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看東協】你是什麼「咖」?在這小江湖裡大家一清二楚──新加坡的光與影(就業篇)

【認真看東協】你是什麼「咖」?在這小江湖裡大家一清二楚──新加坡的光與影(就業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在詭譎多變的商場、職場上,這句話想必讓許多人特別有感觸。

而若談到常被美稱為「亞洲人才大磁鐵」的新加坡,其實這小小「江湖」中的競爭之激烈、淘汰之殘酷與現實,更不是未實際在此工作或經商過者,可以充分言喻的。

沒有錯,新加坡絕對是世界上「經濟最自由」的國家之一: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它同時也在「經濟發展」、「納稅透明」、「法治完善」等排行榜的前段班,加上常年維持較低的企業所得稅率(見圖一)、吸引眾多外商進駐,足見小國寡民的新加坡,在經貿實力與吸引力上,足以與歐美列強並駕齊驅。

但反過來說,正因為「經濟自由」,且對區域各國的外商、工作者來說都有著很大的吸引力,也造就了地小人稠的新加坡,成為一個「超高度競爭」和「快速汰舊換新」的國度──除非你是淡馬錫控股「欽點加持」的超級(準)國營企業(詳見:《對上李總理的那一年,《經濟學人》撤文賠款加道歉──新加坡的光與影(政治篇)》一文);或是身為大型跨國企業外派到這裡的主管,不用靠「新加坡老闆發給你的薪水」申請工作簽證資格。否則對大家來說都一樣:「今日奉你為上賓、明天可能就請你走路」(或者自己待不下去)。

對外國工作者、創業者來說,真要「現實」起來,新加坡這個小小的江湖,比起美國的紐約矽谷、英國的倫敦、中國的上海北京,或國際上任何一個高度競爭的都市,更可說是完全地「有過之而無不及」。

具有競爭力的新加坡企業所得稅。圖/RIKVIN

「亞洲經商天堂」的背後,也別忘了七成以上的「淘汰率」

要談新加坡的「就業環境」,得先談新加坡的「商業環境」;而要談新加坡的「商業環境」,我們得先從企業生命週期的最開始說起:創業和募資。

在新加坡,眾所皆知無論是「創業」(成立公司)或「募資」,都可謂非常快速簡便,效率超高。

以成立公司來看,不論本地公司或外商,只要向新加坡政府商業註冊局(ACRA)「網路登記註冊」即可,最快 1 天就可以核准;並依據認繳資本的額度,備妥股東與董事人員資料後,在當地銀行開戶即可。

至於「募資」方面,新加坡在區域中向來有著「亞太金融中心」的美譽(話說這個稱號,好像台灣多年前也有政治人物高喊過),從天使投資人、創投公司、私募基金乃至政府專案協助的上市櫃服務,新加坡都有著國際級的玩家將區域總部設在這裡,等著替任何有潛力的公司服務。

但千萬別忘了:「進場」是一回事;能不能「獲利出場」或「安全下莊」,就完全是各憑本事的另外一回事了──新加坡雖有「亞洲經商天堂」的美譽,但競爭大,經營成本也相對較高,從人事、辦公室租賃、平日交際應酬,到耗材的支出⋯⋯等等,都是不小的開銷。若未能有接單能力,或是資方資金鏈一斷,恐怕也只能認賠出場。

新加坡作為亞洲、甚至世界級別的重要國際都市,確實有著為數眾多的國際企業總部設立於此,更有平均每年超過 1,000 家新公司註冊成立的傲人「招商」成績──但別忘了,每年申請關閉或清算的企業,也有將近 700 多間。

上面這個「清算或倒閉」的數字,還要扣除那些「顯然短時間內不會倒」的境外紙上公司(幾乎沒有維運成本)與跨國外商子公司、分公司──換言之,在新加坡商場上的競爭之激烈,可見一班。

圖/Andi Rizal on Unsplash

國際勞動市場的「一級戰區」,弱肉強食每天上演

新加坡積極與國際市場接軌,並張大雙臂近乎全然開放地引入各國資本投入。這樣的環境,自然也讓它理所當然地成為國際勞動市場的「一級戰區」:早在 2011 年,外籍勞動人口占新加坡總就業人口的比例,就已經超過 32% ,是全世界最高的國家之一。(之所以加上「之一」,是因為在部分中東產油國,由於「國情特殊」,可能許多本地人口甚至是「完全不用工作的」)

而在這些外來勞動力中,屬於所謂「低階技術」或「藍領階層」的勞工,例如建築工人或幫傭等最多,佔比約莫 60% 。對新加坡的雇主們而言,即便每請一個人即須向政府多繳納 1,000 到 1,500 新幣不等(約 23K - 35K 新台幣)的「人頭稅」,但在本地工資、成本均高昂的獅城,這筆費用仍讓不少人覺得划算。

反過來說,既然這類雇用主要是出於「成本考量」,在鄰近許多東南亞國家(最近幾年也加上了台灣)源源不絕「追求相較本國更好薪資行情者」的勞動力供應下,新加坡的雇主們自然是樂得「挑精減肥」,也沒道理不換「能力相近、價格更低」的勞工──說得現實、難聽點,若身為外籍的基層勞工,還要在新加坡講「公平正義」、「長期就業保障」,無疑是緣木求魚。

而這個現象,更不只限於「基層」、「藍領」的勞工們而已;對於坐辦公室的外籍白領階級來說,也是如此。「繼續留在新加坡發展」的機會、名額都有限,更有源源不絕的後進等著「卡位」,競爭激烈可見一班。

如果只是競爭專業上的表現、績效,自是無可厚非。但只要人在高度競爭下,難免較容易會出現所謂「明爭暗鬥」的狀況:在新加坡可以發現不少「利益共生」的個人或團體,利用立足在新加坡的「品牌效益」,或是多了幾年的「江湖經驗」,不時會傳出所謂「老鳥欺負菜鳥」、「本地人打壓外來者」或甚至「台灣人騙台灣人」等現象──畢竟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不管創業還是就業,留強汰弱、弱肉強食的戲碼,總是這樣天天上演。

新加坡因為本身開放政策的關係,本就吸引來自全世界的人,從基層勞工到高階經理人,源源不絕地湧入這座小小城市,每個人都有著成為「瘋狂亞洲富豪」的夢想,也本就各有各的盤算,不論是想盡辦法生存、或是追求往更高處的發展──簡單來說,這裡確實可以稱得上是各國人才的「機會之地」,但肯定不會是所謂的「理想國」。

一眼看出你是什麼「咖」:新加坡的簽證階級

再來,談談可說將上述的激烈競爭「條文化」的,所謂新加坡的「簽證階級」──持有不同的工作簽證進入新加坡,在當地享有的權利可說是截然不同,當中最高等級簽證和最低等級簽證,待遇更可說有如天壤之別

.WP:

前面提到的基層「非技術性勞工」,在現行新加坡法規下,持有的工作簽證為 WP (work permit),屬於最低等級的工作准證,大多分佈在基層服務業、製造業,或是勞力密集型的產業。

而根據新加坡政府 2017 年的規定,基於保障本地勞工的立場,公司需要雇用 10 — 12 名的本地勞工(具有公民或永久居留身份),方能以 WP 的資格聘用一名外籍人士。(不過在某些行業別,則另有不同的規定)

要知道,持有 WP 簽證的移工,在新加坡既不能幫家人申請簽證,自己無論工作多久,也都不具備申請成為永居的資格;再者,僱主提供給 WP 的薪資,往往也少得可憐(無最低薪資的要求)。

但即便如此,仍吸引大量來自周邊國家如中國、孟加拉、印度等地的勞工,來到新加坡奮鬥。

.SP、EP:

比起 WP ,許多具備大學學歷以上的工作者,多半會申請門檻相對較高的 SP  (S-Pass)或EP (Employment Pass)──這簽證大部份是給予所謂「專業度較高」,或是具備特定技術的外籍人士。

2018 年的數據顯示(圖二),持有這兩類工作證的外籍工作者數量差不多,都在 18 - 19 萬人左右。但兩者間在新加坡的薪資待遇上,可說是差異甚大,新加坡人光從你的簽證種類,就大致猜得到你的月薪水平:

新加坡政府統計核發的工作准證數量。圖/Ministry of manpower

這是因為,根據新加坡法規,若要申請不同等級的 SP 、 EP 簽證,其中一項基本條件,是員工需有相應的薪資證明(也就是老闆要願意給到這樣的薪水請你):

我們以 SP 來看,近年新加坡對簽證申請人的薪資要求不斷提高,最近一次更新(即 2019 年後的申請者)後,月薪資必須要在 2,300 新幣以上(約 52.4K 新台幣)才能申請;若是高階經理人或是高技術工作者,所能申請的 EP 准證,待遇要求自然也更高,至少需要達到 3,600 新幣以上(約 82.1K 新台幣)才有資格申請。

. DP 與 LTVP

而即使達到了 EP 等級的薪水,若想要攜家帶眷到新加坡一起生活、或是申請永久居留身份等等,還有更高的門檻等在後面: 

根據新加坡法規規定, 2018 年 1 月 1 日起,月薪最低 6,000 新幣(約 136.8K 新台幣)起,才可以為配偶 / 小孩申請 DP (家屬准證);月薪最低 1,2000 新幣(約 273.6K 新台幣)才可以為父母申請 LTVP(長期探訪准證,亦即接父母過來住的意思)⋯⋯

.Entre Pass

除了 WP、SP、EP 等之外,另外也有所謂的「創業准證」(Entre pass),相對需要符合的限制較少(主要偏向是否屬於現在新加坡想發展的產業、或者是否有新加坡政府基金投資等),加上新加坡申請成立公司既高效又容易,所以也有不少人以「創業」的方式,留在新加坡打拼。

不過,開創容易、維持難,前面也提到,在物價昂貴、經營成本極高的新加坡,雖然美其名是可以接觸到來自全世界一流的商機與人才,但能否納為己用、化為真正的營收,也著實是很大的考驗。

各憑本事的現實社會,能否適應全看個人

在小小的新加坡,存在著各式各樣的「咖」,摩頂放踵的日常生活中,人們其實也都很清楚彼此的背景和身份:

這裡有拿著 EP 或已取得永居、全家老小住在高級私人住宅的外商高階主管;當然也有更多吃住都在工廠,只為匯錢回家的辛苦基層人員(甚至是非法移工)──在這兩者之間,更有無數人在載浮載沉中力爭上游。

就算是天生就有新加坡公民權的本地居民,想要在新加坡過上有品質的生活,往往也得各憑本事:

根據世界銀行用可支配所得、物價、通膨等因素相互加權來計算的「相對貧窮線」(絕對貧窮線為每日 1.5 美元),指出新加坡的每家戶(household)每月「最低生活標準」費用,應為1,250 新幣(約新台幣 28.5K )──若以此標準來看,新加坡至少有 12% 的家庭,低於這個標準( 2015 的數據,一般相信這個比例逐年增高)。

而社福機構所做出的調查也指出,要在新加坡過上有「基本品質」的生活,至少得有每月 2500 - 3000 新幣的收入水準(目前新加坡以家戶為單位的所得中位數,大約在 6,000 新幣上下),這是連 25% 的新加坡本地人,都尚未達到的門檻,更別提那將近 10 萬名持 WP 簽證、以及部份持 SP 簽證的外國工作者了。

所有的事情,往往都有一體兩面。到新加坡工作生活,或許看似很有「國際競爭力」,但背後也是高度現實的競爭與「獅城居、大不易」的生活體驗──至於要不要去,到當地怎麼生活、又怎麼不被淘汰,真的就是各自決定、各憑本事了。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