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舉槍自殺的泰國法官:「我們都承諾過恪守司法,卻沒有辦法奉行誓言」

一位舉槍自殺的泰國法官:「我們都承諾過恪守司法,卻沒有辦法奉行誓言」

這陣子最轟動泰國社會的案子,大概莫過於一名地方法院法官 Khanakorn Pianchana,舉槍自轟,抗議「上級」屢屢干預司法。

誠然,司法不公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從政黨高層利用莫須有罪名追殺政敵,到一般市井支付(收受)賄賂而去影響判案,在世界經濟論壇公布的 2018 全球司法獨立排名中,泰國僅排名 62,在亞洲區幾乎是後段班,連印度(53 名)都還排在泰國前面。除了司法不受大眾信任,政局在 2019 年大選之前也十分不穩,憲法更是可以隨著政變動輒更換。簡單來說,泰國並不能算是一個成熟的法治國家,基本上人治、因人設事的色彩仍十分濃厚,這是不爭的事實。

回到主題,法官當庭自殺事件在本月 4 號,而導火線則要追溯到更早的 2017 年中,泰國南部的也拉(Yala)府發生多起謀殺事件,5 名青年被指控涉案,當地警方也火速緝捕歸案,事情很快進入司法程序。

但這裡讀者可能要稍微了解一下該地區的背景:也拉府與北大年府、那拉提瓦府被稱為「泰南三府」,其實原本是馬來西亞的領土,泰國在 1909 年根據「英暹條約」取得;全泰一半以上的穆斯林族群也居住在此,導致這個區域長期存在分離主義勢力,不時有恐攻當地警局、市政廳與政府人員的新聞。因此,任何的社會事件都很容易觸發敏感聯想,被指控參與謀殺的五名青年又不巧是在這樣的地方被抓到,站在政府的角度,自然是希望極刑伺候,用以殺雞儆猴。

但鐵腕治理、肅清叛亂、社會維穩是一回事,司法獨立辦案、無罪推定與依法行事同樣也是必須恪守的原則,至少在正常的民主法治國家應當如此。2019 年 9 月案件偵結,審理程序也接近尾聲,主審法官,也就是事件主角 Khanakorn Pianchana 認為檢方的證據並不充分,也無法證實 5 名青年涉入謀殺,再者,嫌疑人疑似被警方刑求逼供;並且考量到在泰南三府,「從事恐怖組織活動」的罪名時常被濫用(也是本案檢方起訴的罪名之一),導致涉案人很可能根本與分離主義、恐怖攻擊無關,卻礙於軍政單位的要求而被重判。裁量至此,Khanakorn Pianchana 法官決定按照法規,打算宣判五人無罪,當庭釋放。

當然,作為與軍政府高層「沆瀣一氣」的上級法院,自始至終也都很「關心」這個案子,在提前調閱判決文的時候知道了 Khanakorn Pianchana 的想法,便開始「好言相勸」、「威脅利誘」其修改判決,否則輕則接受紀律處分,重則被褫奪法官資格,並喪失一切福利與退休金。

在通常的情況下,泰國的各級官員多半也就順從了事,畢竟一來這是高層的意思,人治社會中就是要看領導臉色辦事,二來這五名當地青年跟自己又無半點關係,為了司法正義而去忤逆上級,並不明智。然而,Khanakorn Pianchana 偏偏不這樣想,出於一些目前尚未明朗的理由,他決定捅破這層骯髒的遮羞布。

判決前夕,他在網上公告了長達 25 頁的自白書,並發給泰國各大媒體、反對政黨,以及一些 NGO 組織,詳述長年累月來,法官在涉及政治意識形態或牽涉利益的案件中,無法依法判案,而是動輒被「上級」或「有力人士」粗暴干預,視法律、道德於無物。

「我相信全國各地有不少基層法官面臨跟我一樣的困境與不滿,我們都在宣示入職時承諾過恪守司法維護正義,卻沒有辦法奉行誓言,我寧願死也不要毫無尊嚴地活著⋯⋯」、「希望大家能想辦法替我照顧我的家人,我可能要先走一步了」,Khanakorn Pianchana 法官在聲明中這麼表示。

於是,10 月 4 號便發生了在宣讀完無罪判詞後,法官舉槍自殺的新聞。在民主的國家裡,這是何其荒誕的一件事?法官為了遵守司法獨立居然需要以死明志,到底這個系統是有多腐敗多骯髒,使得年輕的法官在積年累月的壓力下需要以死相諫?

圖/Court of Justice

好在,Khanakorn Pianchana 並未身亡,子彈卡在離心臟幾公分的位置,傷及脾臟及肋骨,但生命倒是保住了,在加護病房觀察幾天後,目前已轉入普通病房繼續休養。Khanakorn Pianchana 人雖沒事,但輿論已在泰國各大媒體炸開了鍋,一時間各界討伐聲不斷。泰國司法部最初本想大事化小,以「法官個人壓力與精神問題」敷衍帶過,但也經不住排山倒海的批判,承諾會深入調查,杜絕歪風,並推動司法獨立與清廉改革。

泰國大眾看似早已對外力干預司法習以為常,但 Khanakorn Pianchana 事件倒是如同燎原之火般,點燃了民眾心中壓抑已久的憤怒。憑什麼只許州官放火,不容百姓點燈?法律之前人人平等,但偏偏有人可以更加平等。

行文至此,我們不確定這股怒火能燃燒多久,或是將在幾個月後不了了之,但至少有人願意「開第一槍」,相信願意捨身捍衛司法(當然,這裡並不是指非得要靠自殺不可)的行為肯定會越來越多。貪腐的毒瘤終究難以根除,而泰國從政治、軍警到司法體系的利益錯綜與腐敗,也非一朝一夕可更改,但我們始終相信,它會慢慢變好,慢慢朝向更普世價值、公平正義的方向前進。

圖/截自 LearnEng with Fun@Youtube

後記

整個事件大抵被泰國主流輿論定為「包青天勇於抗上」──是的,「包青天」也是泰國家喻戶曉的連續劇,被譯成泰文版後廣受大眾歡迎。而批判聲音最大的莫過於與軍政府本就不和的幾個反對黨,法官自轟事件一爆發,他們也「即刻動員」、「同聲譴責」,讓泰國司法部與政府被輿論批得體無完膚(不過他們也是活該啦)。

不過,凡事總會有不同聲音,也有某些媒體質疑事件沒那麼簡單,因為太像是事前安排好的一場戲,理由為:25 頁洋洋灑灑的陳情書顯然不可能是在上級調閱卷宗並要求更改判決後才弄好,如此鉅細靡遺的萬言書勢必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來準備與草擬。其二,Khanakorn Pianchana 自己本就是紅衫軍的支持者(反對軍政府),政治色彩鮮明,自己也毫不避諱。

再說,某些親政府人士與學者也質疑若真要以死明志,為什麼不直接舉槍轟太陽穴,反而是朝胸腹部開槍,加上送醫後在加護病房住不到 3 天就出來了,說明其「死意不堅」,更有可能是「自導自演」⋯⋯這種說法不難猜測是來自府院高層想扳回一城、試圖操作風向,而向輿論圈放出的消息。

但無論該法官是否夾雜其個人的政治立場或特定目的,泰國司法之黑暗,確實是無可辯駁的事實,基層官員/警員收賄而吃案/辦案,法院收賄而昧著良心判決,政府高層貪污舞弊,都讓人──不論是泰國人自己或外籍工作人士──十分厭惡。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截自 LearnEng with Fun@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