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菁英跳船潮」?聽聽「海外中國人」自己怎麼說

「中國菁英跳船潮」?聽聽「海外中國人」自己怎麼說

在某篇《換日線》上的時評文章中,讀到當代中國的一個有趣現象:北京有兩個地方永遠大排長龍,一個是各種層級的「上訪」機構,另一個是西方國家的大使館。

該文進一步解釋,這是因為在中國,大量來自社會底層的問題層出不窮;而在社會階級的另一端,大量的有錢人不是透過各種渠道轉移資產、就是乾脆舉家移民,想盡辦法要「逃離祖國」。(詳見:〈 前中國公務員的疑問:我們的富人權貴、中產階級正「集體跳船」,為什麼台灣人卻想「西進」? 〉一文)

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呈現出的兩極面貌

這樣的狀況,其實不是最近才有:大抵從「改革開放」以來,前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希望「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進而「帶動所有人邁向富足」的想法,「前半段」是很成功的實現了──至少在「政策脫貧」上,就世界銀行的紀錄來看,中國在 1990 年代以來,處於國際貧窮線(每日收入在 1.9 美元等值購買力)以下之人口,從高達 7.5 億人(佔全國人口 66.6% ),一路降低到 2010 年的 2.3 億人,再降到近年(2015)的 4,300 萬人(佔全國人口 1.4%)。這樣的成績,放到任何一個大規模人口的開發中國家,都是了不起的成就。

圖/截自 世界銀行

不過「後半段」,顯然就沒那麼樂觀:自 2003 起,中國的貧富差距指標「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長年在 0.46 以上,超過國際慣常的 0.4 「安全值」──代表貧富差距狀況嚴重。尤其城鄉的貧富差距、大都會中的「低端人口」問題,更是有增無減。

圖/截自 CEIC、世界銀行

另外,很大一部分的「富人」,一方面嘴上很愛中國,「一到海外就特別懷念祖國的好⋯⋯」,但一方面可是想盡辦法把自己和下一代送出國定居。至於那些已經取得永居資格甚至其他國籍者,更是「打死都不願意回去」──雖然,他們之中的許多人士,到了言論自由獲得保障的地方,仍會在「公開場合」,大大歌頌、讚揚中國的好。

所以,在「海外中國人」的眼中,中國到底是「厲害了,我的國」?還是人人賺錢後,爭先恐後想要逃離的「破船」?又為什麼中國如今常被形容像個「圍城」,「裡面的人想出來,外面的人想進去」?

以下我想先分享這一兩年中,我在海外認識的中國朋友們的真實故事與真實看法,並反思和提出一些個人的觀察:

當代中國的光與影,中國人自己怎麼說?

先講個概論——大部份我所接觸的中國友人,都有相對優秀的學經歷背景,也多有海外留學的經驗,他們普遍肯定中國近年在「經濟」與「科技」方面的發展;同時,多少也都會點出這兩者的快速發展中,一些潛藏的問題,例如:人民幣預期貶值與其原因;產業剛性需求不足,導致很多數據不見得能反映實況;或如中國能夠「自產芯片」、卻仍乏核心技術等等⋯⋯

然而,我不想進一步探討中國的經濟、科技到底是「崛起中」還是「泡沫化」,這些專家學者們各執一詞,不同立場背後都有(看似)強而有力邏輯論證,同時早就氾濫在各大平台的「正反面『宏觀』論述」。

我更想知道的,是這些中國友人怎麼看其「祖國的未來」──他們對「自己的」未來何去何從,又怎麼想:

E 是我在唸研究所的好友,不同專業,但時常一起玩。她可是道道地地「根正苗紅」的中國好青年──至少在我們剛認識的時候是如此。

不過或許因為到了海外(英國)唸書,接觸了種種不同資訊、觀點後,該有的開放、包容心胸還是有的──畢竟我們研究所的訓練之一,就是面對彼此立場相異時,也要懂得尊重不同意見,並且透過證據、理性思考,以具邏輯的方式闡述己見。

也因此,跟她相處時很有意思:我們常在一起辯論兩岸議題、爭到面紅耳赤。好幾次彷彿要「老死不相往來」了,但事後仍呵呵一笑、繼續當朋友。因為我們都知道,當一個「台式自由主義」碰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時候,誰也說服不了誰;不過倒是能夠透過彼此交流,更深入地了解一些以往彼此都不曾知道的想法。

比如說,「對於台灣人而言,你們可能很難理解我等對我國、我黨的忠誠;你們會罵我們是狗──不錯!我就是要做條狗,但我絕不做搖頭擺尾討主人歡心的看門犬、寵物犬,而是要做一隻引導黨國走向發展與繁榮的導盲犬⋯⋯」這是一句 E 輕描淡寫說過的話,但讓我印象很深。

姑且不去雞蛋裡挑骨頭地找毛病反諷,也先不論中共政權的好與壞,但至少我很尊重她這樣的想法──她有她的理想,而且願意貫徹。政治本是一種信仰,人們的政治立場會有不同,但不該因此被分出絕對的高與低。

畢業後我們各奔東西,我輾轉到曼谷聯合國亞太區的單位落腳;她則回到中國,去實踐自己的抱負。一時間大家都忙著各自的事業,再次聯繫上已是一年多之後。

令我訝異的是, E 變了許多。 

看見社會實況,不再歌頌中國「豐功偉業」的她

她開始變得不太把當年「愛國愛黨」的那套放在嘴邊,也不再關心那些祖國力推的「豐功偉業」,如「一帶一路」、「習大大的重大談話」、「中國的富強與建構小康社會」⋯⋯什麼的。

套個這陣子中國大陸很流行的詞彙,她變得有那麼點「佛系」。

「你怎麼啦?不是立志要進外交部,要對台獨份子嚴厲譴責的嗎?」我忍不住調侃她,但隨即後悔──因為她回國後確實報考了公職,卻接連落榜。無論如何,我都不應該在朋友失意落魄之際,去開無謂的玩笑。

不過除了國考失利,加上一點私人的因素,真正讓她「消沈」下來的,是回國後所見、所聞、所經歷的一切。我於是聽她娓娓道來⋯⋯。

「例如不久前的『清除低端人口』事件,在北京,有些人早上出門去上班、傍晚回家後就發現自己家當被人扔了一地,房子已經被拆了。連個公告都沒有,就這麼簡單粗暴──城市的市容、安全性是增加了,但幾十萬人一夕間無家可歸,他們怎麼辦?他們的孩子怎麼辦?

更別提那些為了表象穩定與和諧,為了乾淨與門面,大舉拆除的廉價市集、大排檔,還有那些破銅爛鐵、二手物的交易市場等⋯⋯很多北漂的移工,和那些低收入族群,根本不可能在一般的商鋪與便利店購得生活必需品。他們能賴以苟生的,恐怕也只能從這些髒亂、缺乏安檢,山寨與仿冒充斥的環境中,汲取那麼一點點廉價的東西,繼續在大城市中掙扎與生存⋯⋯」

「以前台灣有一節目,名嘴笑話大陸人連茶葉蛋都吃不起,這在中國引起嘩然,紛紛嘲笑台灣人的無知與自大⋯⋯中國經濟確實比以往好得太多,吃不起茶葉蛋對『大城市中的普通人』來講根本是無稽之談。但是⋯⋯你如果真正研究一下中國的社會結構和城鄉差距,就會發現,吃不起茶葉蛋是真的。這樣的人,非常多⋯⋯」E 淡淡的說。

確實,中國雖然幾度被世界銀行讚譽,其在減少「極端貧窮」,以及普及化基礎教育、提升國民水平等等方面的努力。但若以國際訂定的貧窮標準,每人每天 1.9 美元的貧窮線來看,中國至少還有 4 千多萬人口低於這個水平;更別說,這所謂的「貧窮線」還是以世上最窮的 15 個國家(索馬利亞、南蘇丹、剛果、敘利亞⋯⋯)為基準去訂定的。若把購買力平價等加權因素算進來,在中國所謂的「貧窮線」標準應該要更高。

事實上,若考量如今中國一線、二線城市的物價水準(早已超過台灣),至少有超過一半的都市人口(未必具有戶籍,通常為所謂的「低端移工」),仍活在接近赤貧之中,城鄉之間的貧富差距則更是明顯──對這些每年掙不到幾百元(美金)的農村人口來說,一顆 0.5 美元、甚至 1 美元的茶葉蛋,可能真的是奢侈品了,更遑論天天都吃一顆。

圖/Pexels

「對社會的種種不滿,無從發聲」

「中國的確有很多辛勤的基層公務員,努力在貫徹扶貧措施,試圖幫助偏遠農村,改善當地的生活⋯⋯不過,你若去跟那些村裡的大爺大媽們說中國要『全面小康』,他們會先愣住好一會兒。等終於明白什麼是『小康』了,大概也就只會笑一笑,那是帶著無奈又好似看淡一切的那種笑⋯⋯」另一位中國朋友分享道:「至於那些官僚系統的剝削,與種種官官相護的惡劣行徑,連在如今言論管制如此嚴密下,都還能被外界得知些許風聲;就更別說那些被壓下來的、根本無從發聲的事了。」

「言論自由」在中國,可說是另一件被討論到快爛掉的議題: E 也分享到她在一些公共場合中經歷的事──像是不久前到商場,電扶梯轉角處的飲料販賣機前,兩位售貨小姐在使用手機刷 QR 碼買咖啡,其中一位跟另一位抱怨:「為什麼買個飲料微信還要掃描我的臉,做什麼驗證啊⋯⋯我幹嘛要讓商家知道我是誰⋯⋯.」。這裏可能有人要說,微信、支付寶「掃臉付款」是中國很重要也很厲害的新科技發明,這沒什麼好置疑的。不過這段不起眼的小故事想表達的是:在中國,普通的庶民、老百姓,其實對於這種「歐威爾式」、國家可以全方位監控並掌握個資的作法越來越不安,再加上「說封就封」的各式媒體、言論平臺,無所不在的網路監控,民間不滿的聲音其實一直是有的,而且可能會越來越多。

當然,這邊也有另一位朋友提出反駁立場, Y 就表示:「你就很少會聽到中國有槍擊案,大規模人為傷亡的事件,這說明中國很安全。很多屆齡要出國念書的同學甚至都還會擔心,國外好危險,地鐵都不安檢,都市中沒有隨處可見的軍警。西方幾個主要大都會,又一天到晚被恐怖攻擊!中國雖掌握了隱私,但至少也很大程度上保障了國民的安全啊⋯⋯」這話倒也沒完全說錯。因為我們也都知道「美國老大哥」政府同樣以「反恐戰爭」、「保護國民」之名,在海內外監聽、掌握情資、侵犯隱私等部分,其實與中國政府相比是「不遑多讓」、「半斤八兩」。只是可能其手段高明了些,然後(看似)有民主體制可以制衡。

不過,在這裏仍有一個很大的差異:「言論自由」。若人們「路見不平」時,舉目四顧竟無處發聲,只能口耳相傳或積怨在心,這股被壓抑的能量不容小覷。以中國為例,它可能化為青年菁英們對體制的失望,心態因而從「報效國家」轉為「不如賺一票後早早離去」;也可能化為升斗小民對政府的不信任,增加社會中的動盪因子。

「現在中國也越來越階級固化了,有錢人越來越有錢、窮人無法翻身。加上一系列從上到下的整飭,搞得有錢人也人心惶惶,底端人民越加艱難度日⋯⋯」另一位朋友 K 就說,自己在海外念完書後,會想盡辦法留在當地,可以的話,就不再回中國了。「在這裡(歐美某先進國家)可能也是當個次等公民,但至少有話可以大聲說出來,不會隔天就被消音、甚至被消失⋯⋯」他說。

圖/Pexels

「裡面的人想出來、外面的人想進去」?

「裡面的人想出來、外面的人想進去」,用在如今台灣人「海外工作的最大宗」──中國市場上,可說十分貼切。但這背後有其原因:

首先,台灣經濟發展停滯已久。一般人、尤其年輕族群在薪資、階級僵固的職場上看不到發展空間,自然想要「向外找出路」。而語言和地理位置均相近、發展快速的中國,更成為優先選項之一。

再加上,台灣的各「親中」媒體,三不五時就拿「中國經濟好棒棒、發展好迅速」來酸一下台灣自己;要不就是動輒拿各行各業菁英「大舉西進」、對岸待遇多高福利多好之類,來凸顯顯台灣的薪資低迷,百廢待興⋯⋯。

從某部分來看,這些狀況確實沒錯──從很多數據和實際狀況來看,台灣發展最好最快的時代已經是過去式,而中國在很多地方的表現,也無需輕信部分獨派媒體那套「凡與中國有關者,都必貶損之」的論述⋯⋯我們只需用客觀的事實和常理來判斷即可。

但每個「成就」背後,都是有代價的──你「西進」所期待,或已經得到的一切,必然也是付出了某些東西換來的。值與不值,那是個人的價值判斷,一種對自己人生的選擇而已。

在做出選擇之前,我們倒是可以先盡量從不同的角度,認真理解「真實的中國」:

這個龐大市場對「外人」來說,或對很多既得利益者(例如有著綿密政商關係、資金豐沛者)來說,仍然十分誘人──如今它在科技、經濟、金融、網路軟體產業等方面的快速發展,吸引著各界的菁英前去一展身手,嘗試實踐其理想抱負。在很多領域,目前也只有中國能在相同的條件下,給出夠高的待遇、有著夠大的發展中市場,去讓你測試新想法;同時在勞力密集產業中,相較於其他發展中國家,中國也擁有數量龐大、教育日漸普及下相對「 C / P 值高」的人力可供運用⋯⋯。

但另一方面,日益矛盾的社會問題、貧富差距的擴大、政治管制與言論自由的日益緊縮,還有種種人們「說不得」卻倍感壓抑的結構性問題⋯⋯等,也是一股推力,正把一部分生於中國、長於中國的青年才俊推出「祖國」,讓他們到異鄉去追求心中的另一片樂土,實踐其理想。或著我們也就別高談理想夢想、暢談價值什麼的了──有時候遠離家鄉到異地生活,可能也就只是圖一個輕鬆自在而已。

簡單來說,如果充分認知了不同背景的人們,其「離開」或「進入」中國的理由,再誠實衡量自身的條件,並且願意承擔結果。那就為自己下決定吧,實在無須太過在意他人的看法。

所以,台灣人才還要西進嗎?「值與不值」,個人決定

在此特別想要強調:世界很大,從來沒有所謂「不去中國發展,難道就要餓死在台灣這座鬼島嗎?」;或是什麼「放棄大陸高薪,回來貢獻就是愛故土的台灣之光!」等等「非黑即白」的事情。

這兩種論調,都常見在主流討論中,但都非常荒誕──自己的決定對自己負責就是了,拉上大環境和種種外部因素,來強化自身抉擇的「合理性」與「道德感」,順帶再攻擊一下政治立場不同的陣營,有沒有需要這麼無聊?

每個人有自己的看法與想法,一如前文中提到的,做決定本來就是自己的事,更沒必要將他人的決定應牽扯上什麼民族光環,或看好戲似地落井下石。

至今,一如仍然有著許多海外留學的中國學子要「海歸」,也還是有很多台灣人躍躍欲試地想到中國發展──這沒什麼不好,看清楚想明白了,祝福這些朋友功成名就,得到自己想要的。

但所有的收穫都一定伴隨著代價,個人的職涯發展如是,中國的整體成長也是──不管科技、經濟、基礎建設、城市市容或者其他,凡光明燦爛的成功故事,必也夾雜著幾個灰暗悲慘的篇章。

還是老話一句:「西進」與否、怎麼選擇,都是個人的事。旁人既無權置喙,自己也別「牽拖」太多。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Pexels

異鄉人的天堂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