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大趨勢或大泡沫?】(下): BTC 的「合理價格」是多少?──請先認清「交易」的本質

【比特幣,大趨勢或大泡沫?】(下): BTC 的「合理價格」是多少?──請先認清「交易」的本質

上篇文章聊完人類史上的幾個「泡沫」議題,我們現在來看看比特幣(或其他虛擬貨幣)的狀況。

稍微有點涉入的人,應該都知道比特幣價格「戲劇般」的大起大落:從 2017 年初一顆 BTC 兌幾百美元,到了最高點 2017 年 12 月底時,竟可換到 2 萬美元(約新台幣 60 萬元)──

換言之,若是都在最佳的時間點操作進出,年化報酬率可到達「瘋狂的」 10,000 %,簡稱「一年內賺一百倍」。當然,投資從來就沒有「最低點進場、最高點賣出」這種完美的契機(除非你極其幸運,或有內線)──不管房地產、股票、金融商品還是虛擬貨幣皆然。

但也正因為其價格起伏大,加上比特幣本身有發行量上限(稀缺性),持有用戶持續增長(需求面),話題性又很高(新科技、「劃時代」),因此完美地構成了炒作要件,可謂絕佳的「泡沫」探討案例:

10 年發展,已經快速威脅到傳統銀行業務

首先,關於比特幣是什麼?背後支撐的區塊鏈技術,還有他的優缺點與操作方式,網路上資訊皆公開且充分,眾多懶人包也大抵解釋得淺顯易懂,本文就不另贅述。(亦可參考筆者所撰:《寫給同為外行人士的「打假」指南:區塊鏈、比特幣與 ICO ?如何判斷「靠譜」的投資標的?》一文)

但觀察整個加密貨幣的發展軌跡,如今不少專家表示:比特幣、或廣義地說加密貨幣,在其誕生後的短短 10 年左右,便走完了人類金融 400 多年的發展軌跡──比特幣一開始不過是把「分散式帳本」概念,以數位化的媒介,讓使用者可以在「一起說好的規則下」,實現相互交易的功能。

但隨著區塊鏈技術 2.0 、 3.0 的開發,智能合約(以太坊)被廣泛運用,越來越多的商業模型開始與之結合,加上所謂「首次公開發幣」(ICO)的出現,比特幣更逐漸在交易、支付、融資、放貸甚至投資等金融領域扮演越來越重的角色。特別是「支付」(payment)和「融資」(fundraise)兩項(註一),根本就是當今銀行產業 80% 以上的重點業務。

無關乎金融界最先開始有危機意識:最多「唱衰」比特幣的負面言論,也多來自於金融業大佬和傳統銀行。

圖/Shutterstock

其實,比特幣自從發展初期,便從不缺「看壞」的聲音,但就這麼吵吵鬧鬧也經過了 10 個年頭。在 2017 年最高點之前,比特幣經歷過好幾次價格衝高、隨後崩盤的狀況,然而它的話題性不減反增,更有越來越多各行各業的菁英(當然也有為數不少的騙子)加入。

如今,不同領域的產業更爭相結合區塊鏈技術,發行自己的加密代幣(ICO),進而籌措到創業所需資金;而全球各國「註冊」的加密錢包用戶,更在 2017 年中突破 4,000 萬人並持續上升⋯⋯種種跡象,都表明了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就算真的是「泡沫」,要徹底「死透」應該非常困難。

但真正的「殺手級應用」,或許尚未出現

再說,一如上篇文章所述的鬱金香、互聯網泡沫等案例一樣,這些被投機炒作的「商品」、「概念」或「技術」,並未從人類的歷史舞台中消失,反而很有機會在經過淘汰、淘洗後,開啟另一波的繁榮。

比特幣與其相關技術亦然:因為不斷地從「試錯」中調整步伐,越是後期出現的比特幣相關應用,或任何以區塊鏈 / ICO 來操作的商業模式、商品或服務,勢必將越來越成熟,且容易被市場接受。

至於「它」會是以什麼樣的方式展現在世人面前,目前百家爭鳴的狀態下,確實不易摸清楚。

就像是假如回到 1970 年代,「網際網路」剛萌芽、正要大規模商業化之際,相信也有不少「看衰」的聲音。

若你問當時的人「網路是什麼?」「可以幹嘛?」,相信當時的多數人就算能夠模模糊糊地講出答案,但絕對無法想像現在「即時通訊軟體」、「跨境電商」、「手機 App 」⋯⋯乃至「影音串流平台」、「社群媒體平台」、「共享經濟平台」充斥,甚至主宰每日生活的畫面。

同樣的道理,要現在的一般大眾去說「比特幣可以幹嘛?」,「區塊鏈到底能應用在哪些地方?」也是難有定論、甚至沒有意義的──因為在未來 10 年、 20 年中出現,如上一段中「共享經濟」、「社群媒體」等括號內的新詞彙、新應用,現在很可能根本還沒被發明出來、或條件根本尚未成熟。

所以,比特幣到底有沒有「價值」?

最後,再從另一個坊間常見的質疑:「比特幣(虛擬貨幣)有價值嗎?」來談談個人看法。

很多人批評虛擬貨幣太過於「虛擬」,背後根本是 nothing ,不像「實體交易」背後總是有一些「看起來」很堅固的東西在支撐──

例如一地房價高攀,雖然也脫不了炒作嫌疑,但至少是「感受得到」的區域發展,以及實實在在的一磚一瓦,摸得到、住得了的東西,讓人心安;反觀比特幣「什麼都沒有」、「背後是空氣」,總讓人感覺「跟詐騙沒兩樣」⋯⋯。

這話乍聽之下,說得不無道理,但本文就不去太深入探討所謂「實體經濟」背後是不是真的有很「堅固」的東西在支撐其價值了。我們單單拿「虛擬貨幣」和「實體貨幣」(各國法定貨幣)來對照就好:你以為由國家發行的法幣(美金 / 歐元 / 台幣 / 越南盾 / 阿根廷批索⋯⋯等等),就真的有「真實」的東西在支撐?國家就一定能擔保償還幣值上保證的數字?政府真的能承諾你那些數字兌換到的等值財貨?

千萬別太小看我們整個當代資本主義下的全球金融體系,是如何大舉建構在「債務」上的風險。(註二)

因此,當有人挑戰「比特幣的價值」之類議題的時候,本文想回到最原始的經濟學理論:「供需法則」,來談談這個問題:

其實,比特幣根本不需要「價值」,大部份有形或無形的財貨、商品等也不需要,因為整個市場交易,本來就只建立在「有需求便有供給」的基礎上。

簡單來說,不管人們想要比特幣是為了「炒作」,還是真的信任其「長遠應用」的前景,反正「有人要」就對了──有人要,自然就會有人供應,交易和價格便在當中產生。而「價值」,只是後來慢慢被賦予的概念罷了。

圖/Shutterstock

訂價「合理」與否,誰來決定?

投資界有一句話:「金有價而玉無價」,指的是你可以在網路上查到每天黃金的掛牌價格,但幾乎不會看到任何針對「玉」所給出的公定標價。

因為玉的買賣,基本上也就是一群玩家,大家湊在一起分享經驗和專業,自己形成的鑑定、買賣規則,一塊玉的價值多少,通常端看它上一輪拍賣或成交的金額而定。和古董一樣,玉的交易,本質上是一群信仰者對於他們所公認的商品(或任何東西),在自由市場(但不一定資訊透明)的操作下,各得其所的一樁生意而已。

一位玉的愛好者要用一塊價值 1,000 元的玉,去向另一位愛好者換取值 1,000 元的物品,這是自由契約精神,天經地義。要去探討這塊玉的「真實價值」啊,「價格合理性」啊,背後的「實體支撐」什麼的,其實沒太大的意義。

而即使是「有價」的金,這所謂的「國際金價」,其實也是「一群玩家」所訂出來的──只是這群「玩家」在歷史演進下,如今普及到各國的政府、央行、金融機構、金店與無數民眾而已。

比特幣,當然也是如此。

另外,建議那些說比特幣價格「漲瘋了」的人,不妨也去看看藝術品拍賣市場的狀況:

印象中前幾年有一次佳士得秋季拍賣,一只不知道是乾隆還是雍正用過的瓷碗,竟拍出 1,000 多萬港幣的高價,這不也「瘋了」嗎?跟一朵鬱金香 5,000 荷蘭盾(可買一戶當時的房子),一顆比特幣 2 萬美元(約莫買一台車)相比,其實細想起來是否有異曲同工之妙?

你說古董有「歷史價值」,但比特幣或許也有其「科技發展」價值⋯⋯而且等等,都說了不要在那邊裝深奧高談闊論「價值」了,一切僅僅是供需法則:一個瓷碗,有人願意用千萬港幣去買,但你我不願(或不能),那麼他之後是否能以更高價賣出,或慘賠出讓給下一個買主,那是他的事。

同樣道理,比特幣曾可以喊到「一顆」 2 萬美元,還有人願意砸錢去接盤──儘管現在價格跌得很慘,但這些都是自由市場的運作過程而已。沒必要非得要去替「暴漲」和「暴跌」尋找一個「合理」的理由,更沒必要去探求「合理的價格是多少」──畢竟,從前面文章中提到的這麼多項「泡沫」歷史中足堪證明,人性與市場,本來就是難以預測的。

而只要在自由市場中,任何商品價格的「合理」與否,也不是任何人能有辦法定論的──它會因時空環境的不同出現巨大差異,也會在一次次的交易中自然體現、趨於「正常」。

結語與聲明

換言之,回到標題: BTC 的「真實價值」、「合理價格」是多少?這類問題,其實能夠套用到無數於自由市場中交易的實體商品、金融商品上,但它既不會有標準答案、其實也沒有什麼意義。

最後,筆者要再次重申立場:絕不鼓勵一般人在不了解的情況下,去操作 / 投資任何風險極高的項目。

但我們也必須了解,「有人類就有泡沫」、「泡沫未必全是壞事」──看到任何「唱多」或「唱衰」金融商品或科技趨勢的言論,也請記得保持清醒的腦袋,認清市場交易「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本質,「放諸四海、任何時空皆準」的「應有價值」並不存在,在自由市場中,價格始終是透過交易而來的。

而論述自此也毋須諱言,本文確實站在對比特幣、區塊鏈等新技術應用「相對」較為樂觀的立場,去分析、分享一些個人的看法。

這些看法僅做為討論、交流之用,不構成任何投資理財上的建議。

註一:這裏把「支付」廣義地納入了「存放款」、「匯兌」等;而「融資」也廣義解釋為基於「籌措資金需求」所衍生的金融商品操作,例如「股票」、「期貨」、「基金」、「債券」等。

註二:用一個簡單的故事,解釋我們所謂的當代金融和貨幣體系:想像 ABCDE 五人圍成一圈,每個人都向其右邊的人借 100 元,並隨即到市場上花掉借來的 100 元。

這時,假設 A 走在路上撿到了 100 元,他立刻去把欠 B 的錢還清,其他人也依序還清債務,撿到的 100 元回到 A 手中, A 則「良心發現」,把錢放回原處⋯⋯這時,所有人的債務都消失了,但當時他們各自借款所產生的消費,卻已經幫整個市場增加了 500 元的 GDP 。

亦即,一個很簡單的外來因素,竟可在沒有任何生產與創造的情況下,平白無故增加金融與經濟體系的成長⋯⋯。這是「債務」的力量,也是政府與大銀行們天天在做的事,而你認為他背後真的有任何「堅固」的,「看得到摸得著」的東西在支撐嗎?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Ilkin Zeferli@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