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 亞太區「國際大屠殺紀念日」現場:除了納粹集中營之外,還有更多陰暗的歷史待我們正視與釐清

UN 亞太區「國際大屠殺紀念日」現場:除了納粹集中營之外,還有更多陰暗的歷史待我們正視與釐清

黃一展 / 聯合國資訊科技處

每年的 1 月 27 日,是「國際大屠殺紀念日」(International Holocaust Remembrance Day)。於曼谷的聯合國亞太區總部,則在 1 月 29 日這天,舉辦了隆重的紀念儀式,弔念那些在戰爭或衝突中,被殘忍殺害的無辜人民。

儘管這場紀念儀式的地點在東南亞,但納粹德國摧殘下的猶太人,仍是典禮中最主要的紀念對象——畢竟在二戰期間,單是惡名昭彰的納粹集中營,便造成超過 600 萬的猶太民眾、以及數百萬的其他地區人民死亡,是人類近代歷史上極其慘痛的一頁。

事實上,1 月 27 日「國際大屠殺紀念日」的由來,正是因 1945 年的這一天,納粹德國規模最大、約陸續監禁與處決多達 110萬人的集中營「奧茲威辛」(德語:Konzentrationslager Auschwitz-Birkenau)由蘇聯紅軍解放——當時得救的倖存者,僅餘下數萬人。

為了記取歷史的教訓,聯合國於 2005 年第 42 屆大會上,表決通過讓這一天做為紀念日。

曼谷的聯合國亞太區總部每年1 月 29 日都會舉辦紀念儀式。圖/Jack Huang 臉書

聯合國亞太區總部紀念現場

世界各地許多地方,也都在這幾天舉辦了類似的活動。曼谷聯合國亞太區總部的紀念儀式現場,一如其該有的樣貌:莊嚴且肅穆。參與者多半是各國外交使節、政商界人士,當然,也有泰國本地的師生與少數的民眾參與。在聯合國的殿堂內,那顆象徵和平與自由的 UN 標誌,靜靜懸掛在正上方,彷彿提醒著人們和平的可貴——戰爭無情,壓迫更不被允許。

整場弔念儀式,由以色列使館的人員主持。開場靜默三分鐘後,依序由聯合國人權事務部門、德國大使館、丹麥使館、以色列商會等代表,與泰國法政大學教授等人致詞。

同時現場也透過影片的方式,播放了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ónio Guterres)的發言,提醒大家「莫忘歷史,讓悲劇作為教訓、切莫重蹈覆轍——每個人都有義務去認知過去,然後一起面對更多未來的挑戰。」

活動不長,並在樂團演奏《辛德勒的名單》電影主題曲《Rememberance》中結束。席間較讓人印象深刻的,是德國大使嚴肅地表示:「我們必須謹記,種族主義、狂熱和仇恨,會對人類帶來多大的災難。」但同一時間,從歐洲到美國幾個老牌的民主國家中紛紛興起的右翼勢力、反猶主義,甚至明目張膽的歧視現象,也著實讓人感到憂慮。

「人類的文明進度需要漫長的歲月,但想要徹底摧毀,或許一場戰爭就能達到。」而聯合國成立的目的,正是旨在防止這樣的情況再次發生——我們寄望於多邊主義與外交斡旋,去解決那些國與國之間的紛爭,從經貿、移民、政治、文化等問題,不再需要透過衝突,不再有野心家可以操弄民粹。畢竟,任何人都經不起,也不應該經歷那種慘無人道的過程。

「我們都需要嚴肅地做出判斷,依據道德、良知與正義原則⋯⋯對於國家機器造成的傷害,依據法律與真相去究責,並把事實經過公開給人民⋯⋯」以色列代表如是說。同時也引用了著名哲學家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所提出的「平庸的邪惡」。提醒不論在哪個時代,很多人並不知道,自己對不公不義的默不作聲,就是對極權與邪惡最大的縱容。

整場弔念儀式,由以色列使館的人員主持。圖/Jack Huang 臉書

還有太多未被檢視的陰影,需要同樣的關注與釐清

參與完這樣一場簡單但肅穆的紀念儀式後,心中湧現幾個想法。

首先,還是關於「平庸的邪惡」這件事:誠然,漢娜.鄂蘭的說法若被過度簡化,很容易造成不當引用或爭議——例如忽略了不同社會結構與脈絡的複雜性,或不同身份者對「公義」的認知差異。(好比說,以巴之間長年來的衝突,誰代表「公義」?)

不過,至少「平庸的邪惡」這個說法,確實在很大的程度上,提醒了我們每個人在面對赤裸裸的暴力與脅迫之時,都應該挺身而出、拒絕姑息,同時在獨立思考下,做出符合「公義」的抉擇——哪怕它極其困難。

另一個較深的感觸是:有鑑於猶太社群的團結和在歐美政商界的強大勢力,以「納粹屠殺」為主題的紀念活動與反思檢討,總是能夠成為「顯學」;並充分地讓全球廣大的群眾,認知、了解到這段過去的歷史。

然而,人類的過往有太多的不堪——單以二戰後的近代歷史來說,就有太多同樣陰暗且尚未被檢視的部分,需要同樣的關注與釐清:

特別是在亞洲地區,由於政治制度或執政當局的因素,至今很多歷史悲劇仍在當地被視為禁忌,或者僅能片段地被討論和挖掘。例如,雖然聯合國在位於曼谷的亞太總部,時常舉辦與人權相關的活動,但泰國政府自己對於 1976 年法政大學的屠殺事件,仍處處限制著言論自由。(關於「法政大學事件」,可參考筆者此文《「泰國版的二二八」──1976年法政大學屠殺事件,當權者至今不願面對的陰影》

更不用談如中國的天安門事件、緬甸長年的多種族衝突、越南在戰爭時期南北越雙方人民均遭受到的慘痛經歷⋯⋯或其他諸如柬埔寨、印尼等國,也都有過相似的歷史,卻尚未有機會被全面癱在陽光下檢視。

回應錯誤最好的方法,就是正視他、了解他,對事件有正確的認識,並藉此教育大眾不該服膺於恐懼。期待歷史的錯誤不再重演,也期待各國的人民,都有權利知道自己的過去,並勇於行使公理與正義。

執行編輯:關卓琦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黃一展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