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主辦大型經濟峰會,巴布亞新幾內亞能否走出經濟困局?

接連主辦大型經濟峰會,巴布亞新幾內亞能否走出經濟困局?

2018 年的 APEC 領袖高峰會在巴布亞新幾內亞(Papua New Guinea,下亦稱「巴紐」)的莫斯比港(Port Moresby)舉辦;依據章程,在各個成員國都輪值擔任過主辦國後,終於輪到巴紐負責籌辦。由於維安與區域穩定問題,各國領袖齊聚勢必讓巴紐如臨大敵,就連美國航母 USS Green Bay 都在大會前夕駛抵莫斯比港,擔負協防與維安重任,保障各國政府要員、使節與代表們能順利與會。

就在 APEC 峰會的幾個月後,聯合國亞太工商論壇(APBF)也於該城市舉辦。大概是有了去年 11 月的經驗,參與的同事表示,巴紐整體的籌劃與基礎設施的水準相對提升許多,也算得上是有能力舉辦國際性活動⋯⋯不過當然,治安的欠佳、配套措施的不足,以及實在是除了開會之外,真的沒有太多可以休閒娛樂的場所,導致筆者同事也笑稱:大概真的是為了「公平」的原因,需要讓各個會員國輪值擔任主辦國,否則怎麼樣也不會選巴紐來開國際會議。

接連兩場大型的峰會,讓巴紐稍稍在媒體版面上曝了光,因而有機會來了解一下這個神秘的太平洋島國,它的過去和現狀。

曾遭列強相繼統治

巴紐位處太平洋赤道以南,國土西與印尼比鄰,南則與澳洲隔海相望。目前人口大概 8 百萬左右,人口年齡中位數約為 23 歲,絕大部分從事基礎農漁業生產。不過要說起定居人口,其實早在 8000 多年前這裡就有人類活動的記錄,也一度建立起中央集權的聚落與文化,只是一直到近代西方勢力進入以前,對該地區了解不多。

與台灣很像,巴紐一直到 16 世紀才由大航海時代的西方勢力所發現,由葡萄牙的航海家第一次登陸該島,而「巴布亞新幾內亞」的名稱,據稱是由「巴布亞」(印尼語中捲毛的意思,可能是當地原住民的特徵之一),和「幾內亞」(地貌看起來與非洲的幾內亞很像似)結合而來。不過葡萄牙人並沒有在此駐足,反倒是繼續北上,找到了「福爾摩沙」並建立據點。

巴紐真正被「殖民」大概是 1884 年左右,由英國和德國瓜分,爾後德國勢力退出,英屬新幾內亞轉由澳洲政府管理,直到 1973 年脫離澳洲獨立,但仍屬大英國協的一員——亦即,英國女皇為巴紐的最高元首,而實際對當地有政治權力的是國會多數黨領袖,也就是總理。

在二戰時期,巴紐一度短暫被日軍佔領,這也導致一段與日本的不解之緣。近年來除了美澳政府與日益增加影響力的中國勢力之外,日本一直是巴紐最大的投資/外援來源國。日本首相安倍除了在 2018 年 APEC 峰會時與時任總理的歐尼爾(Hon. Peter O’Neill,但於 2019 年 5 月因同黨議員倒閣而請辭)主持雙邊論壇外,在更早的 2014 年,就訪問過巴紐,除了經貿與能源議題談判,同時也祭奠二戰時在太平洋戰役中傷亡的日軍。

二戰時期巴紐全國最大的空軍基地,便是由日軍在韋瓦克(Wewak)所建,至今仍在使用中,反倒是在獨立後由巴紐自己興建的第二機場,早已因疏於修繕而關閉。韋瓦克位於新幾內亞島北部沿海,大概是首都莫斯比港之外的第二大港,也是二戰結束時在巴紐日軍投降之處,現在該地已建立戰爭紀念館,城郊還可發現零星的日軍墓園。

巴紐具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圖/Tetyana Dotsenko@Shutterstock

發展的困局

若從經濟發展的角度來看,不可否認巴紐在亞太地區屬於發展落後國家,雖然自然資源豐富,大量礦產、林業、海洋、熱帶經濟作物等出口世界各地,卻未能提升民眾的收入。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巴紐的人均 GDP 僅 2555.8 美元(2017 年資料),相比文化與經貿結構相近的鄰國印尼 3846 美元,仍低上許多。

儘管如此,由於地緣政治的關係,國際強權在巴紐上演的「投資戰」,也隨著各國重要官員的造訪而浮上檯面。例如就在去年底的 APEC 峰會後,美、日、澳洲、紐西蘭四國隨即宣布將啟動對巴紐基礎建設和通訊網路的投資,總額達 17 億美元,用於提升電力普及率,興建發電廠等。當然,中國自然也不甘示弱地重申「一帶一路」倡議,祭出減免債務,加強輸出鐵路、公路、港口、跨海橋樑等中資興建項目,雙方較勁的意味十分明顯。

但無論中國或西方投資再多,在法治不彰、「人治」盛行的情況下,多數巴紐居民未能直接受惠於這些國外直接投資(FDI);中央政府執行力不彰、地方貪腐橫行,都使得這塊地形崎嶇、民族多元的國家,始終無法擺脫貧困。就在不久前,由總理歐尼爾與法國道達爾集團(Total)和美國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Mobil)簽署價值 130 億美元天然氣提煉與運輸協議,也因為利益衝突與未能「協調好各方勢力」,使得總理被迫下台,計畫也隨之暫緩。

撇開政治與經濟,巴紐多樣化的人文與自然風貌,倒是會令不少動植物學家、人類學者為之瘋狂。約莫 46 萬平方公里的巴紐國土,大部分屬於熱帶雨林氣候,動植物種類豐富,包含巴紐特有的「極樂鳥」(又名天堂鳥,在巴紐國旗上可以看見牠栩栩如生的剪影)。

至於原生住民,那更是有數百個不同的部落,彼此的文化、語言和生活習慣可謂各有特色。以語言為例,全球目前有紀錄的獨立語言約為 6000 多種,巴紐一國就佔了近 1000 種(但由於受殖民的影響,英語還是主要語言;不過融合不少當地方言與文法,成為頗具特色的「巴紐式」英語)。但另一方面,民族的多元性,多少也帶來紛爭與衝突,加上教育尚未普及,讓保持原始風貌的巴紐儘管很值得作為社會觀察的學術研究標的,經濟與生活水平的提升卻較為緩慢。

隨著 APEC 峰會與 UN 工商論壇的落幕,巴紐可能很快又會淡出世人的注目。在經濟發展方面,它或許是個不起眼的小國,但換個角度看,原始而純樸的巴紐,也是世上碩果僅存,未被資本主義嚴重污染的淨土了。

執行、核稿編輯:何承祐

Photo Credit:Silent O@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