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到不可思議失業率」背後的三個真相──今日泰國,真的「機會處處在、人人有工作」嗎?

「低到不可思議失業率」背後的三個真相──今日泰國,真的「機會處處在、人人有工作」嗎?

對於政府來說,通貨膨脹率與失業率,是兩項很重要的檢視施政指標:因為前者影響的是民生物價波動,後者則影響人民的總體收入與可支配的消費;兩者均對評估一個社會的穩定發展與否,有著重要的意義。

經濟學上,亦使用了著名的菲利普斯曲線(Phillips Curve)來解釋兩者間的連動關係──雖然近年來有不少特殊案例無法被該學說解釋,但它仍大抵說明了政府必須要以適當的貨幣與財政政策,去設定適當的通膨,以及盡可能增加就業,為民眾創造穩定的收入。

而若我們單純根據官方統計的就業情況來看,在亞洲各國中,泰國擁有非常低的失業率,而且長年保持著低於 2 %左右的傲人成績──相對於世界平均 5.49 %, G20 國家平均 5.2% ,東南亞諸國平均 4.2% ;泰國即便在 2008 年金融海嘯後的失業率,也不過來到 1.49% 而已;甚至在 2010 年之後,更有許多年度的整體平均失業率低於 1% ,幾乎可說是「人人有工作」。

且根據官方的資料,泰國的通貨膨脹率也多半控制在 3 % 左右(甚至以下),顯然菲利普斯曲線相關理論中,所謂一定區間內「高通膨低失業;低通膨高失業」的關聯,並沒有辦法解釋泰國的狀況。這背後究竟是什麼原因?

難道今日泰國,真的如官方說法和部分台灣報導中所稱的,「機會處處、人人有工作」嗎?

亞洲各國失業率(2017)。圖/The Nation

真相一:超過四成以上「非勞動人口」,透露高齡化社會隱憂

我們暫且不去細究學術分類上那些「結構性失業」、「摩擦性失業」與「週期性失業」的劃分,畢竟泰國的整體失業率已經夠低了,不妨先將它當成一個整體全觀的數據來探討:

泰國擁有近 7 千萬人口,於東南亞地區諸國中總人口數僅次於印尼、菲律賓和越南,屬於人口較多的國家之一。而根據泰國勞動部的資料顯示, 2017 年該國的經常性勞動人口約有 3,800 多萬人,其中僅有約 45 萬左右屬於「被認定的失業人口」,也就是圖一中那 1.3%。

但這裏要先說明一下所謂的經常性「勞動人口」,泰國當局是採用聯合國勞工組織(ILO)的定義:年滿 15 歲、未滿 65 歲的男女國民,便可被認定為社會的勞動力,可以投入工作並賺取最低薪資以上的報酬。

而我們若把泰國目前的總人口減去勞動人口,即可發現泰國目前有超過 3,100 萬的人口,落於 15 到 65 歲這個區間之外──至於這些非勞動人口,究竟是某些論點所稱的泰國「人口紅利」(年幼者居多、未來仍有豐沛的勞動力);抑或是截然相反的論調,透露出泰國「高齡化」問題日益浮現?值得深入探究。不過若按照目前絕大多數的統計研究,顯然是以後者的判斷較接近現狀──泰國如今已是東南亞國家中,較早開始有人口高齡化問題的國家。

真相二:統計數字中看不到的「灰色就業」

接著,回到「失業率」本身的議題:近年泰國各級政府官員,均經常以這「超低失業率」的成績作為宣傳手段。表面上看起來,也確實好像是「政府很能幹、景氣很繁榮,人民安居樂業、勞動力普遍貢獻在各行各業⋯⋯。」

但這就要看你怎麼解讀數據和引用論證了。

其實,泰國「超低失業率」的背後,有一個非常主要的原因,那就是其「非正式就業」(informal employment),或者說在「灰色經濟」(informal sector)領域中任職的狀況,仍十分普遍。

讀者朋友們也可以觀察到,在圖一中「低失業率」排行前幾名的國家,大部份是仍屬發展中、甚至發展極度落後的國家(例如柬埔寨)。這「與一般印象中高度不符」的失業率統計數據,是怎麼來的呢?難道是統計造假嗎?並非如此。

事實上,從諸多發展中國家的案例觀察,許多新興國家在發展過程中,政府法治、稅捐稽徵與社會保障制度不彰,銀行體系、商業制度與分工並未充分滿足需要⋯⋯時,再加上旺盛的私人間交易(未正式註冊成立公司或商號的民間交易、政府亦無從課徵稅捐)與私人借貸(如過去我們所說的「地下錢莊」)等因素,都會進一步推升大量的人口,從事著定義上的「正規工作」之外,種種灰色地帶的「灰色經濟」工作,也成為所謂的「非正式就業人口」。

別誤會,「非正式就業」並不必然等同於「非法勾當」,更不是什麼販毒、買賣人口之類的犯罪──犯罪者在統計上不會被劃分在「非正式就業」的領域,而是會直接了當地稱之為「非法就業」。

所謂「非正式就業」或所謂的「灰色就業」,比較簡單的理解是:政府不易監管、難以課稅(或無法有正式的會計賬來掌控實際收支),以及雇用制度不明確,因而對受雇者的就業保障、福利甚至基本工資,都難以按照法規來施行的就業。

也正因為其「非正式」的特質,要能取得正確的「灰色就業」統計數據是極其困難的。通常學術上的做法,是從全國整體的歲入、歲出,以及全國稅收狀況、家庭所得普查等面向去推估。而綜合檢視各國際組織在泰國的相關研究,據估計大約有超過一半的工作人口,可被歸納為廣義的「非正式勞工」(informal worker):其中男性高於女性。在特定的產業領域,例如農業(泰國仍有約四成的人口從事農業),非正式就業的比例更高,甚至可以達到 90% 。

圖/Shutterstock

真相三:無保障的「暫時性失業」,與龐大的外籍勞工族群

至於在今日泰國,到底哪些工作屬於非正式的「灰色領域」?其實十分普遍:例如曼谷隨處可見的「個體戶」計程車司機、街邊小販、性工作者、夜市攤商、自由工作者⋯⋯以及大量未領有牌照經營的各類場所(例如餐廳、按摩店、商鋪)等,通通屬於灰色經濟的範疇。

勞工在這些地方就業(或自己創業),自然也都屬於「非正式就業」,不受到泰國當地勞動法規、最低薪資等的保障──但泰國政府在統計上,卻把這廣大的非正式就業人口,全數納入「就業人口」計算(在許多國家是排除的),故失業率在「帳面上」看起來會如此之低。

再者,一般來說,對於「暫時性失業」(如公司倒閉、非自願離職等),政府多少會給予一定程度保障、或適當的社會福利支持等──然而這點在泰國也幾乎是不存在的。一個泰國勞工如果失去了工作(哪怕是正式就業),絕大多數狀況仍是立刻失去收入來源,進而無法養家糊口、甚至基本溫飽都會出問題。故幾乎人人都被迫得「無縫接軌」地繼續從事勞動。

但畢竟泰國一直是觀光大國,每年訪泰旅遊的人次動輒超過 5 - 6 千萬,當中所催生出龐大的服務相關產業,一直提供了大量的「非正式就業」機會──這些機會多半不會要求專業背景與經驗,可以快速上手;雖然同時也不會有正規的工作合約、醫療保險等保障,但同樣在所得稅等認定上也十分「彈性」。在泰國的就業環境中,這樣的「灰色地帶」填補了勞工們「暫時性失業」時的經濟缺口,也因此規模始終有增無減。

最後一點,泰國「超低失業率」的背後,還有一項重要因素:那就是統計上泰國勞工部門,並未計入為數龐大的低階「外籍移工」──這裏說的「外籍移工」不是指到他國打工的泰國籍勞工,而是為數超過 300 萬,來自泰國鄰國的柬埔寨、寮國、緬甸等地的移工(以及難民):他們部分從事於前述非正規部門的工作,但更多人是處於長期無業狀態,需要靠非政府組織幫助,或是以極短期臨時工(例如工地一日粗工)的方式餬口。

這龐大的數字,均未反映在泰國超低失業率的統計上──泰國政府雖在近幾年間開始幫這些移工登記註冊,但進展至今仍十分緩慢;再說,由於這個外籍移工族群都已經是非法移工(或難民)了,很可能連入境方式都有「疑慮」,怎麼可能主動前往政府部門註記身份?

結語:深入探究表象背後的真實,才是認識東南亞的最佳途徑

在文末也要強調一點,上述這一切實況的介紹分析,均是以「泰國部門」、「泰國國民」、「泰國本地」的狀況為限,若你是外資、外企、外籍勞工、外國人⋯⋯你的公司、僱員、工作等等,請都確實遵守泰國政府針對外資制定的法規。

本文的目的為說明了泰國「超低失業率」的背後因素與實況,並非鼓勵任何投資者或工作人在當地從事「灰色地帶」的投資或工作──對任何在泰外商而言,這「灰色地帶」中所發生的任何事,那不關你的事,也最好不要去嘗試碰觸。

如今,隨著所謂「新南向」的題材,不少台灣媒體、企業或組織,均以遠較過去為多的篇幅介紹所謂的「東南亞商機」,對於我們認識東協各國、破除原先刻板印象等,自然有著不少幫助──不過當中也有著不少似是而非,或是較為表面、片面的資訊,需要靠自己獨立思考、判斷其可信度。

這次藉由撰寫這篇文章,從泰國「超低失業率」本身,延伸出其人口與經濟結構相關議題的探究過程,個人覺得其實十分有趣──泰國一直被公認為東南亞中相對較進步的國家,在北東協五國(柬,寮,越,緬,泰)中,也長年被視為具領導地位的國家,若對「南向」議題感興趣,多方研究、探討泰國的發展路徑與其社會經濟結構,或許也可以在某些程度上,映射到周遭國家的現狀,與未來即將面臨的狀況。

註:本文中統計數據查詢來源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