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4 屆聯合國大會開幕,「一如既往」地聚焦全球化的各種挑戰

第 74 屆聯合國大會開幕,「一如既往」地聚焦全球化的各種挑戰

這大概是少數能夠聚集全球各國領袖、政要和不同領域重要人士的場合:一年一度的聯合國大會,9 月 18 號在紐約如期召開,一共來了 97 位國家元首、10 位副元首、46 位政府領導人(備註)及代表,以及數百位的部長、各國大使等。聯合國大會堂被填滿,安檢也格外嚴格,諸多額外的不便也讓不少在紐約的同事抱怨連連;不過誰叫這麼多大咖齊聚一堂,每年就這麼幾天得一起演齣關懷世界的大戲。

本屆輪值主席──來自奈及利亞的班迪(Bande)和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Guterres)在開幕致詞時紛紛表示多邊主義的必要,以及當前全球面臨諸多跨國界挑戰,極需所有人攜手解決。這不是什麼新鮮事,其實如果翻看去年 73 屆的致詞稿,大抵的內容也差不多,不過是換句話說重新包裝了一下。但這也不怪誰,畢竟全球化的框架下所遭遇的問題,一項比一項棘手,也並不是任何國家或組織可以獨自解決。

就像今年聯大願景宣言,開宗明義把焦點放在「消除極端貧窮」、「杜絕飢餓」、「和平與安全」、「提高教育品質」及「氣候行動倡議」等方面,但這些都早已在「可持續發展議程」(SDG)中列為重點目標,而聯合國及其下轄各部門、專職機構所進行的各項專案,基本上也都是依據 SDG 去設計與執行。

這些著重在環境、人權、難民、發展、平等、和平建設等等的「吃力不討好」的任務,說實話不太容易引起一般的主權國家、政府與民眾去關心,更別說願意付出實際行動去改善了(畢竟也不是他們會親身經歷到的問題);因此也只有聯合國這樣的國際組織,能扮演登高一呼的角色,去樹立基準,並呼籲大家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一起面對問題。

當然,作為全球最高級別的外交平台,聯合國自然也有協調與仲裁的責任,只不過由於強權博弈、地緣政治與各種複雜交錯的雙邊關係,聯合國被賦予的調節功能其實不多。就像中美要打貿易戰,UN 最多也只能發發聲明,強調 WTO 框架下的多邊自由貿易才有助於經濟發展,但實際上並無籌碼,可以阻止當事國執意要進行的舉措。

圖/Shutterstock

「可持續發展」相關議題現況

回到 74 屆聯大,也是聯合國成立邁入第 75 年,秘書長特別指出當前各國之間的「信任赤字」日益加深,且許多最弱勢的地區和人口仍飽受災難與不公。而在聯大會議期間,除了在一般性辯論,由各國領導人或代表發言之外,也會召開各個議題的高級別會議,並針對即將屆滿 4 年的 SDG 成果(2015-2019),進行檢討與報告。在 2019 的「可持續發展報告」中,調查並考核了全球 193 個國家在實踐 17 大目標方面的進展,其中被特別拿出來討論的有以下幾個議題。

氣候暖化:在氣候暖化議題上,各國進展與預期目標的差距最為顯著,然而氣候變遷所造成的極端災害、物種多樣性的消失,都可能進一步導致嚴重後果。根據調查,2018 年全球平均氣溫上升 1 度(對比工業化之前水準線),也是有紀錄以來第 4 熱的年份。再者,二氧化碳濃度、海水酸度都持續飆高,即便已超過 186 個國家及地區簽署了「巴黎協定」,但普遍悲觀地認為,要將氣溫增幅控制在 1.5 度以內,在本世紀幾乎是難以達成。

極端貧窮:在消除貧窮方面,各國皆繳出及格以上的成績(有些的表現還超乎預期,例如中國的脫貧人口總數)。時間拉長來看,全球從 1990 年貧窮線以下的人口佔 36%,一路下降到 2018 年的 8.6%,不過依據放緩的速度與幅度,能否在 2030 年達到 3% 以下的目標,挑戰仍然不小。再說,雖然很大部分的人群脫離極端貧困,但貧富不均的狀況卻在加劇,不僅在一國之內,也在國與國之間。

飢荒問題:諷刺的是,雖然「脫貧」的人口不斷增加,但面臨飢荒與營養不良的人數,也持續上升,且集中在南亞與撒哈拉以南地區。據報告指出,2017 年全世界超過 8.21 億人口被歸類為無法獲得足夠的食物和營養,而聯合國農糧署(FAO)也指出,全球 5 歲以下兒童中,每 12 人就有 1 人(超過 5,200 萬人)的健康與體重低於同齡的正常標準。至於要在 2030 年以前達到「零」飢餓的目標,實屬困難。

健康與福祉:由於醫療進步和社會發展,人類的平均壽命大大延長,但在被視為基本生活所需的衛生方面,卻仍有大量的人口無法獲得滿足。例如,超過 7 億人沒有乾淨的水可用,而更廣義的「缺乏必備的衛生條件」,則有 35 億人──幾乎是世界一半人口。

性別平等:台灣在不久前通過同性婚姻法案,世界各地也陸陸續續推行更符合平等原則的標準和政策。不過落實到職場層面,目前仍還著重在女性與女權相關議題:以全球女性議員比例來看,2018 年達到 24%,相比 2010 年僅 19%;而職場上的女性比例上升到 39%,但僅 24% 在管理層的位置上;同時,以全世界的統計來看,男性薪資中位數仍比女性平均高了 12%。此外,性別暴力與性暴力仍是嚴重的問題,雖各種宣導、法規與制度都有效喚醒大眾的關注,但實際發生在社會角落的案件仍存在,特別是在相對落後的非洲、亞洲地區。

工作與發展:最後是體面工作(decent work)的部分,經濟成長需要勞動效率的提升,而中產階級也仰賴良好的職涯發展和所得增長。根據報告,近幾年的平均失業率普遍回到 2008 金融危機前的水平,即便經濟復甦成長仍十分緩慢,但勞工權益、職場環境以及合理的報酬等被日益重視。不過,青年人口失業問題依然嚴重,以及在低度發達國家,2010 至 2017 年的年均 GDP 成長為 4.8%(少數國家有極佳的表現,像是越南),低於聯合國所設定 7% 的目標。

圖/Shutterstock

仍面臨諸多待解問題與挑戰

綜合上述,也是老生常談,我們仍面臨諸多待解的問題與挑戰。在高大上的聯合國大會殿堂上,各國政要高談闊論,在各種周邊活動中,專家學者們侃侃而談;他們都知道氣候正在變暖,環境遭逢破壞,難民與貧窮問題始終存在,各種人道救援極需資金與資源注入⋯⋯,年復一年,類似的議題始終放在議程上,每一個重要會議的結束幾乎都產出某種「宣言」、「綱領」、「路線」、「目標方針」⋯⋯,但說實在的,言論很多,具體行動並不成比例。

各國政府,可能在攸關各自利害的議題方面,更願意投注時間與心力,例如伊朗、北韓核武、海灣紛爭、中美貿易、歐盟區的右翼政治勢力崛起等。這本就無可厚非,也確實屬於全球和平穩定、區域發展與繁榮的相關範疇;只是,聯合國的初衷理應更超乎國界,更關懷弱勢,更注重(並實際有所作為)那些影響發生在百年之後的議題(例如暖化),而非只是層峰人士的秀場,以及國際政治角力延伸的舞台,交換著彼此的利益,明裡暗裡協調著怎麼才能最大化去爭取而非給予。

文末,補充本屆聯大議程,之後將視情況,針對個別議題內容再做分析與分享。或也歡迎前往聯合國官網,大部分的會議都會由聯合國秘書處新聞組實況轉播。

9 月 17 日:開幕儀式
9 月 24 日:年度一般性辯論
9 月 25 日: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問題高級別政治會談
9 月 26 日:發展籌資問題高級別會議、消除核武問題高級別會議
9 月 27 日:審查通過小島發展中國家行動方案(又稱薩摩亞路線,SAMOA Pathway)高級別會議

備註:在君主立憲制的國家,「元首」一般是指虛位君主,首相才是實際的政府領導人。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