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彼此的「支柱」而非「負擔」──這輩子能成為一家人,不過是緣份使然

當彼此的「支柱」而非「負擔」──這輩子能成為一家人,不過是緣份使然

東方與西方對「家庭」的觀念,截然不同;或者更準確來說,對於父母子女間親情的表達與認知方式,有著挺有趣的差異。

根據一位華裔美籍的朋友觀察,傳統東方父母對孩子有某種「所有權」的思維,我生了你,你就是「我的」,父母的付出是一種「賜與」,孩子必須懂得感恩和回報;而相較東方以宗教或儒家思想構築「親疏貴賤有別」的體系,西方社會的家庭相處,似乎在階級方面有所淡化,而在權力的表現上也更趨向「平等」一些。這並沒有一定的對錯之分,畢竟不同的歷史文明與文化發展之下,家庭作為社會的核心結構,本就有適應(或服膺/維穩)當下脈絡的功能。

稍微多定義一下,上述的「東方」不光是指華人,而是包含薩伊德在「東方主義」一書中所涵蓋泛亞洲地區的多文化與多種族──例如在穆斯林文化中,也有很強烈的家庭內建階級、父權意識,和某種程度的權威主義。而所謂的「西方」,我們就單指西歐與北美,鎖定在工業革命後的社會與家庭普遍狀況。

為什麼說東方的父母,對後代有某種隱含「所有權」控制的觀念?當然,父母對子女的表現,理應不分中西方都是無私的愛與關懷;只不過,在東方的文化中,親情被綁定在一個更大的倫理道德框架之中,而我們歷來也習以為常,直到近代,才稍稍有些不一樣的聲音。例如一位好友 A,他跟他的家庭相處之道,就十分有意思。

對「孝順」的概念百思不得其解的 A

A 不曾在國外長居過,來自中南部的他,十足台味,但在聊及東方家庭倫理這類話題時,他就曾表示,對「孝順」這樣的概念,百思不得其解。

「我其實不太理解孝順這種觀念在當代社會架構下的邏輯正當性,父母照顧子女,子女回饋父母,不就是愛與付出,是 love 就好了,幹嘛弄得什麼百善孝為先一副了不得的樣子,實在很無聊⋯⋯」

他進一步補充,這是在對普遍亞洲文化中「養兒防老」的批判:現代社會,每個人都應該對自己的生活負責,舉凡財務規劃、退休規劃都應該要提前做好,以「孝順」的道德名義指望子女奉養至終老,說實話是有風險且不太健康的心態。當然,出於自主性的回饋,相敬相愛相處,那是另一回事。

你可以認為 A 的想法實在很「不孝」,但不妨從他的家庭環境來看,其實有滿多值得思考的地方。從小,A 的父母就灌輸他一個簡單的觀念:「父母的晚年不該是子女的負擔,同樣,子女在成年後,請自己去飛去闖,不要再跟家裡伸手⋯⋯。」而 A 與其他的兄弟姊妹也十分認同這樣的模式,他們都知道,成年後還賴在家裡,是要按時交房租的,而父母在百年之後,也不會有任何一分一毫的遺產留給他們。畢竟,富貴靠自己,做子女的還奢望著分遺產,或成年後還動不動跟家裡索取「資源」,實在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我爸媽常說,等我們兄弟姊妹個個都有自己的事業了,他們也退休,就會去環遊世界,房子還可以跟銀行貸款『以房養老』,然後真的走也走不動了,就找間高檔的安養院直到終老,若真的還有剩下什麼,也就都全捐出去,留財不如積福給後代嘛⋯⋯」A 笑笑地說,同時強調自己並非跟父母關係疏遠(相反地,他們一家其實很幸福和樂,互敬互愛),而是長久以來這樣的觀念已經深植於心,也很樂意自己的下一代這麼「對付」自己。

畢竟,每個人自己的生活與晚年規劃,本來就是自己要負責的事,除非有萬不得已的理由(意外狀況或真的遭逢經濟上的變故),否則你不應該去麻煩任何人,不管是要求政府增加社會福利,或是轉頭要求你的家人付出──情感的依歸與陪伴那是另一回事,但至少在財務運用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責任。再說了,日本的「介護離職」,不就是個血淋淋的例子,讓悲劇在跨世代之間複製?

圖/Shutterstock

西方家庭與東方家庭

其實 A 的想法,有那麼點西方家庭觀的味道:講究個人主義,注重對自己負責,比較沒有東方家庭文化中繁雜的各類「教條」,例如長幼要有序、夫妻要有別、上下輩份之間要有區分等等之類。而西方近代的社會家庭結構,在某種程度上,更體現了尊重而非威嚴,平等往來而非父權至上的相處方式。當然,不同文化對於家庭所賦予的功能和期待不同,這裡也沒什麼好比較孰為優孰為劣之處,亦無對某特定的家庭關係表示認同,僅就觀察到的狀況闡述一番罷了。

或許也是因為東西方文化對於子女的期待有所不同,西方父母基本上在孩子 18 歲後就會放手,未來大好與大壞,並不是說父母就不再關心,而是那是孩子自己的事。逢年過節大家依然團聚,依然和樂融融分享近況,三不五時相互關心,但生活、工作、經濟⋯⋯麻煩就切割乾淨,不要再互相依賴,甚至給彼此造成麻煩。這當然非常地個人主義,也導致普遍來看西方世界離婚率較高、兄弟姊妹間感情可能會有些疏離,但當家庭成員之間說了句「I love you」的時候,那確實是出自真心、非常自然的感情流露:愛就是愛,不愛便不愛,沒有任何的勉強或道德枷鎖。

正因為如此,你會發現很大部分的西方家庭,會格外重視並陪伴孩子從出生到成年(18 歲)的時光,闔家出遊、野餐、露營⋯⋯會是很稀鬆平常的家庭活動。父母會忙於工作,但更會珍惜與子女的相處時光,因為成年之後,他們有自己的人生要去闖,做父母的不會,也不該再去介入他們的生活;反之,做子女的有自己的挑戰與現實要去面對,若回頭再跟父母尋求支援(特別是財務方面),非常丟臉。

東方就比較不一樣了,同樣一句「我愛你」恐怕不太容易出現在傳統的東方家庭。長輩對晚輩要「慈愛」而晚輩則是必須要「孝順」,這樣的相處模式更像是依託於倫理道德的層面,而非純粹的情感表達。而本文主旨所提及的「所有權」也是基於這樣的演繹,東方的父母與子女關係是某種永久的牽絆與道德束縛,是一輩子的事。若把「孝」的意思用英文翻譯來看可能更加貼切:「filial piety」中,filial 代表子女對父母的關係,而 piety 則有虔誠、膜拜,乃至服從的意思。

很多東方父母會潛意識地認為孩子是自己的「附屬品」,即便養育到大,孩子成年後去闖蕩世界,做父母的仍或多或少掌握著某種控制的權力。這種權力的正當性來自於倫理道德,也可能來自於東方社會結構講求集體主義下的父權觀念,讓家庭內父母子女的關係,以一種更含蓄更複雜的方式延續很長一段時間,甚至一輩子。父母會認為奉養與孝順是天經地義(無論這之中是不是僅有道德而無實質情感),而子女很可能也認為買房買車、甚至結婚彩禮等等,靠父母沒什麼大不了,家庭本來就應該無條件給予支援與協助,哪怕自己根本是個廢物。

前陣子很紅的台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多少也點出一些與本文類似的想法,值得深思。追根究柢,這輩子能是一家人,其實不過是緣分罷了,我們出生、成長、相處、互敬互愛,然後走完這輩子。我們可以去作彼此的支柱(在必要的時候),但請別作負擔,就算可以美其名為「甜蜜的負擔」,但大多時候,很可能都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