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地理限制的工作型態── 你知道「數位遊牧」嗎?不用打卡、全世界都是我的辦公室

打破地理限制的工作型態── 你知道「數位遊牧」嗎?不用打卡、全世界都是我的辦公室

前陣子到日本,在東京巧遇了很久沒聯繫的大學學姊(下稱 W )。畢業後我們各自發展,偶有互通訊息,但也好幾年沒見面,這次相見,著實驚喜,也趁此好好更新一下彼此的近況。

W 在大學時代就是一個很酷的學姊,對很多事都有自己的看法,個性既獨立又堅強,總是不停地嘗試各種領域的機會。她常保持著一種「隨時可以出發」的氣質,出發要幹嘛?不一定,可以是說走就走的旅行,也可以是走跳在各國職場,或是單純去探索某個從未涉足的地方⋯⋯「這個世界這麼大,我想去看一看」W說,這雖然是句老話了,但說的人決定了這句話單純是陳腔濫調的勵志言詞,亦或是在文字語言的背後,蘊含著不一樣的意義。

從大學畢業,轉眼也過了好幾個年頭。我服完兵役,出國唸書,先後在日內瓦,曼谷等實習及工作。目前一邊在聯合國任職,一邊試著發展些新創事業,日子雖然忙碌但卻充實。就像劉若英在《繼續給十五歲的自己》歌中唱的那樣:「遇見了很多很多人,完成了一些些事情,妳一定無法想像,多精彩過癮⋯⋯」

「哈哈,我知道一些。我看過你在網路上分享的文章⋯⋯」W 爽朗地笑著說。我倒是有點不好意思了,因為這幾年來並沒有了解太多對方的狀況。「我早就不太用臉書這類的平台了⋯⋯」W 說,接著也分享了她的生活,以及那些這些年的經歷。

換過幾份工作後,她決定成為遠端工作的「數位遊牧」(Digital Nomad)

走出校門後,W 在台灣的媒體圈,以及非營利組織待過了一小段時間,短期派駐過印度,孟加拉,完成了一些階段性的專案。累積了足夠的工作資歷後,她申請了外貿協會的 MBA 專班,在修業屆滿後也順利錄取外商銀行 MA(Management Associate的工作,但做了 9 個月左右,發現並不是很適應那日復一日,按部就班的職涯環境。後來她辭了職,與法籍男友開始著各地接案、自由工作者的生活。

可能在一些比較偏保守的觀念裡,頻繁更換工作的做法不是很理想,甚至會遭致批評。但每個人不就是對自己人生負責就好了嗎?至於要怎麼掌控人生,應該是每個人都擁有的權利。我喜歡每 3 個月就換一次工作,也沒什麼不好,只要我依然能夠掙得足夠的收入、能夠累積經驗與人脈、能夠過得開心,就也足矣。更何況,只要你有足夠的人力與專業,這世界終究會有你的一席之地,不見得非得按照一般人的邏輯,乖乖上班,每日打卡,升遷加薪,然後等待退休。

W 在離開金融產業後,與男友開了個人工作室,向不同客戶提供 IT,程序系統,ERP,投資顧問等領域的服務。由於可以遠端作業的性質,他們也不用定留在固定的地方。只要金流、無線網路與簽證沒有遇到太大的問題,全世界都可以是他們工作的地方。

「我做金融,他做 IT,剛好也可以在事業上輔助彼此⋯⋯」W 開心地說,他們剛結束一段兩個月左右在南美洲的旅行及工作,決定回到日本待 4 個月。明年春天要一起去男方在南法的老家住半年,說不定順便在那裡登記結婚。

「你知道嗎,除了馬丘比丘,南美洲還有好多很有意思的地方⋯⋯」W 迫不及待的分享著,從原始叢林與原住民打交道的經驗、安第斯山上一望無盡的星空,到城市中錯綜複雜、殖民風味的巷弄與咖啡館⋯⋯沒錯,聽起來很像資深背包客玩家的分享會,但不同的是,這不是那種為旅行而旅行、隱約帶著某種目的的旅程,(例如出書,分享,辦座談會,累積臉書流量⋯⋯)更像是「旅行即工作,工作即生活,生活就是充實的過好每一天」的態度。

「你為什麼都不在 FB 或 IG 上發文,甚至,我覺得出書分享給大家也很好呀⋯⋯」我半開玩笑地問。W愣了一下,回應道:「沒必要吧,我過得很開心,我的另一半也是,這更重要。」有人喜歡當公眾人物,散播正能量散播愛(同時藉此賺取收入或名氣),也很好; 但也有一些人,更重視「自我」,他們志在深耕、發掘鮮少人知的事物,更勝分享與傳播的快樂。

「我們去年也在峇里島住了近半年,那邊的 Villa 十分划算,我們也在那邊迷上瑜珈,計劃在搬去法國前,再去峇里島待一個月看看。」W 邀請我有空也可以去體驗看看,曼谷離把峇里島亦不遠,我答應著若現階段的工作與創業告一段落,一定飛去找他們,即便我並不是很熱衷瑜珈。

只要金流、無線網路與簽證沒有遇到太大的問題,全世界都可以是他們工作的地方。圖/Shutterstock

人生觀無分好壞,世界那麼大,你想去看看嗎?

我們相談甚歡,幾個小時過去渾然不知,桌上的抹茶從熱到涼,話題卻意猶未盡。很高興聽到 W 分享這幾年的發生種種,無論是在台灣、印度、南美、東京、香港、峇里島、摩洛哥或是歐洲。我自己也因為工作的關係,在各個國家之間飛行與走跳,能與W聊的如此盡興,可能我們都屬於同一類型的人吧:對於身處的環境不會有太強的依賴、對於移動總是抱持著某種程度的期待,以及可能最重要的,我們都認為「世界很大,我還想去多看看」。

下次不知會在什麼地方,什麼時間能跟 W 相遇,鑒於她也不太使用社群媒體,可能真的只能再次「巧遇」了。撰寫這篇文章除了紀錄 W 的經歷之外,其實我更想在字裡行間表達的,不光是羨慕「在世界各地旅行與工作」的生活方式,更是欣賞那她在講述自身經歷與想法時,那股自信與幸福。難以言喻,那種感覺並不是熟稔地營造講者與聽眾氛圍的操作,而僅是平淡敘事,但眼神裡裡散發著光芒,故事無須過度詮釋與演繹,卻引人入勝,能回味再三。

人生只需要對自己負責,而人生觀亦無好與壞,適與不適的絕對標準。作為自由工作者,除了表面上的瀟灑與自在,肯定也有不少的風險與心酸,和需要付出的代價。之後有機會,再來專門撰文聊聊「數位遊牧」,畢竟我相信在可見的未來,這會是一種越來越熱門的工作型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