在紅什麼?

先別誤會,筆者因為稍稍涉獵創業/創投圈的關係,也很喜歡出席這類活動、講座、工作坊等,畢竟學無止境,資訊與知識總是多多益善;再說了,在這種場合常常可以認識江湖上各式各樣的角色,有的獐頭鼠目滿口空話,有的文質彬彬談吐非凡,也算是體驗人生百態。但想必大家多少也參與(或是聽過)某些課程、講座,就是那種某人被包裝成 XX 大師,然後讓 XX 大師教你 N 個關於 YY 的秘訣,YY 可以是商業模式、人際關係、理財投資、創業心法等等。

這並非要去否定他們所傳道授業解惑的內容,有些確實滿能講也滿有料的,但其中也不乏一些內容,實在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為何會有「信眾」如此崇拜,把 XX 大師的金句良言反覆背誦,進而「讚嘆大師,感恩大師」。而且這類課程,有些費用還不便宜,至於是否物超所值,「購買」到你期待的訊息或那種感動,就見仁見智了。

圖/Shutterstock

「心靈成長師父」

以心靈成長之類的講座為例,筆者曾不小心誤入過幾堂課程,由網路聲量極高的導師/大師主講,主打正向思考與激勵,主論調大抵從「風雨過後,黎明會到來」、「經歷挫折,讓你更加強大」這類思想為核心,輔以講者本人,或他人的親身經歷──那種被欺負的啦,情感受挫的啦,經商失敗的啦,受疾病所苦的啦,家庭因素所困的啦,從小缺乏自信的啦──然後套路設定必須要從低谷攀上高峰,柳暗花明,終於又從失敗中站起來,然後當下有著一番很不錯的事業 or 人際關係,或反正至少是一副看起來很積極樂觀的樣貌,展演在世人面前。

別誤會,我不否認那些故事的真實性與背後的勵志因素,它們(有些)確實是真的,雖然人設不同但劇情相似;而散播正能量至少不是壞事,有閒有空的人把別人的人生故事聽聽便罷,真的處在低潮的人或被鼓舞而邁向新生也不無可能。不少知名學府畢業典禮上請來暢談個別人生經驗的致詞嘉賓,就很棒啊,而且都會被拍成影片,網路上免費共享,讓人感動(或讓人批評)。

不過,把這樣的流程包裝成商業色彩濃厚的心靈勵志課程,那又是另一回事了。並不是說「有錯」,一如 seafood 的信徒們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旁人也沒啥好置喙的;而是當正向思考開始變成營利工具,主講者/創辦人又逐步以 XX 大師自居然後聽眾變成信眾的時候,事態的發展就有點怪怪了。誠如文章一開始提及,崇拜偉人是群居動物的某種本能,這種本能可以發展成勸人向善的宗教,但也有機會演變成極端團體,或少數操縱多數的邪教。

美國的作家芭芭拉.艾倫瑞克所著《失控的正向思考》一書中,雖也肯定正向思考有助於生活與社交,但她也點出,過度的正向積極其實很病態。在美國,跟激勵相關的產品(課程、書籍、顧問服務等)每年產值超過 200 億美金,而且逐年上升。諸君亦可見,即便在台灣,各個線上線下書城暢銷榜常勝軍往往是那些心靈雞湯類書籍(當然,暢銷榜是可以用「買」的啦)。

這簡直失控,一方面造就大量打扮得衣冠楚楚的心靈課程講師(他們的確口才不差),和動輒上萬的勵志課程(其實套路真的大同小異),另一方面,大批聽眾也心甘情願掏錢上課,部分還會被轉化為死忠紛絲,捍衛師傅,追捧師傅,奉師傅語錄為日常生活之紀律⋯⋯。不禁想問,現代人到底是有多空虛?「風雨過後黎明會來」這個道理,究竟多難理解?需要在五星級飯店的會議廳、精美的簡報與影片、勵志團康遊戲、講師激情四射的宣教之後,才能懂?

圖/Shutterstock

「企業成長師父」

再來是所謂的企業成長或創業講座,這可能多少比心靈成長班和人際關係訓練營複雜一點點,也稍微專業一點點,故也可以收費貴一點──畢竟,商業世界牽涉到金錢、數據,與五花八門的商業模式、新創科技和企業案例(成功的或失敗的),經過簡報包裝與話術的渲染後,若是對該領域不熟悉的聽眾(應該也是不熟悉的人才會去聽啦),初聞之下便很容易為之動容。特別是,當講到賺錢,人類與生俱來的「貪念」就很好操弄,若再從商學院教科書中借來一些花俏的修辭:那種抓幾個英文單字把字首字母湊起來的套路(SWOT 分析啦,SMART 法則啦),或是用上漂亮但簡化的圖像製造視覺衝突感(例如什麼財務自由之前租的破房子,對比財務自由之後住豪宅開名車),聽眾就會很容易買單。

這裡確實該好好區分一下真正的「企業講座」(類似 MBA 課程或專業經理人培訓)和江湖上充斥大大小小所謂「創業講師」、「投資名嘴」所開設的課程⋯⋯老實說還真不好區分,因為所有講師都收費收得理直氣壯,認為「大師」之名本就是「信眾」給的,實至名歸而已。

但我倒是覺得有個方式可以幫助我們稍作辨別:真正學有專精的厲害人物,多半是在某單一(或少數)領域深耕許久,明白數十年磨一劍道理的人,他們或著作等身,或事業有成,總之會是專注在本行,而「傳道授業解惑」僅是副業或興趣,或基本上被動受邀,才侃侃而談卻不失真誠地分享他們對商業世界、對企業經營的看法。這些人的 PPT 多半很樸實,而他們在實務界的實力與成就有目共睹。

反之,把講座活動當成主業在經營,致力打造王牌名師,號稱學員數十萬,把企業經營講得頭頭是道,把創業說得風生水起的,你真把公司給他管理,還真不保證能賺錢。就像很多商學院教授確實德高望重,但談到真槍實彈的商場廝殺與創造獲利,倒也不一定有中小企業主的本事。

不妨這麼理解:其實這些以盈利為目的(當然表面上不會這麼直白啦,多半是說協助企業主諮詢,與企業一起成長)的活動與講者們,就是富有舞台魅力的演員,他們做足了搜集資料的功課,包裝成精美且符合時勢所趨的簡報,用個人的展演與演繹能力,說唱給你聽而已。

說白了,在網際網路的時代,又有哪些資訊是你無法自己上網找到的呢?「企業發展首重人才培養」、「面對變遷中的經濟與社會,企業要能轉型與升級」這類道理,個人淺見,覺得跟心靈勵志班所謂「風雨過後會有黎明」一樣,沒有那麼難理解啦。除非是真的有進一步的數據分析、個案探討、專題討論、針對特定狀況諮詢等等,否則實在也不需要花費數萬、數十萬學費,在高檔飯店裏,聽著台上大師口沫橫飛,講述著這些很 general 的議題吧。

說到「數據分析、個案探討、專題討論、針對特定狀況諮詢」,那早已是個成熟的產業了,不然你以為麥肯錫,和那些頂尖的管顧公司在做什麼?

誠然,參與活動,當然可以有其他非關主題的目的,例如交際、聯誼、花錢就是爽、功利主義、拓建人脈等等。在這種「直銷大會」形式的場合,說實在的,人很容易被環境與莫名的情緒所影響;若你剛好在作房仲、賣保險,不妨也來借用一下台上「大師」的群眾魅力(啊有些大師還真的就會在主打投資的講堂上,去推什麼海外置產咧),順便推銷一下自己的產品與服務,搞不好也能撈一筆,這樣大概就算是沒白花錢參加這什麼鬼的創業培訓班了。

人各有志,愛幹嘛本就是個人自由。但過於「尊崇」乃至「唯命是從」就有點誇張了。本文僅就心靈課程講師、商業培訓大師提出小小的困惑,但其實更讓人困惑的是對偶像明星、運動選手、政治人物⋯⋯等近乎宗教情懷的狂熱。喜歡某某無可厚非,但太超過則就不太理智了,這種人你是活在北韓,金三胖講什麼都要高呼萬歲喔。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