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說 15 國語言的他,是一個年僅 14 歲的路邊小販──「在柬埔寨,這很正常」

會說 15 國語言的他,是一個年僅 14 歲的路邊小販──「在柬埔寨,這很正常」

最近一則訊息刷屏了東南亞的社群媒體和朋友圈,大抵是一名在吳哥窟街邊的 14 歲孩子,流利的使用 10 幾種語言,向遊客兜售紀念品,被驚奇的旅客拍下視頻,只見畫面中小男孩輪流切換中文、英語、法語、西班牙語、廣東話、日文、泰語、馬來語、菲律賓話等,甚至連中文歌曲都能翻唱,咬字清晰精準,影片被上傳網路後,迅速竄紅,引起廣大迴響。

會 10 幾種語言確實已經夠令人驚奇了,但更不可思議的是居然來自一名並未受過完整教育的少年,除了說是極具語言天賦之外,剩下的大概是環境因素使然,使得他必須學會一身本領,方能在逆境中求取生存。

街頭上的學齡兒童,缺乏受教機會

吳哥窟是東南亞的旅遊勝地,世界文化遺產之一,每年總是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的探險者,遊客前來朝聖。大量人潮帶動觀光經濟,不少攤商在此經營一些小生意,最常見的,莫過於滿路上叫賣紀念品的兒童──廉價的手工藝品、明信片或鑰匙圈,一份 1 美金,如同影片中的叫賣方式,日復一日的賺取微薄的利潤,分擔本就不寬裕的家計。

目前仍有很多的柬埔寨兒童,沒有機會接受良好的教育,即便有,很可能也不盡完整,沒辦法真正的學以致用。根據統計,柬埔寨全國仍有近四分之一的人不識字,不到 15% 的年輕人能夠擠進高等教育體系(同時期東協 10 國的平均是 35%)。

而除了少數幾所由國際組織、教會、歐美政府等協助興辦的大專院校之外,其餘的教育機構,能提供的教學水準與專業訓練都十分有限。若加上父母一輩的認知不足,以及家庭經濟狀況需要額外收入來支撐的情況下,柬埔寨從城市到鄉村,「應就學而未在學」的孩童,數量十分龐大。

教育建設不足,只能仰賴外國學校

「其實,影片中這樣的孩子,在吳哥窟、金邊等的確不少,他們為了生計,透過與各國觀光客接觸,竟也能練就一口溝通無礙的各國語言⋯⋯」和友人、同為柬埔寨人的 Ray 聊天時,他如此說道。

有趣的是,他自己也是個精通中英法泰柬兼廣東話的「六語人才」,不過他比較幸運的是,他的語言養成並非來自街頭──因為從小到大「被迫」就讀不同國家政府出資興辦的學校,因而學習了 5 種母語之外的語言。

讀者可能會好奇:為什麼要讀外國學校呢?若簡單回顧柬埔寨的歷史,不難發現如今該國教育嚴重斷層,本國資源與條件根本無法建構完整的教育系統,需極度仰賴外援。

推究其因,1970 年代的紅色高棉(又稱赤柬)獨裁統治或許是原因之一:在個那類似文化大革命的獨裁時代,超過 200 萬的知識份子與菁英被屠殺殆盡,少數逃過政治清算的人也紛紛流亡海外。

一直到 1993 年之後,柬埔寨才開始恢復「正常國家」的發展路線,國際資源協助發展經濟,聯合國和平穩定團幫忙重建文官體系,市場逐漸對外開放,柬埔寨也在 1999 年成為 10 國中,最後加入東協組織的國家。

柬埔寨全國仍有近四分之一的人不識字,不到 15% 的年輕人能夠擠進高等教育體系。圖/Agent Wolf@Shutterstock

曾經的吳哥王朝,如今深陷貧窮陷阱

「你知道嗎,柬埔寨以前的實力是很強的,就連教育,當時的東南亞各國都還會送留學生到金邊,學習工程,醫學,和科技等⋯⋯」另一位柬籍朋友感嘆,他指的大概是二戰後到赤柬統治的這段時期,當時受惠於法國殖民留下完善的基礎建設與制度,金邊甚至有「東方小巴黎」之稱。

若把時間再往前推移,3、400 年前柬埔寨,還是整個東南亞最繁榮的王國,吳哥王朝、高棉民族在當時都是強盛的代表。現在在北東協諸國的文化與習俗,很多都受到高棉文化的影響,例如泰國的潑水節、大城和素可泰省的建築風格等。

此外,身邊的柬埔寨朋友,都挺以自己的歷史、民族,與文化為傲,只是基於近代政治和某些複雜的因素,柬埔寨是目前東南亞最落後的國家之一:人民普遍窮困,國家也沒有辦法滿足大部份人基本的需求。例如教育的缺乏,間接導致不同世代之間的「貧窮陷阱」不斷重複。而當今柬國洪森政權採取極端的傾中路線,也讓西方各國紛紛對其實施制裁,勢必將更不利於底層人民提升生活水平。

影片曝光,幸獲獎學金支援

回到故事開始的語言天才少年,在影片曝光之後不久,很高興地得知不少機構與國際組織願意提供獎學金,讓他能夠順利完成學業,不需要在明明應該學習知識的年紀,在觀光區叫賣,賺取微薄的收入。更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該名少年的父母也能理解教育的重要,而非狹隘的只顧著眼前販賣紀念品所得的收益。

假以時日,這位天才少年若能學成一身本事,回頭貢獻自己的家鄉,相信必能使柬埔寨越發進步,朝著已開發國家之路邁進。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Ninja SS@Shutterstock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