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大選即時特稿】難分難解的「紅黃對決」,仍無法撼動軍方勢力繼續掌權

【泰國大選即時特稿】難分難解的「紅黃對決」,仍無法撼動軍方勢力繼續掌權

政變後睽違 5 年、幾經延宕,泰國終於在 2019 年 3 月 24 日這天,再次舉辦了全國大選。(詳見筆者前文:《遭鄰國譏「徒有民主外殼」──不意外「又」延後的選舉,泰國軍政府到底在怕什麼?》)

截至 3 月 24 日曼谷時間晚間 11 點,超過 95% 的票櫃已經開票完畢:大抵以親軍政府的執政勢力「公民力量黨」(Palang Pracharath Party、其支持者又常被稱為「黃衫軍」);與親前總理盈拉(塔克辛家族)的在野勢力「為泰黨」(Pheu Thai Party、其支持者又常被稱為「紅衫軍」)分別獲得 700 多萬票(包含選區議員票和政黨票),陷入膠著拉鋸。由於雙方得票過於接近,泰國選舉委員會在接近午夜時分,臨時停止對於各黨取得席次的預估,待 3 月 25 日早上完整計票後方行公布。

(編按:正式選舉結果一出爐,會持續於下表更新,目前所列項目為截至 3月 24 日午夜,由泰國公視 pbs 統計之結果):

圖/換日線編輯部 後製

兩大政黨在「這次開放民選的眾議院 500 個席次」中,非常接近「五五波」,至於緊追其後的,則是以「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為主的新興力量,共取得 4 百多萬票。

未來前進黨由泰國最大汽車零件廠「高峰集團」執行長之子、 39 歲的政壇新秀塔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領導,今年第一次參選、主打「厭倦了黃衫和紅衫軍之爭」即獲得極佳成績,將成為國會中最大的「第三勢力」。

但可以確知的是,沒有任何一黨能夠「在這 500 席中」單獨掌握絕對多數──也就是說,即使這次大選結果「看似」競爭激烈、難分難捨,但軍方勢力幾乎篤定在選後繼續執政。

塔克辛·欽那瓦。圖/維基百科

圖/News about #thailand on Twitter

軍方「贏在起跑點」的選制設計

等等,目前有部分坊間中文媒體,不是指出「在野勢力可望組成聯合政府」或者「大選結果尚未確定」嗎?為什麼可以如此篤定地這樣說呢?

這是因為,可能有不少人對 2017 年修憲後,目前泰國的「國會制度」和本次大選的「選制」不夠瞭解之故──事實上,目前執政的泰國軍政府早在大選之前,就設計了這套「很難輸」制度,防止不利於自己的選舉結果出現:

在君主立憲制度的泰國,「理論上」當未有單一政黨在國會過半時,各黨便可嘗試透過籌組聯合政府(執政聯盟)的方式,提名總理並取得執政權。

但問題在於,目前泰國國會議院其實分為參眾兩院,總共有 750 席(參議院 250 席、眾議院 500 席),而按照 2017 年軍方主導修憲的憲法,裡面參議院的 250 席早已全數被劃為「軍方保留名額」;僅有 500 席眾議院議員席次「開放民選」──而未來的新任泰國總理按照憲法,需要由參眾議院共同選出。

亦即簡單來說:「反獨裁民主聯盟」的所有反對勢力政黨們若想在國會過半,必需要從 500 席民選眾議員中至少掌握 376 個名額,難度相當高;反之,「與軍方同一陣線」的政黨,則僅需努力爭取獲得 126 席,便可與軍方派系結盟,成為多數。

再對照一下截至目前( 3 月 24 日晚間)的結果:單單是與軍方結盟的「公民力量黨」一個政黨,就已經確定獲得 148 席的國會席次──再加上軍方保留的參議院 250 席,就已經篤定過半。換言之,所謂的「在野政黨選後可望籌組聯合政府」是個假議題,因為即使所有除了「公民力量黨」的大小黨派全部合在一起,仍沒辦法超過軍方主導的參議院( 250 席)+ 公民力量黨 (139 席以上)的議員席次。

泰國最大汽車零件廠「高峰集團」執行長之子、 39 歲的政壇新秀塔納通(Thanathorn Juangroongruangkit)。圖/維基百科

「東南亞最常發生政變的國家」,泰國民主的崎嶇之路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問:「怎麼會有這麼離譜、不民主的制度?泰國人民怎麼會同意?」

這真是個好問題。但其實近代泰國的「民主化之路」,本來就一直可說是在顛簸中以「進兩步、退N步」的方式行進的。

要知道,泰國自 1932 年就確認「君主立憲」的政治體制至今(暹羅立憲革命)。但自 1932 年來,泰國總共舉辦過 25 次全國性大選,卻有高達 19 次政變──而其中的 12 次,民選政府遭到政變推翻。泰國會被部分亞洲政局研究者戲稱為「東南亞最常發生政變」的國家,其來有自。

至於泰國為何這麼多「政變」?其實背後的關鍵原因,在於掌握大量資源(包括軍權)的「統治、菁英階層」和手握神聖一票(此外無他)的「庶民階層」之間,一直有著難以化解的鴻溝和差距──可能許多人依稀記得 2010 年開始,「紅衫軍」與「黃衫軍」的街頭示威。其某種程度上,便反映了「以庶民與農民為主」的力量,與「軍方、傳統政商菁英等勢力和其支持者」的長期對抗。(詳見:《【認真看東協】為何泰國在「 2018 全球選舉自由指數」中名列倒數第三?》一文)

簡單來說:由於泰國本身社會結構的關係,龐大的中下階層民眾,掌握了最多的選票;這也導致一旦舉辦全國普選,往往誰最能吸引到草根群眾,誰就最有希望成為國會多數黨,進而組閣掌權。

而從 2014 年以前的選舉結果來看,軍方派系、老牌的政黨(例如民主黨)和政商菁英,終究與市井小民有一段距離,也因此,以「紅衫軍」(庶民階層)為主的泰愛泰黨(2001)、人民力量黨(2007)、為泰黨(2011),以及其他的「反獨裁民主聯盟」們,往往能夠在歷屆大選中輕鬆拿下議會過半席次──但贏得政權可不等於能夠安然執政:泰國前總理塔克辛(Thaksin Chinnawat)就在 2006 年以貪污罪名「被軍事政變」,流亡海外; 2007 年勝選執政的人民力量黨(主打「勝選後特赦塔克辛並迎接他回國」),則在 2008 年 12 月 2 日,就被泰國憲法法庭裁定「在選舉中舞弊」被強迫解散⋯⋯。

距今最近的一次政變,則發生在 2014 年,軍方推翻了前總理塔克辛之妹──盈拉(Yinglak Chinnawat)所組成的政府,改由「和平秩序委員會」臨時政府接管大全至今,由陸軍上將巴育暫代總理之職至今。

期間經歷了泰皇蒲美蓬(拉瑪九世)駕崩、法身寺事件 2016 修憲公投等,原訂在 2018 年終就要舉辦的大選,也因上述等種種原因延至 2019 年 3 月──不少分析指出,這正是軍方為了鞏固勢力,希望能「藉由選舉,名正言順地掌握執政的正當性」,再而延續統治的策略。

圖/News about #thailand on Twitter

大選現場:國際目光下,軍方仍接連出招確保執政

回到大選話題,我們先從幾個簡單的數據,來看本次 2019 泰國大選:首先,由於先前修憲公投的關係,本次選舉採取「混合制」選制:選民除了選擇自己選區的國會議員之外,也會投票選擇政黨。

候選人方面,本次共有 81 個政黨登記參選,角逐眾議院 500 個議員席次──其中 350 席是由民眾直選,另外 150 席則是按政黨得票比例分配席位。

選舉人方面,這次泰國選舉,全國有投票資格的選民人數約在 5,140 萬人左右,其中 18-25 歲的青年人或首投族約有 730 萬人,算是各方候選人積極爭取的族群。

官方規定的投票時間,是 3月 24 日早上 9 點到下午 5 點。雖然在前一週已經針對無法返回戶籍地的民眾舉辦了不在籍投票,但絕大多數的選民仍在今天前往全國數萬個投票所,投下神聖的一票。從早上開始,各地便陸陸續續湧現投票人潮,在曼谷市中心的幾處投票所,都能看見長長的排隊人群,軍警也全體動員維持秩序,以確保選務順利進行。

在過去,泰國時常被詬病「選舉不公」,或是可能產生做票行為,但一般相信在近幾次的全國性大選中,應當不存在大規模舞弊行為;就算有些零星的「人為疏失」,也不至於嚴重到影響結果──背後原因是隨著選民公共參與度的提升,選制的改革以及國際觀選組織等參與,基本上泰國大選「單就投票結果是否如實反應」來說,已逐漸常規化與制度化。

但這也是為什麼在選前,軍政府早已利用延期選舉的時間「接連出招」,想盡辦法鞏固權力,甚至盡可能鏟除各項不利於己的因素(例如解散「泰愛國黨」和阻止公主參選)──因為一旦大選正式啟動,決定誰來當家的權力,就會扎扎實實地交付到選民手中。

圖/#nichax@instagram

不過這大概也在預料之中:畢竟先前的「修憲公投」除了制定牢牢握在手裡的「太上參議院」之外,亦把選制改為「比例混合制」,目的就是壓制大黨的發展,促成小黨林立的局面:一方面可以試圖瓦解過去塔克辛一派(紅衫軍)一黨獨大的狀況;另一方面容易拉攏結盟,讓軍方勢力能夠更為輕易地獲得過半,順利籌組政府。

泰國政局的未來展望

如同前述,大選過後,在軍方本就掌握參議院 250 席的情況下,未來由親軍方派系組閣的機會極高。泰國自 2014 年政變後至今,軍政府主導的相關政策與對外經貿關係發展,理論上也會朝既有的方向延續。

嚴格來說,這個結果是不是「民主」?是不是「符合期待」?是個必有爭議、也十分見仁見智的問題。但若從外商、外資、外來者的角度觀察,軍政府過去兩年多的政績確實不算差,至少在經貿投資、基礎建設、觀光政策等方面,都做出了些成績。(詳見:《【認真看東協】什麼是「泰國 4.0 」與「東部經濟走廊」?它們會如何改變泰國與東協?》一文)

內政部份,為了能夠「貼近基層」(也就是弱化反對勢力),也不難發現現任的軍政府,乃至這次的許多競選團隊(包括親軍方和在野皆然),都大力仿效先前執政者,以「大肆發放福利」作為政見:舉凡醫療保險、貧困補助金、減免學貸利息等等皆然。

因此在選後的泰國,或許確實能降低貧富差距、起到某種程度上的扶貧效果;但國家財政長遠下來是否足以負擔?所得(稅收)成長是否足夠支應種種政策支票?都會是潛在的問題。

此外從本次選舉觀察,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泰國年輕的一輩,由於普遍教育程度提高,他們除了關心經濟議題之外,其實更多人在意「民主自由、公平正義與法治落實」等問題:

像是各黨紛紛提出「舉債發放福利」,或是強調外資引入、振興國家建設,提升 GDP 成長⋯⋯等目標,對 40 歲以上的選民可能較具吸引力,但年輕人普遍不買單;反觀這次以黑馬之姿快速竄起的塔納通與「未來前進黨」,走出了「紅、黃衫軍對立」的格局、並且訴求「停止泰國不斷的政變」,成功地擄獲了大量年輕族群的選票。

換言之,即便這次大選的結果其實算是「意料之中」;但展望未來,隨著年輕族群逐漸取得投票權和社會影響力,泰國政局的改變契機,也在持續醞釀當中。

圖/News about #thailand on Twitter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各候選人臉書專頁、換日線編輯部後製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