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全球最宜居城市排行」的大實話:無論住在哪裡,經濟能力將大幅決定你的生活品質

關於「全球最宜居城市排行」的大實話:無論住在哪裡,經濟能力將大幅決定你的生活品質

這陣子,或著應該說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不同的機構發布所謂「全球最棒旅遊城市」、「最宜居都市」、「幸福度最高」、「外籍人士工作生活最滿意」等等的排行,而大抵而言,也就是那幾座大夥兒耳熟能詳的地方,在排行榜上爭奪名次;而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之下,那些地方都被描繪成一座座人間天堂,令人嚮往。

我們有各種理由,懷疑指標的信度與效度

然而,事實上,大部份所謂的「先進」城市,在達到特定經濟水平後,提供給居民的基礎建設,幾乎都會有一定的水準;而在其他「非生存攸關」的社會福利,大抵也不會相差太多。因此,當你試圖去對雪梨、東京、西雅圖、多倫多、日內瓦等城市做出評比時,儘管還是可以依據不同的條件與參數,硬是排出個名次,不過是否真的反映了住民的真實感受,就又另當別論了。

何況,不同指標所涵蓋與指涉的範圍不同,每個單位做出來的調查也從來沒有一致過。大抵主流大眾偏好相信大型國際組織發佈的報告,例如聯合國(註),世界銀行,IMF 等,至於那些個別國家的政府單位、入口網站、商業機構,或主打網友票選的排行榜,其實看看就好。他們的抽樣與研究方法,多半欠缺學術上的嚴謹與邏輯,再不然就是帶有特定的企圖,例如討好選民,夾帶商業置入等等。

更有甚者,從某個陰謀論的角度來看,「全球最佳城市排行」的既得利益者會是哪些人,其實不難想像:移民顧問公司、國際旅遊業者、地產開發商,無疑可以從中獲益。至少,廣告效果與輿論擴散效應,絕對能提升不少業績。據此,若懷疑排名背後,必有大財團的支持與操作,我想也是情理之中的。

圖/Shutterstock

調研方法的偏差和遺漏

暫且撇開「既得利益者」,就讓我們先「就指標論指標」:拿前陣子的 Mercer 排名來看,對全球 400 多個城市做評級,分別依照 39 項要素去判斷一座城市是否「宜居」,這些要素大抵還蓋政治與經濟狀況、國際影響力、社會聲望、文化、衛生、教育、休閒、房產市場,以及自然災害等。

雖然每項指標都有其衡量的標準,然而若細細研究,其實很多看似「客觀」的調研方法,也欠缺說服力。例如,經濟實力以該城市的 GDP 數據作判斷,就不甚公允,理由是當大型企業假設在 A 城設立總部,但實際在外縣市生產製造的 GDP,都可能因為合併財報計算的關係,算在母公司身上,自然也拉抬了 A 城 GDP 產值。

深圳便是個最好的例子,深圳市的 GDP 極高,但人均實際「產出」是否都發生在城內,以及薪資中位數和人均可支配所得,能否反映在亮麗的經濟數據上,或許就是另一個故事了。

再說了,就像經濟學一樣,總是充滿許多理想假設和偏差,在「全球最佳城市」排名第一名的,與排第十名的,就真的有如此高下懸殊嗎?我認為不盡然。我相信每個地方都有他的迷人與腐敗,都有足以堪稱最好與最壞的獨特之處,而生活在其中,無論是過客還是長住,自己心中的認知與感動,不是任何客觀的評量表可以代言的。

只要你有錢,哪裡都可以很「宜居」

此外,講句政治不正確的話,只要你有錢,哪裡都可以很「宜居」;而若僅在普通收入甚至基本所得線附近掙扎,那住在那些高所得、高發展、高物價的城市,只會讓生活更悽慘而已。當你可以財務自由,或者至少在當地屬於中高收入族群的時候,不管你在東京、多倫多、維也納,還是在曼谷、金邊、台北,你的生活水平並不會相差太多。

甚至,因為購買力平價與所得物價比的關係,拿同樣的收入,在稍微「落後」一點、「宜居城市」排行榜稍微後段一點的城市中,說不定還能負擔更多的休閒開銷並發展個人興趣。

說到這裡,有人可能會質疑:明明就有些指標,是用錢買不到的吧?例如清新的空氣、有禮貌有素質的人群,還有言論和媒體的自由等等(不可否認,這很明顯在指北京),不錯,真要把北京說成有錢也可以宜居,恐怕也不會有太多人相信。

但從別的角度來看,在文化、醫療衛生、教育、食衣住行、娛樂等方面,北京能提供的絕對不輸給任何一座全球最佳城市,只是可能呈現方式有所不同,代價也有差異。但論起獲得商品或服務的滿足感,在資本主義邏輯的世界裡(絕大部份的地區),你能夠負擔得起越高的代價,自然也能享受到越高的品質的一切。

圖/Shutterstock

幸福感與滿足感,和選擇多寡呈正相關

這又將我們帶到另外一個問題:高標準、奢華、高檔次,就一定「宜居」嗎?金錢的多寡就是判定適合生活的唯一標準嗎?當然不一定,但也別騙自己了,很大程度上,所得水準確實扎扎實實地影響著你的生活品質,或者至少,影響著你的「選擇」能力。

我們都很喜歡這樣的說法:窮人擁有滿天的星空與一望無際的海灘,富人只有冰冷的堡壘和繁華卻無趣的水晶吊燈⋯⋯諸如此類,這句話有其激勵作用,但它似乎也埋設了不太實際的前提,那就是假設有錢人就一定要把自己關在豪宅裡看水晶燈。為什麼有錢人不能穿短褲拖鞋騎機車去海邊看海看星星?可以的,這是「想不想」而非「能不能」的問題。

普通人也可以在海邊看星星,但看完之後,或許「豪宅與水晶燈」不會出現在他們當下的人生選項之中。在經濟學上有個說法,當能夠「選擇」的選項越多,幸福感與滿足感理論上是會成正相關,亦即,越容易感到開心。(好啦,這裏還有很多人急著要提出什麼擁有越多越不滿足,慾望無窮,巴拉巴拉的論點,但請公平些,不是只有有錢人才面臨事物的一體兩面。)

經濟能力與行動力,才是決定生活品質的關鍵

話說到此也有點偏激了,本文並非要鼓吹有錢就是人生的終極贏家,而是想討論所謂最宜居城市的排行,到底有多大的信度和效度?

當有人讚嘆在多倫多可以大口呼吸新鮮空氣,舒服自在的在公園裡漫步,然後明裡暗裡的自以為高人一等的指出在諸如曼谷、仰光、馬尼拉等,就沒法有這樣的環境時,well,筆者也在多倫多住過一小段時間,倒是還真沒看過誰沒事在路上大口大口吸氣,然後一臉陶醉的樣子。

再說了,絕大部份的都市族群,朝九晚五工作後,或回家、或與友人聚餐,絕大部份的工作時間也都在室內居多,週末假日,住倫敦的可以輕易的去溫莎堡休閒,住曼谷的也可以往大城、羅勇府等體驗鄉村風光。就算是在北京,也能在不算長的車程中去一趟關外,或者天津等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相對北京來說)。

故此,若真要拿某些自然的元素,來強調須為「宜居城市」所必備的條件,個人認為雖不無道理,但說服力度不夠。真正讓你自在舒適並活得安全有保障的,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你自己的經濟能力、行動力,以及你或你的家人在那座城市中,可以輕鬆負擔得起的生活狀態。

圖/Shutterstock

世界級博物館,一定比地方展演中心更「有文化」嗎?

當然,也還有一部分人會把「文化」拿來大作文章,而事實上,歐洲許多城市能名列最宜居排行榜,除了基本的水準達已開發國家標準外,大抵就是他們在「藝文」方面的表現(或刻板印象),被加了不少分。

這裡面自然有專家學者的評量要素,我們無法一一細究其合理性,但若從普通人立場出發,若你真心認為心靈層次的昇華、藝術觀感的啟發、文化精髓的吸收,非得在大英博物館、羅浮宮之類的地方才能達成的話,那其實你沒什麼資格大談心靈價值,充其量,你不過是崇尚精緻包裝的資本主義,與文化工業下的物質感官刺激而已。

所謂藝術、所謂生命力與情緒上的感染,東南亞的獨立創作者、印度的梵文藝術、中東、西亞乃至大洋洲等不同的文化,基本上應該都能夠提供你不同程度或面向的心靈饗宴。

你若願意,任何一座具備歷史的城市(或地區)都應該能夠找到感動和驚喜,也因此,文化因素過於主觀與獨特,硬是在評比上推崇高所得地區美輪美奐的博物館,和穿著得體人來人往的精美畫廊,而否定發展中地區稍微破舊的小型展覽中心,個人認為並不妥當,也不足以做為這座城市「比較好」、「比較宜人」的準據。

活得開不開心,取決於心態與適應力

所言至此,只是想表達,任何排名與統計數據,或許都有它的意義和目的,卻無需過度渲染和追捧;畢竟,活得開不開心,主觀方面取決於個人的心態與身體調適能力。就像有人天生怕冷,在終年如夏的地方可以甘之如飴;而有人極度怕熱,即便到空氣再好、環境再棒、發展再高端的地方生活,只要室外氣溫超過 30 度,對他來說就是地獄。

另一方面,客觀來看,那些繁瑣的指標、評量與專家學者之言,同樣有一定的參考價值,但對於你我普通人來說,多掙點錢,可能對於在大城市打拼的人來說,更實際些。

別誤會,我從未贊同金錢可以買到快樂,但也無需否認,多點可自由支配的金錢,應該可以多點「選擇」的快樂。同樣的,在食、衣、住、行、育、樂,以及其中更細緻的交際需求、興趣培養、視野拓展、滿足慾望等方面──每一樣,都是有代價的。

註:以聯合國發佈的數據為例,最初的用意並不是要去幫那些本來就發展很好的城市錦上添花,而是要找出那些排名末段的區域,釐清他們與先進已開發地區的差距與問題,進而能夠提供適當的政策與援助,協助脫貧、提升人權、普及衛生和醫療,建構基礎社會福利等永續發展(SDG)目標。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