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主辦區塊鏈高峰會」?別被騙了!──關於 UN 的「假新聞」與「偽組織」

「聯合國主辦區塊鏈高峰會」?別被騙了!──關於 UN 的「假新聞」與「偽組織」

聯合國(United Nations),可以說是全球現行最高級別的政府間合作與外交斡旋場合。

這個跨國政府組織本身,雖必然難免有著一定程度的官僚迂腐,以及基於國際政治現實考量的權衡妥協;但至少在「理念」與「推行目標」上,仍是有一定高度與標準的。

筆者有幸任職其中,在一些交流場合被問起「你們公司在賣什麼產品」的時候,至少能驕傲地表示:人權、民主、正義、進步價值觀、均衡發展、環境保育、全人類福祉等等,是我們「公司」主打的「產品」;希望銷往世界各地,減緩貧窮與不平等所造成的問題。

聯合國缺點與挑戰均不少,但仍有一定高度與號召力

最能夠說明聯合國業務的,首推 SDG 。所謂的 SDG ,全名是「可持續發展目標」(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在 2015 年由總部召集各國代表與專家人士商擬而定,目的是為了檢視並延續 2000 年的「千禧年發展議程」,進而制定的全球政策方針,待下一個15年後(2030 年)再行檢視成果。(詳見:《聯合國《2030 永續發展目標》:新瓶裝舊酒,現實拉鋸、執行不彰的考驗依舊》一文)

而這些目標,也不外乎著重在上一段所提到的「產品」──寄望各國政府能落實決議,在各個區域內合作對付這些人類社會共同的重大挑戰。

聽起來確實是有那麼點「理想主義」。不過 UN 本來也就應該具備這樣的功能:很多全球性的問題,單一國家與民族並沒有能力去解決,甚至不願意去付出努力,光靠未掌握政治實力的NGO 團體大聲疾呼,很可能成效甚微。此時聯合國至少扮演了「議題設定者」的角色,再利用國際輿論壓力,說服並搓合政府間合作,多少能夠帶動些「拯救世界」的效果──哪怕僅是一小步,也比毫無作為好。

也因此, UN 的標誌,在許多人看來,仍是有那麼點崇高的意涵。很多私部門領域的傑出才俊,願意放棄在高盛、谷歌、微軟等高薪又「真正在改變世界」的事業,投身聯合國;領著低於過去工作數倍的薪資,遠派阿富汗、剛果、海地等條件極其落後的地方從事人道工作,想必也是受到某種理念的感召。帶有 UN 符號的各類活動,大部份也都是在符合 SDG 原則下,積極想把世界導向更好、更永續的方向。

近來,隨著美國川普政府多次「槓上聯合國」,不少輿論也開始跟著聚焦聯合國的種種問題、甚至有人提出乾脆裁減或「解散」這個組織──但我們仍要知道,首先「發展」與「永續」長期以來一直有著難以均衡兼顧的爭議;再說,多半股東利益導向的企業,與各國有「國內政治壓力」的政府,在面對兩難的考量時,絕大多數情況還是會以自身利益採取行動。環境、人權、氣候、難民什麼的,如果沒有如聯合國這樣的國際組織多少施加壓力,都不會是他們主要的決策依據。

上面說了這一大堆,其實只是想解釋:聯合國仍具備一定的必要性與功能,甚至如某種「神壇」般的地位,理由為何──因為大抵只有宗教(但並不是所有宗教),才能做到「大愛無私」,才能夠以整體的利益優先於個體的得失。

但接下來的內容,就要進入嚴詞批判了:

圖/Shutterstock

打著聯合國旗號的「老鼠屎」們,張冠李戴的「外圍組織」

我們都知道,往往「理想」是一回事;實際運作起來,又是另一種樣貌。

這裏就先不談及 UN 本身長年積習,與大大小小在工作層面上的缺失(例如筆者曾專文討論的「維和部隊侵害所駐地居民權益等」)了──光是假聯合國「公益」之名,行「利己」之實的現象,這麼多年來已不知發生了多少。

當然, UN 本身嚴守立場中立、不可營利的規範,相信絕大部份的直轄 / 下轄單位都有切實遵守。但那些狐假虎威的「外圍組織」,或者根本「張冠李戴」的不相干團體,不知是聯合國缺乏預算、還是刻意放水,倒是常常可以看到如下情況:筆者親眼見證多次,這些組織打著 UN 的旗幟在⋯⋯也不一定是「招搖撞騙」,但總之不是真的在貫徹「永續發展目標」,或是那些應該做、但吃力不討好的扶貧濟弱活動。

聯合國在各大洲都有區域總部,像是亞太地區總部在曼谷、歐洲總部則是日內瓦。平常工作日,總是會有各式各樣的會議進行,無論是「形式主義」還是貨真價實在研擬解決方案,絕大多數的會議,至少都跟 SDG 的大方向相關──但,總還是會有少部分魚目混珠的團體,明明就是在做商業活動或宣傳,卻硬是要說自己也在「增進人類福祉」、「維護全球公義」之類,利用聯合國的名義打自己的廣告,難免讓人覺得詭異。

「聯合國舉辦區塊鏈高峰會」?「聯合國舉辦」與「在」聯合國舉辦大不同

舉個例子:從 2017 年迅速「火起來」的區塊鏈和 ICO ,稍微有接觸的人都應該知道,這裡面的項目良莠不齊,甚至大約超過 7 成是「龐氏騙局」或類似的吸金組織。(詳見:《寫給同為外行人士的「打假」指南:區塊鏈、比特幣與 ICO ?如何判斷「靠譜」的投資標的?》一文)

很多時候,特別是來自某些特定國家,特別好大喜功的人士,會堂而皇之地進到聯合國紐約總部最大的議會廳,也是聯合國大會(General Assembly)召開地,公然使用這些原本應該拿來討論人類迫切該解決議題的地方,去做個別的用途。例如進行什麼「表揚大會」、「卓越貢獻頒獎」之類。不知情的人,還以為到了傳直銷活動現場,只是上頭那個碩大的聯合國標誌,看了格外刺目。

但其實,這類活動根本與聯合國大會本身毫無關係,至少不是由「聯合國舉辦」──充其量,是主辦方因身為「外部諮詢顧問」,而取得了聯合國場地的使用權而已。

其實,這類活動根本與聯合國大會本身毫無關係,至少不是由「聯合國舉辦」──充其量,是主辦方因身為「外部諮詢顧問」,而取得了聯合國場地的使用權而已。圖/Shutterstock

申請過程一切合規,結果卻令人傻眼

看到這裏,想必你會覺得奇怪:既然不是聯合國或下轄組織舉辦的正式活動,這些區塊鏈組織、公司,到底是怎麼進入聯合國大會場地的?

老實說,也未必就是用了非正規手段──甚至剛好相反。這些外圍團體,很可能走了正規的申請程序,取得「聯合國諮詢顧問」(Consultative Status)的資格;然後在申請集會的議程上,努力與「 SDG 相關議題」沾上邊,也就順理成章可以登堂入室,讓主辦者和與會者,衣冠楚楚地進行個別的商業活動。

要成為「聯合國諮詢顧問」也不是什麼難事──目前單是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UN ECOSOC)底下,具有顧問資格(Consultative Status)的 NGO 團體就有 3,000 多個,具有「全面顧問資格」(General Consultative Status)得以向 UN ECOSOC 提案的,則有近 300個。

絕大部份的「民間組織」、「 NGO 」或「慈善團體」,只要能在 SDG 所列出的 17 大目標中符合其一,便能夠獲得這樣的顧問地位──若再有某些「大國」、「強權」,或是 UN 內部高層稍微協助,取得該資格根本輕而易舉。

於是乎,我們很容易看到冠上「聯合國」名稱的各種團體,把「 UN 」納入組織或活動名稱,刻意模糊語意、或甚至直接魚目混珠,打者「聯合國」的名義,彷彿因此走路就可以有風,做任何事都可以夾帶道德高度⋯⋯。

殊不知,其實這些根本不算是正式的聯合國機構;有些甚至連諮詢顧問的資格都沒有,很可能僅僅在某些 UN 活動中,毛遂自薦擔任過「共同協辦方」,或贊助商之一而已。

聯合國本身,至今尚無任何「區塊鏈專職機構」,遑論舉辦「高峰會」

筆者在聯合國工作,因緣際會又對區塊鏈產業有所研究,如今看到為數不少把「聯合國」、「世界」、「加密貨幣」、「區塊鏈」、「全球」、「發展」等詞彙交替組合使用的組織或活動,實在不得不出來「打假」一番:

說實話,本人就在 UN 旗下的資訊科技部門工作,任職至今3年多。倒是從沒聽說聯合國有成立「專職區塊鏈議題」的單位。

不錯,個別部門可能有在「著手研擬」:例如「難民署」有工作小組,研究利用區塊鏈核發難民身份的可行性;「兒童基金會」研究加密貨幣作為捐款手段的優劣⋯⋯等。

但說到底,聯合國的任務是人權、民主、環保、發展⋯⋯,就算是要談「科技創新」,也該附著在這些大目標之下。理論上於現階段,不應該也不會去跟著風頭炒話題,遑論去明目張膽地為個別商業項目背書。

不過,不知是聯合國相關人員的有意或無心,以前面提到的例子來說,除了 UN Web TV 照樣轉播會議部分內容外(歸類於 OTHER MEETINGS / EVENTS 類別),也有部分 UN 官員與會,讓有心人士更能標榜自己是「主辦或參加 UN 正式活動」。

如何判斷「偽」聯合國機構與活動

其實,這些「偽」聯合國機構,其實去看看他們的官網就很好判斷了。

聯合國的官方語言是中、英、法、俄、西、阿六國語言,而工作語言則是英語和法語。因此官方網站至少要有這幾種語言吧!──並不是放了一個 UN logo 和幾張與高層的合照,就可以宣稱自己是「聯合國官方組織」的。

另外,還有不少同樣取得聯合國某些合作夥伴關係的團體,會以 SDG 與什麼「培育領袖」的名義,舉辦「工作坊」或「營隊」來收取高額費用,也是值得討論的議題。

當然,能夠推廣 SDG 是件好事,而這些組織可能也真的有相關的專業與資源,可以協助世界變得更好──但手段與目的之間的正當性,公義與私利間的權衡,或許是更值得思考的難題。

最後,這些「打假」,當然也可能都只是筆者的一廂情願、自鳴正義:聯合國或許根本也不是什麼「神壇」或有如此的道德高度,他就是一個人類的組織──而有人類的地方,有善也必定有惡。每個角色(個人、組織、國家)來自不同的背景,懷著不同的目的,本就「因利而苟合,利盡而交疏」。

名義,標誌,符號什麼的,或許根本也無需被賦予什麼神聖的意義──他就只是一個群體,需要一個象徵,然後成為用以識別你我的工具而已。

如果我們根本就對這些「符號」既沒什麼期待亦無什麼尊敬,有心人士自然也就沒有操作的空間了。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