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年內走了 7 位同事──「鐵飯碗」、「國際化職場」、「高大上」的聯合國,為何在他們眼中「不宜久留」?

3 年內走了 7 位同事──「鐵飯碗」、「國際化職場」、「高大上」的聯合國,為何在他們眼中「不宜久留」?

錢鍾書的長篇小說《圍城》中有一段話,特別值得玩味,「這是一道牆,裡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進來⋯⋯」,而這句話在某種程度上,也很適合做為聯合國的職場寫照。

雖不敢一概而論,再者客觀情境與主觀心態本也因人而異,不過在筆者任職的部門,將近 3 年來送走了 7 位同事,他們有些另有高就,有些單純覺得工作與期待有落差,當然也有些基於組織整併而未能繼續延續合約⋯⋯。

先別誤會,UN 當然還是個很棒的地方,至少在「國際化」方面,這世上絕對沒有任何一個機構或企業,能夠擁有比 UN 更多元更國際的工作環境:

舉例來說,辦公室有英國法國日本中國員工共處一堂不稀奇,但走幾步到下一個 section 還可以遇到柯索沃、巴勒斯坦、北賽普勒斯、東帝汶、南蘇丹、聖赫勒那島(這個超酷,那是拿破崙當年被放逐之地,也是我一直想去旅遊的地方)來的同事。而大家也基本上都有開闊的心胸、豐富的經驗與知識,可以天南地北的暢聊任何話題。先不管工作內容如何,光是這樣的環境,確實就極有意思,也可以很容易 catch 到不同領域的話題。

不過,工作的本質,畢竟不只在所謂「有趣」、「舒適」的環境而已,追根究柢,你真正的投入、產出、成長,以及從工作中獲得的成就感與報酬、收益等,可能也俱有同等的重要性。再說了,「工作即休閒」、「把興趣當作職業」終究是比較裡想化的境界,也只有很少一部份人能夠如此幸運達成(而這種狀態能持續多久也還是個問題)。

UN 工作,名利雙收?──一個天大的誤會

對多數的一般職員來說,離開任職職場的理由,不外乎馬雲說過的兩個:「錢不到位」,「心冷了」──這幾年來,UN 的人事流動率,便多少證實了這一點。

光是我們單位,舉辦歡送會道別的同事就多達 7 人(整個部門也不過 100 來個正式職員)。這之中有組織層級的因素,例如大環境景氣不佳,來自私部門的捐贈銳減,加上美國帶頭積欠會員費,連帶諸國紛紛仿效以國內議會尚未批准為由拖欠,整體聯合國對於福利的龐大支出(特別是高層肥貓)等,都加重了財政負擔,因此解決辦法便有兩條:

裁薪裁員(從 2016 年陸陸續續開始,也在各洲的區域總部引發罷工、抗議潮),以及大量以「年度合約」聘任新進人員,每年底依據表現評量與單位的預算,決定是否續約。

在「老鳥」和「肥貓」極力維護既得利益的情況下,其實新進聯合國職員的待遇與福利已經不若以往(2000 年以前)來得優渥;甚至,「無薪短期實習生」有連年增加錄取的趨勢,部分符合資格的實習生(例如 PhD 在讀)幾乎可以直接被指派從事原本需要 Professional Level 2 (P2) 以上才能執行的專案。

就算沒有這一波的財政危機,其實很多人也存有誤會,以為在 UN 工作,名利雙收,荷包豐滿。先撇開福利確實很好之外,薪資很高並不盡然是事實──怎麼說呢?

其一,UN 到底是屬於非營利機構,組織目標是「人權」、「環保」、「發展」、「扶貧」,這些項目在理論上與規範上都不能帶來收益,也因此除了合約上的底薪之外,不會有什麼獎金、年終之類的額外收入。

而說到本薪,其實也就只是比照「美國公務人員」的標準,然後依據地區的不同斟酌調整「地區加給」與「危險地區津貼」而已。除非是擔任技術性非常高的職位,又被派(或自願)到艱困地區,才可能因為高額的危險津貼,而在帳面上收入上看似很「豐厚」。我們部門中有一位義大利籍同事,之前在阿富汗、伊拉克的任務區,輪調擔任安全主管 7 年有餘,存下的錢剛好夠他在紐約布魯克林買一戶房子。

和昔日同儕相比,賺得一點也不多

或許有人會說:「比照美國公務員敘薪,其實賺得也不少!」話雖沒錯,不過這就可以談論到另一個命題──其實「多」與「少」不是個絕對的概念,而是比較出來的結果。

在 UN 上班的員工,不敢說全部,但至少 90% 都是能力不錯、背景(學經歷)漂亮、手段高明的一群人,個人特質與企圖心大抵跟那些常春藤名校的畢業生差不多(很多本身就是常春藤畢業的)。

也因此,儘管比照「美國公務員」,每個月有 3000-4000 美金的稅後收入,當眼看當年同校畢業的同學、身邊年齡相仿的朋友,紛紛在私部門大放異彩,取得百萬美金(以上)的年薪──相形之下,這心中的滋味自然又是另一回事了。

不過當然,我們總是要保持微笑,努力說服自己、也展現給別人看,那套較為「當代政治正確」的價值觀:金錢不是重點,工作重在樂趣,不要跟他人比較,選你所愛愛你所選 balala,俾使自己在精神的層次上盡可能可以超凡入聖、無欲無爭。但大部份的畢竟還是凡人,老是用出家人的標準套用在一個個俗不可耐的生命上,到底也不是辦法。

就在今年 4 月,剛幫同事 H 辦完歡送會。瑞士人的他,MIT 畢業,在 UN 科技部門做了 3 年多,專長在系統開發,前端後端都能一手包辦的強者──這樣的人才,可不是只有 UN 懂得欣賞。不出意料的,他在年初被新加坡的新創團隊挖角,對方直接霸氣的開出「UN 現在每年給你多少?我們至少 5 倍請你」的條件,H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加入新創公司了。

當然,聰明的他,肯定也針對未來風險、發展潛力等面向仔細評估過:「UN 其實不是一個很鼓勵創新和能夠接納新思維的地方,特別是對於我們這些科技從業人士,私部門能夠帶給你的刺激和成長,其實遠比薪資福利重要⋯⋯」H 私下這麼說,同時還開玩笑的表示未來在各大企業拼一輪之後,不反對老了再回 UN 掛個資深顧問,養老兼退休,又還能獲得不錯的聲望。

H 不是第一個,肯定也不會是最後一個,畢竟雖然 UN 福利好,但薪資在與其他同領域同層次的國際企業相比,確實沒有特別吸引人。再者,對一個有理想抱負(野心)的青壯年人士來說,個人在工作上的成就感與挑戰,可能才是最想在人生精華時段(25-45 歲),好好拚搏的重點。

全球最大的「官僚體系」,體現「理想」與「現實」的落差

UN 既是非營利機構,又是全球最大的跨政府組織、官僚體系,效率低落,繁文縟節,疊床架屋的結構,外交話術與權力的鬥爭總是免不了;更甚者,很多理想和現實的落差:

你以為你在維護世界和平關注難民議題保障兒童婦女的權益,不錯,UN 確實都在做這些,但很大一部分是體現在高檔次的國際會議、漂亮的口號與影劇明星合影宣示,厚重的研究報告不斷重複著關鍵字(sustainable/development)卻沒什麼人真正閱讀。

就算是第一線的維和部隊現場,我曾被派駐在 6 個不同部隊區的觀察,也會發現高牆內外,兩個世界,內部歌舞昇平每週 party,牆外武裝衝突不斷,飢民遍野。

當然,對於謀求工作安逸,待遇不算差,與「好名聲」、「好環境」的人來說,UN 確實還是有很大的吸引力:早九晚五絕不加班,年假超多,各種免稅福利,對配偶與子女的津貼也很可觀,加上動輒可以出差到各地,洽公順便旅遊也能夠讓你世界走透透(特別是那些平常很難去到的國家)。

不過,這種日子過久了其實也不算太精采,特別當你以為你可以「改變/拯救世界」,但其實每天耗費大量的時間與精力在與拯救世界無關的業務上(例如跑公文)。

再說了,常常坐飛機到各地出差看似很酷,不過老實說,我個人實在沒有很喜歡這樣的經驗,一來「出差」絕不等於「玩樂」,長途飛機奔波根本一點都不舒服;再者,想去體驗異國風情,寧可自己花錢買機票,自己安排所有想做、想吃、想看的行程,好好的度假/旅遊一番,而非在那邊藉由出差的零碎時間,到處景點快閃打卡發文 tag⋯⋯(公務旅行結束工作後的零碎時間,根本就只想回飯店睡覺,或被迫去準備下一場簡報好嗎)。

去留的兩難──在體制中留下,勢必失去「市場競爭力」

「聯合國用的系統都很舊,整體的運算、儲存和執行的技術,也都跟一流的國際公司差很多⋯⋯」一位日本同事 D 說。畢業於東京大學博士,D 的博論研究的是量子電腦和 AI 整合,2017 年通過 YPP 招考,幾個月前被分派到我們辦公室。

她覺得以前在學術單位已經跟尖端技術很脫節了,沒想到到了 UN,情況更嚴重:「你只能不斷利用自己的時間進修和補充最新知識,否則,在這樣的環境中待久了,人會安逸的,除非你打算一輩子在類似的圈子裡,否則私部門的高競爭高強度環境,你根本無法再適應。」

她說得不無道理,不過也好在 UN 絕不加班,平均工時相較於 OECD 國家偏低,假期又多,若能好好利用私人時間,邊在 UN 工作,邊拿到 MBA、碩博士學位的大有人在(然後,很多就被挖角去別的地方高就了)。

另一方面,一年前高升到紐約總部的波蘭同事 L,就是一個打定主意要在 UN 體系中混出點成績的人。在幾年的「臥薪嘗膽」、「百般努力」之後,終於如願以償的晉升到整個 UN 資訊科技部門二把手的角色。

他曾分享過,在剛入職 UN 的前幾年,由於出色學經歷的關係,幾乎每週都能收到獵頭公司的挖角信,或是自己隨便丟出去的 CV,往往幾天內都會被邀請面試。然而,在 UN 待超過 5 年後,來信明顯減少,而自己抱著「試試看」心態丟出去的求職信,也多半石沈大海,少有回音。

這之中自然有所謂年資、預期待遇、領域相容性等因素,不過最主要的,L 分析道,是「你已經不再具備所謂一流國際企業所期待的競爭力,又或者,你的特質和工作能力與經歷,已不見得能為私部門帶來足夠的利益,在與妳同等級同年齡層的候選者中,很多比你更適合在商場上爭戰四方。」

儘管如此,L 依舊選擇在 UN 繼續往層峰攀爬,在國際政治角力、官僚爭鬥中,一方面實踐理想,一方面鞏固自己的地位。

在現實中,確實也常聽聞厲害的企業家或學者,受邀出任政務官的例子,卻鮮少有「優秀」的官僚人員,可以順利地成為擁有同樣優異表現的企業經營者或學術巨擘(並非沒有,但真的不多),UN 亦是如此──這也是為什麼這道牆能輕易劃分裡外兩個世界:局外人總覺得裏頭是個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工作場所,但牆內,卻有不少人想盡辦法要出去,尋找更有創造力的地方大展身手。

至於我自己,如今 UN 任期即將滿 3 年,要無限制續約下去,肯定沒問題。畢竟我們單位主要負責維和部隊的後勤技術與科技支援,只要這世界一天沒有和平,我們就永遠會有源源不絕的工作。不過,成長有限、挑戰不足、環境安逸、薪資普普,確實也讓人萌生想「出去」的心情了。

執行編輯:賴冠穎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United Nations 臉書專頁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