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看東協】印尼大選無論誰贏,如何面對「中資」都將是挑戰

【認真看東協】印尼大選無論誰贏,如何面對「中資」都將是挑戰

印尼在 4 月 17 日舉辦的全國大選,光是候選人就有超過 24 萬名,從總統、國會議員到地方代表等,現任總統佐科(Joko Widodo)將遭到來自軍方的普拉伯沃(Prabowo Subianto)挑戰。本文將回顧佐科威執政以來的經貿政策,試分析此次大選的結果,將如何影響這個東協大國的現有政策。

佐科威政府,致力打造「投資友善國家」

要說東南亞最大的市場,印尼應當之無愧。從東南亞 10 國的數據來看,印尼擁有超過 2.6 億人口、180 多萬平方公里的國土,又具備海陸運輸的地理優勢位置,無論在內銷還是國際貿易,都被視為極具潛力的市場,吸引不少外資紛紛進駐。

在過去幾年,由於持續的內需旺盛,出口復甦,印尼可以說是 2008 金融危機之後,東南亞表現最好的經濟體之一──GDP 成長一直保持在 5% 以上,通貨膨脹從 2014 年的 8.36% 下降到 2018 年的 3.13%,失業率與貧窮率也都有顯著的降幅。

印尼概覽。圖/香港貿易發展局

儘管帳面上表現亮眼,在世界銀行去年公佈的全球經商便利度(Ease of Doing Business Score)排名中,印尼以 66.74 的平均分數,排在世界第 73 名,足見其表現在東南亞地區,仍有進步空間(同年新加坡排行第 2、泰國 27、柬埔寨 138、寮國 154、越南 69、馬來西亞 15、菲律賓 124)。

而從 2014 年開始執政的佐科政府,也注意到了這一點,並推出了一系列相應的振興發展、吸引外資的方案,加強以政府角色來協調外資關係,努力打造印尼成為投資友善國家:

一、放寬投資領域,擬定負面清單

放寬投資限制,由原本禁止外資投資的 664 項類別,減至 515 項,其中取消了不少外資持有股權的限制,甚至在某些類別(例如公共建設、零售業、旅遊、健康產業等),外資可以 100% 持股。

二、簡化流程,提升效率

行政效率低落與審查繁複一向飽受詬病,透過設立「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BKPM),統籌並簡化投資案件審核、外籍工作簽證、經營許可等流程,並在 2015 年由 BKPM 整合 24 個想關政府部門推出「一站式服務中心」(one-stop service centre, OSS-C),以及「線上投資申請系統」(online single submission, OSS)。

三、增加投資優惠,放寬工作簽證申請

企業免稅優惠期從原本的 5-10 年,在符合一定條件的前提下,延長為 10-15 年。同時佐科政府也在 2018 年進行一系列稅改,將投資優惠產業類別從原本的 9 類增加至 17 類。另外,在勞工雇用方面,2015 年起取消了外企需雇用本地勞工一定比例的限制,以及放寬對外籍企業的董監事規範,允許更彈性的公司管理層人事安排。

中資發展紅利多,反對黨也只能「繞道而行」

種種大刀闊斧的手段,也確實讓印尼在外國直接投資(FDI)的總投資案件數、進出口值等方面,都有大幅增長。其中,中國自 2014 年來總共投資超過 100 億美元,僅次新加坡與日本,為印尼第三大國外直接投資來源。

印尼地大物博,具備豐富礦產資源與廉價的勞動力,但基礎建設不足,官員貪腐,缺乏中間財的產業結構,也一直是其缺點。

所謂「中間財」(intermediate goods),指的是尚未成為最終端消費成品之前,所有處於加工過程中的產品。而缺乏中間財的產業鏈,上下游產業之間的供需將無法有效對接,故我們也可以觀察到印尼進口物品當中,很大比例屬於資本財和原物料,其中最大的進口貿易國是中國,2017 年一共進口超過 350 億美元,其次為日本(152 億美元),再來依序為新加坡、泰國、美國、韓國與馬來西亞等。

也正因為在外貿與投資方面仰賴中國的狀況越來越明顯,雖然基於一帶一路政策的影響,印尼在近幾年的經濟成長確實有不錯的表現,不過也因此遭受到不少在地民族主義的挑戰:在某些有中資背景的重大基礎建設,例如投資額超過 60 億美元、雅加達至萬隆的高鐵項目擱置; 以及在蘇門答臘島,由中國銀行斥資 16 億美元支持的水力發電廠等,也都陸續遭逢在地勢力的阻力。

更有甚者,由於中國向外輸出基礎建設向來習慣採取「一條龍」式的策略,從貸款,技術,到勞工接為中國提供,這也導致許多不滿的聲音,質疑過多的「外勞」會排擠本地勞工就業。從印尼政府對外勞核准的工作許可數據來看,外籍勞工從 2013 年底到 2018 年,數量已經翻了一倍,而其中核准給予中國勞工的簽證佔大多數。

這也是 2019 年大選反對派主打的政見,既然在經濟發展方面,親中的佐科政府表現尚且可圈可點,那只能從民族主義、勞工議題,以及外貿過於傾中等方面,希望獲得選民的認同。有「印尼川普」之稱的普拉伯沃雖不斷強調「印尼優先」的保守立場,但面對經貿議題,仍不得不認同開放市場,特別是中資注入所帶來的發展紅利。

無論誰當選,經濟政策都將延續

截至 4 月初的全國民調,佐科一直以相當的幅度領先普拉伯沃,大抵維持 2014 年兩人競選時 6-8% 的差距。因此,大多外媒分析,基於執政政績,佐科應該有機會連任,並延續其對外經貿與經濟發展的政策。

而以目前的經濟發展來看,在未來的一段時間,經濟依然會是印尼社會的主流議程,如何增加國民收入、提升出口與投資,讓經濟持續成長,都是執政者會擺在優先的議題。即使最後由反對派的普拉伯沃取得政權,現有的政策也應當會繼續;換言之,中國在當地的影響力,仍會繼續深化。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Wikipedia @ 2019年印度尼西亞總統選舉 CC BY 3.0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