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認同,愛國主義:我們為什麼瘋狂?

信仰,認同,愛國主義:我們為什麼瘋狂?

「愛國心不會是我個人認為值得推崇的東西,即便有普世價值是推崇的,認為有認同感、有凝聚力,有推動某些事件的力量之可能。但愛國心在我看來,是造成、促成戰爭,或者說使多數人民願意投入戰爭的一種情緒,而且多數時候是被掌權的少數用以操弄多數人的手段,我沒有辦法喜歡這種東西⋯⋯」

在一個朋友的臉書上看到如上述的貼文,雖只是她個人見解,但仍覺有那麼點身有同感。或許是這陣子香港的事件佔據媒體版面以來,各地的輿論與網民們彼此針鋒相對,無論是愛「國」、愛「港」、愛「台」,還是愛「其他」,當某種情緒被炒作起來之後,很容易一發不可收拾。

加上人人都認為可以透過公開的網路,公平地蒐集到足夠客觀的資訊,但殊不知,大部分人早已深陷同溫層而不自知(或是深以為那就是她所需要知道的全部世界),碎片化的資訊輕易主宰越來越懶得判斷的大眾,這給有心操縱輿論的團體很好的機會,透過大數據分析、心理學的偏好,餵送特定(或加工過)的訊息,進而激化、改變使用者的想法與行為。著名的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便是如此操弄了美國大選和英國脫歐,你認為香港最近風風雨雨、各說各話的事件背後,有沒有類似的影子?

諷刺的是,每個人都不會承認自己無腦地被「訊息戰」所愚弄,每個人都認為取得、接收了大量充分的資料然後才做出判斷。不少中國的高知識份子是如此,更多處在相對言論自由台灣的大眾,更是言之鑿鑿,好似頭頭是道。

我們都有立場,依據立場下好判斷,再去截取破碎且雜亂的資訊,拼湊成我們想要,且認為是對的故事。

我們到底為什麼瘋狂?

暫且先把媒體、數據、資訊偏差放一邊,這要討論起來可以另成專文;回到本文想談談的愛國主義。我們到底為什麼瘋狂?為什麼有一種近乎宗教式的狂熱,一種可以讓人失去理智的意識形態,驅使我們以道德制高點的象徵,去攻訐不同價值觀的另一方;更嚴重的是,在爆發衝突後都自詡為正義的一方?

如同文章一開始的引述,回到根本來看,愛國心,或那種近乎於愛國主義心態的作祟很可能是一切「問題」的來源。這裡可以是中國人民從小被灌輸「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分」那一套;可以是台灣這陣子因為某可能總統候選人而產生的亡國感;也可以是香港青年對北京當局的恐懼和對政治權利的渴望⋯⋯或是其他任何一個政治人物在台上操作民粹,而台下一呼百應,唯命是從的場合。我們到底為什麼要「愛國」?「國」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概念?怎麼定義?又該以什麼樣的言行與表現去「愛」它?

這是一個挺複雜的問題,至少對我來說。我並不打算去討論那些簡而化之的愛台、愛港、傾中、傾美等口號,但當然我可能也還沒足夠的學術理論建構,去解構抽象的概念,再以實證分析的方式論述。不過,有幾篇文獻倒是滿有意思,至少在脈絡上可以釐清一些概念,建議磨刀霍霍想戰「愛國」與否的讀者,可以先瀏覽一下:〈臺灣憲政與族群認同問題探討 : 以哈伯瑪斯憲政愛國主義為理論解釋架構〉(許智偉,2007),〈德國新愛國主義 : 國家認同的重建〉(余雁翔,2007),或乾脆把哈伯馬斯、傅柯、薩伊德等幾處理論了解一下,咱們再來進行有深度和意義的討論。

誠然,生於斯長於斯,每個人對出生成長的地方必然有感情寄託,但同時也是在教育與環境的潛移默化之下(或許還加上國際局勢的影響),我們便順理成章地把某種「觀念」植入腦海,例如明明血緣、民族、社會、文化、政治、經濟、價值觀,甚至是土地、自然風光與那些實際存在的或形而上的東西,都是複雜且可以被單獨抽離並賦予差異化情感的客體,卻很容易被主觀的愛國情懷所綁架,並在很多框架與脈絡之下,顯得如此地身不由己,又或著乾脆直接遵循從眾心態,避免特立獨行惹來非議。

圖/shutterstock

現代公民的反面

舉個簡單的例子,每當有國際賽事的時候,就好比世棒賽吧,身為台灣人,我「一定」要在球場上幫台灣隊搖旗吶喊?臉上貼著國旗貼紙,管他那些球員我認不認識,反正認「台灣」兩字就好,就能夠毫無違和感地融入週遭的瘋狂。為什麼我不能幫日本隊加油?甚至是中國隊?如果我真的基於個人因素很欣賞他們呢?當然不會有人阻止你這樣做(至少在民主自由的國家應該不會吧⋯⋯),但絕對有人,而且是大部分的人會唾棄你「不愛國」。

如果把這種「愛 XX 情懷」從「國」的層級,縮小到政治光譜的偏好,那也會發現很類似的狀況。前陣子台灣同性婚姻正式上路,想必不少保守派的團體崩潰了,但你說他們不懂人權嗎?倒也未必,某些人應該還是有點進步思想的,或至少覺得「關我屁事,不要發生在咱家孩子身上就好」的心態。但為什麼仍有很大的反彈聲浪?聽聞一位長輩嚷嚷道「蔡政府就是爛,經濟不好好搞,盡搞什麼同性戀」⋯⋯Wait!聽出來了嗎?不是同性戀不好,而是(被洗腦)蔡政府不好,所以蔡政府推行的所有東西都不應該好,反之亦然。

當你已經堅信了某種價值觀,必須「愛 XX」進而「服從 XX」的時候,人們會輕易地概括式去全盤支持或否定,然後非常容易被「惹毛」,還認為自己是 100% 對的,對方一定是邪魔歪道。對我來說,這就很像當代泛濫成災的愛國主義,或者說,這就是現代公民的反面。

公民是要能積極關心公眾事務的,能思考,能批判,能包容,能對話,愛國或愛 XX 與否,那是其次,甚至根本不應該被無限上綱地使用。

「不能愛土地、家庭、鄰里、社會、文化⋯⋯嗎?」

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香港(與中國)呢?其實從大量的網路留言中不難發現,雙方的「愛國心」簡直爆表了,紛紛要表態了,選邊站了,然後引經據典(或轉發圖文)來謾罵叫囂。你說這批人所接觸並分享的資訊是假的嗎?不盡然,但絕對不全為真。這些資訊大多經過刻意篩選而呈現,以有意無意的手段,挑動著眾人,越是局勢緊張大夥神經敏感的時刻,不同的偏誤資訊越能激起最簡單粗暴的愛國情緒。

這種粗暴的愛港/愛國/愛黨(?)情緒,很多時候會讓真正重要的議題無法被深入討論。新聞畫面很血腥,暴力與打人確實值得被譴責,暫且不提那些充斥的陰謀論與境外勢力的說法,我們單就看待「打人」這件事,難道先出手的,就一定不合理嗎?示威者的暴力與警察使用武力,背後的哲學意義,是一樣的邏輯嗎?〈警察的武力天公地義、理所當然嗎?對警察武力的哲學反思〉一文已經有深刻的探討,動不動指稱「香港那一票廢青⋯⋯」的人,不妨先認真看看,然後思考一下。

至於把愛港上升到港獨,就本文的立場來看,那又是另一個「愛 X」心態作祟的結果。當然,也不排除是社會運動中慣用的策略,用以偷渡議題,或增加話題熱度。

(但我怎麼老是覺得,這一切網路輿論的背後,根本都是劍橋分析的鬼影幢幢啊⋯⋯)

「愛國心真的是一個很奇怪的東西,愛什麼不好,偏偏要愛國?不能愛土地、家庭、鄰里、社會、文化⋯⋯嗎?」

在同一篇 FB 貼文之下的討論,大概有總結出這麼一個想法。當然,這個小結論要攻擊它很容易,舉凡「沒有國哪有家」這類論語式箴言,或國家主權至上的法理論述,甚至是批評其太過烏托邦式情懷,強調國家框架之下的秩序、階級才能保障平穩與繁榮這種父權思想,不得不承認,也都還是有可以討論的空間啦。畢竟,在家園遭逢入侵的時候,「愛國心」還是一個可以最快動員全體,洗腦讓人赴死的手段。

只不過,在某方面來說,愛國主義確實讓人不敢恭維,至少那套「覆巢之下無完卵」的教條所激發的義無反顧的簡單思維,實在可怕。

執行編輯:邱佑寧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