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怎麼影響 10 億人?」的非制式回答:「花一輩子,專注做好一件小事」就足夠了

「你要怎麼影響 10 億人?」的非制式回答:「花一輩子,專注做好一件小事」就足夠了

不久之前,受邀到一所高中演講。那是一個類似哲學思辨的活動,而我也一如往常地分享了一些所謂「國際觀、跨文化見聞、特別的職場經歷」等話題,盡量深入淺出。

但之後的 QA 環節,有一位學子的提問挺是有趣,更讓我藉機論述了一下自己的真實想法。在此也分享給大家。

他的問題是:「你要怎麼去影響 10 億人?」

跳脫制式的提問與回答

為何要影響 10 億人?為什麼是 10 億人?我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非得是這特定的數字,不過姑且理解這問題,其實是在問「要如何在這個世界上發揮最大的影響力,去改變社會、造福人群?」

若此,那按照規格化的思維,其實挺容易答覆這類問題──只需說個賈伯斯、比爾蓋茲、祖克伯或巴菲特的故事,然後追加一些勵志向上的「心靈雞湯」,再玩弄一點修辭技巧,通常便可滿足聽眾的期待,獲得掌聲,安全下莊。

但我認為這樣制式化的回答恐怕早已索然無味,就算提問者未表示不屑,我自己都不會滿意這樣的答案。

於是換個思路,我這麼拆解這道題:

我們非得在當代「幹大事」不可嗎?

當你想要影響 10 億人,你肯定直覺認為要做件『大事』;沒有錯,做大事可以創造很大的影響力,讓世界為之不同,但這是空間的概念──如果你把「時間」的概念也考慮進來,那會更有意思得多。

同時,思考前者(空間),往往會讓你積極思考,得在多大的範圍內去快速影響 10 億人──你可能投身科技研發或創新創業、你可能追求領域中的最優秀最頂尖、你也可能積極地讓所有人認識你所做的事;這完全沒有不好,但畢竟並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

反而是後者(時間)的思考,會讓你進一步去問:究竟想在「多久」的時間,讓 10 億人的生活發生改變;而這個改變在那個「多久」之後,是不是真的會讓世界變得更好?

時間是很有力量的維度:當比爾蓋茲、祖克伯或巴菲特在當代叱吒風雲,令人敬佩之時;另外有更多默默付出的角色,以時間為度量,不知不覺地也造成極為可觀且長遠的影響力。

我想舉個例子:陳樹菊女士。她是一位我很欽佩的婦人。大家或許還記得她曾獲得《時代雜誌》的風雲人物。因為作為一名普通人,她將 50 多年來賣菜所積攢下來的收入,幾乎全數捐獻出來,在偏鄉蓋了一座圖書館。

但我們先不談這個媒體報導影響多少人;而很簡單地假設她的作為,只深刻地影響了區區 10 個人好了──這 10 個人可能是缺乏教育資源的孩子;可能是二度就業的婦女;可能是職場失意的中年人⋯⋯。他們因為陳樹菊女士的作為,生命發生了改變或受激勵,而成就了一些原本無法達成的事;而我們繼續用最低程度假設這 10 個人,又分別在他們的生命中,以 50 年為單位,各自再去將這樣的影響力傳遞給另外 10 個人。

如此循環下來,「來作道數學題, 10 的幾次方會變成 10 億?」我問那位提問的高中生。答案是「 9 次方就夠了」──而每做一次乘法,代表著假定要花上的 50 年,因此 9 次方就是 450 年。

「你知道嗎,你可能不必非得成為比爾蓋茲才能影響很多人;比如陳樹菊女士,她用一生的時間做好了一件事,但 450 年後,我相信她至少影響了 10 億人⋯⋯。」

我想說的是,其實「一個人,一輩子,把一件小事做好」,也足夠了。

「一生懸命」的匠人精神

圖/Shutterstock

在日本有一句話,叫做「一生懸命」,大抵指的是投注生命,專心把一件事情做好──無論「大小」、也不管結果如何。

從個別來看,這樣的「一生懸命」或說匠人精神,似乎有點太不切實際、甚至「 cp 值太低」了;但從群體、或拉長時間軸來看:若每個人都能在自己的崗位上做到「一生懸命」,這樣的企業通常會是強大的,這樣的國家也會是難以撼動的。

我想今日的日本在很多方面,先不論正負面評價,確實常給予外人這樣的感覺──從產業,學術,到日常生活,你會發現整個社會有股奇特的力量,左右著大多數人的行為與思考方式。

10 月初,我因緣際會參與了長風基金會的訪日交流活動:由杜紫軍老師領隊,到日本進行 7 天的參訪,拜會產官學政界等不同的部門。參訪行程十分緊湊,先後與自民黨議員對談、聽取內閣府簡報、參訪東京市政府的高齡照護措施、新創企業和育成中心,以及聽取豐田(Toyota)車廠與電動車的百年發展藍圖⋯⋯等等。

過程中自然涵蓋很高濃度的資訊量,以及許多一般交流參訪難以觸及的部分,族繁不及備載,本文便先不一一詳述。不過,從非常多的細節處,不難看到極具巧思的設計,以及每個個體,在扮演各自角色時的兢兢業業,那股「一生懸命、默默做好每一件小事」的態度。

「日本雖然有『失落的 20 年』,但若你除了整體的統計數字外,去更細緻地檢視它在經濟、科技、人文素質、軟實力等各方面的表現,會發現日本仍然是亞洲數一數二的國家──它展現出來的綜合實力,仍能夠在世界的版圖上佔有名列前茅的一席之地。」一位同行的朋友,在旅途接近尾聲時,發表看法。

有些事情,終究還是要有「人」來做

說到日本的「匠人精神」,我聯想到前一陣子風靡一時的日劇《半澤直樹》。裡面有一段劇情,半澤(銀行家)前往面臨破產的螺絲製造工廠,以「產線精簡與自動化」為融資貸款條件,要求對方放棄部分的人工操作與放寬品檢規格,卻被工廠主直接拒絕,不願意因為成本與外部環境的因素,而放棄傳承已久的精緻工藝,以及某些「必須要以人力才能達到的水準」──當然,這是戲劇表現的需要,現實中生產自動化與智能化終究是大勢所趨。

不過,在豐田車廠的參訪中,我們也觀察到在一些處理細節的地方(請原諒我無法用專業的詞彙描述汽車生產鏈上的那些關鍵步驟),即便機器可以做到近乎與人為無差異的標準,但產線上仍保留著人工操作的平台──以及每個經驗豐富的師父,專注在眼前看似平凡無奇的重複性動作。

「有些事情,終究還是要人來做⋯⋯。」帶領我們參訪的經理笑著說道,進而表示:全球汽車產業都面臨著百年一次的大變革:AI、自動駕駛、環保引擎等勢必成為趨勢。「但不管科技再怎麼進步,我們都不會去追求讓機器『完全取代人力』,而是要尋找一個最適的平衡點,做到人類與機器和諧發展、相輔相成⋯⋯。」

所謂「影響力」,最後仍然奠基於「價值」

回到本文之初,陳樹菊女士的事蹟,不知怎麼,總讓我覺得在某些程度上,與在日本參訪的種種觀察,有種不謀而合的感覺──當然,前者可能只是一個單純的慈善義舉,一個激勵人心的正能量新聞;後者相對則複雜得多,牽涉到了社會、經濟、產業、人文、歷史和社會心理等等,需要被討論的面向也更錯綜些。

我實在無法很精確地描繪心中那個感覺,但真要敘述,我覺得兩者的相同之處,是那股「把一件事不論所謂『大小』,都要做到最好」的匠人精神:

一生懸命,別無旁騖,如此便必然能在時間洪流中,逐漸成就一個不朽的故事;而若每個角色都在各自的崗位上,朝向長遠與良善的方向兢兢業業、不走短線與投機,更能讓企業、國家、社會,甚至整個民族,樹立起難以動搖的地位。

一輩子,專注做好一件小事,也就足矣。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