夾在澳洲、印尼兩大國之間,「亞洲最年輕國家」東帝汶艱苦的獨立之路

夾在澳洲、印尼兩大國之間,「亞洲最年輕國家」東帝汶艱苦的獨立之路

身為台灣的居民,因地緣關係,東南亞諸國就算沒去過,也多少都有聽過。然而,東帝汶這個國家,對多數人來說是一塊陌生的地區,就算拿起放大鏡,也得在亞洲太平洋地圖上找上一陣子。畢竟它是亞洲最年輕的國家,2002 年才獨立建國,總人口約 130 萬左右,主要領土在「帝汶島」的東半部,位於澳洲和印尼之間,而在同一島上左半邊的西帝汶,雖種族、文化、宗教都與東帝汶相同,目前卻仍屬於印尼東努省管轄。

正如同大多數新興國家一樣,東帝汶的獨立之路也非常坎坷。它先後被葡萄牙、日本、印尼所統治,並發生過多起抵抗殖民的武裝衝突,其中最為慘烈的幾次便發生在印尼佔領時期,包含 1999 年公投獨立後,親印尼民兵和武裝組織的暴動,一度讓全國陷入無秩序狀態,必須由聯合國出面託管,維持東帝汶的政治與經濟穩定。

從 1999 至 2002 年,聯合國安全理事會通過 1246 號決議文,授權成立代號 UNAMET 和 UNTAET 的維和行動與計畫,除了確保並監督 1999 當年度的公投大選順利進行之外,也在過渡期間,暫代政府職權,全面協助東帝汶建立現代化的政府制度和輔導行政人員。筆者便有同事於該期間服務於東帝汶的首都帝利(Dili)的維和部隊(該維和部隊在 2005 年之後任務結束,並以常駐的聯合國辦公室 UNOTIL 取而代之),向我娓娓道來東帝汶一路以來爭取自主建國的艱辛。

艱苦的獨立之路

說起帝汶的歷史,約莫在大航海時代由西方勢力開始建立殖民政權,1613 年葡萄牙人率先佔據東半部,而同一時期的荷蘭人也在稍後的 1618 年登島並於西半部插旗。這可以視為帝汶島分裂的開端,兩個歐洲強權也在往後的百年間繼續對東南亞、亞洲太平洋一帶進行掠奪,其中葡萄牙人在澳門建立據點,而荷蘭則是把今天印尼所屬的 17,000 多個島嶼都納入勢力範圍。

在二次大戰時期,帝汶島於 1942 年遭日軍入侵,抗戰期間數萬人因此喪生,戰後短暫受澳洲託管後,東帝汶主權又回到葡萄牙手上。此時全球也正興起去殖民化浪潮,像是印尼於 1945 年便宣布獨立(但荷蘭到 1949 年才予以承認),而東帝汶則是一直到 1974 年葡萄牙自己國內發生軍事政變,由左派政府掌權後實施去殖民化運動,才開始讓東帝汶居民決定自己的前途(或者應該說,葡萄牙無暇顧及和管理遠東的殖民地)。然而,東帝汶內部的親印尼派隨即也在此條件下,勾結印尼政府出兵佔領東帝汶,將其劃為印尼的第 27 個省份。

誠然,印尼雖說在二戰後就獨立,但到底它也是一個多民族組成,政治與經濟實力都不算強大的國家,理論上內政尚且自顧不暇,更何況要發動武裝突襲侵略他國。追根究底,這與當時的國際局勢有關,包含一開始澳洲對於該議題的漠視,並在 1985 年為了與印尼合作開發帝汶海域的石油資源,承認了印尼的統治權(但澳洲後來轉變態度成為支持東帝汶獨立的重要力量)。

另外就是美國的默許,畢竟二戰後整個東南亞、東亞便是美蘇角力的戰場之一,美國一直很擔心共產勢力在亞洲的影響,以及須避免帝汶島成為「亞洲的古巴」等等,皆讓美國一直支持印尼對東帝汶的非法入侵。在福特政府(1974 至 1976 年)和卡特政府(1976 至 1980 年)期間,美國都持續增加對印尼的軍事援助,其中很大部分的軍備和武器用於東帝汶的「維穩行動」之中,例如 1991 年首都帝利大屠殺事件,印尼軍方使用美國提供的 M-16 步槍,加上不少駐紮當地的印尼部隊,也都受過美國的軍事訓練。

東帝汶就這樣被「蹂躪」了幾十年,直到冷戰結束,以及印尼強勢總統蘇哈托(Suharto)於 1998 年下台後,東帝汶的獨立議題才又受到重視。國際關係的消長與局勢的演變也有很大的關係:1997 年亞洲金融危機後,印尼受創頗深,新任總統哈比比(B. J. Habibie)希望獲得國際貨幣基金的援助;加上美澳國內輿論加大了對人權、民主關注的壓力,也使得西方勢力轉變立場(當然,這之間還有葡萄牙政府持續不懈地在國際外交場合遊說)。

時任澳洲總理的 John Howard 於 1999 年 1 月宣布支持東帝汶民族自決公投,美國總統柯林頓也轉而更積極介入東帝汶議題,促使印尼政府同意公投案,東帝汶終以 78.5% 的民意,脫離印尼成為亞洲最年輕的獨立國家。

John Howard。圖/維基百科

建國後仍面臨重重挑戰

雖然是獨立建國了,但挑戰一點都不小於先前印尼佔領的時期。首先,東帝汶本身國內的各派政治勢力,一直被視為穩定的威脅。再者,小國都共同會面臨到的狀況便是,極度容易受到大國的區域政策所影響,像是澳洲立場的轉變:除了表面上對「人權」的重視之外,其實也不難看出跟印尼較勁的意圖。畢竟,印尼是亞洲最大的穆斯林國家,而澳洲信奉基督教,去支持受葡萄牙影響而擁有相似信仰的東帝汶,確實能在拉幫結盟的外交場合上,增加「自己人」的聲勢。

再說,東帝汶及其領海的天然資源(例如石油與天然氣),以及長期發展的前景,隨著局勢在 2005 年後趨於穩定,也進一步吸引各方外資前來這塊地區尋求投資機會。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亦把東帝汶視作重要的南海戰略夥伴之一,從 2013 年開始,便不斷在農漁業、醫療教育、基礎設施等方面,投注大量資源,並與其他國家(美日紐澳)等競爭。

「東帝汶的發展,到底還是一條漫長且艱辛的路」曾派駐當地的 K 表示。在東南亞的版圖上,東帝汶與柬埔寨、寮國、緬甸同為低度發展國家(LDCs),然而在經貿與社會發展方面,對於外援的仰賴,以及地緣政治衝突下求生存,東帝汶所面臨的困境,顯然又更嚴峻許多。

圖/Shutterstock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