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台灣」不輸台灣人:「世界留台校友會」(WFOTAA),一股強大的海外友台勢力

「愛台灣」不輸台灣人:「世界留台校友會」(WFOTAA),一股強大的海外友台勢力

在台灣的端午節連假期間,因緣際會下,受邀參與了一個很特別的活動:「世界留台校友會」(WFOTAA)的年度大會。

今年該會選在汶萊舉辦,為期四天三夜,除了官方理事會議之外,作為東道主的「汶萊留台校友會」,也竭盡全力安排來自世界各地的「台灣校友」,深度體驗了汶萊──這個在東南亞的「富裕小國」。(詳見前文:《進宮覲見蘇丹王,親訪汶萊的真實體驗:「東南亞富裕產油小國」福利無敵,為何仍被歸類為「發展中國家」?》)

在東南亞的強大「友台」勢力

「新南向」正熱,而每當聊到台灣「南向」需要的人脈時,「留學生」、「老僑胞」、「在地台商」、「新二代」等,往往是大家所關注的重點──確實他們也在東南亞有相當影響力,並且通常樂於協助離鄉背井「南向」的台灣人們。

不過除此之外,其實還有一股勢力也非常值得認識,正是文章開頭提到的「世界留台校友」們:他們分散在世界各地(又以東南亞最多),幾乎都不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但大多對台灣有著深厚的情感。

正如同「世界留台校友會」這個組織名稱,這些人幾乎都是歷年來,曾經到台灣讀書、求學、交換或從事研究的各國人士──他們之中不少人甚至是從高中就來台留學,一路念到大學畢業;有些人選擇在台灣工作一陣子後返回母國,有些則是與台灣人結婚生子,幾年後也順利取得台灣籍。

此外,更有不少回到自己國家的「留台生」們,闖出了一番事業,並經營得有聲有色。且因為本身就是當地人的關係,其「在地影響力」、「政商界人脈」,肯定不比所謂的「台商」遜色。

由於對台灣的熱愛或好感,以及當年留學台灣的懷念,各地的「留台校友會」常在幾位事業有成的學長姐號召與組織下,陸續創立。一方面讓老同學、好朋友三不五時聯誼聚會,遇上台灣需要支持的時候(例如接待來訪團體、提供政策意見、協助企業落地發展等),這群人多半也都會熱情地鼎力相助。

以筆者常駐的泰國為例,「泰國留台校友會」在 1985 年就已成立,集結了許多曾到台灣唸書的泰國人,其中依照留學台灣的各校,又細分各自的小團體──例如台大校友會、師大校友會等。

如同台商團體一樣,「泰國留台校友會」除了平時聯繫感情、分享資訊、對接商機之外,也不時與其他團體交流,並歡迎其他「非留台」人士加入。例如筆者自己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政治大學畢業,常駐曼谷,因緣際會之下也被拉入「泰國政大校友會」的 line 群組,進而陸陸續續參加了一些活動,並結識了一群學長姐們。

當年來台理由各自精彩,不過「校友會」已出現年齡斷層

台灣曾經「經濟起飛」、更位居「亞洲四小龍之首」(遙望當年⋯⋯),經濟實力加上當時的政策補助誘因,台灣曾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華僑」(語言較能直接互通的關係)來台就學。

他們之中,比較大的比例來自發展中國家,例如東南亞諸國和太平洋島國,但也不乏來自香港、美國、加拿大、澳洲、日本等先進經濟體。這些前輩、學長姐們來台的理由很多元,每個人的故事更極為精彩,足以各成篇章──不過說起來台的原因,他們幾乎眾口一致地表示:「當年台灣經濟實力強盛,又是當時的華人世界中,思想與知識水平、政策包容性、社會風氣等相對較佳的地方。」此外又具備語言及文化的相近性,自然吸引了來自世界各地的華裔、華僑後代,紛紛願意親自來台,或把子女送到台灣唸書。(筆者按:確實這批留台校友們,雖來自各個國籍,但普遍以華人居多)

然而,觀察這次的汶萊年度活動,不難發現近年「留台」的人數已逐漸減少,特別是從年齡層來看,已明顯出現斷層。

當然,這與大環境有關:隨著全球化與中國崛起,不少華裔子女若是考量文化相近性與未來職涯、市場規模,自然開始把中國作為留學的選項。再說,台灣近年來也確無太多亮眼的表現,特別是在經濟發展上,已慢慢開始不具備吸引留學生的誘因。

「若是要出國留學,以亞洲來看,我應該會考慮北京或是新加坡吧⋯⋯而且中國現在祭出的政策,也十分吸引人⋯⋯」活動中難得遇到一位 20 歲出頭的年輕人,隨父親(台大畢業)來出席大會,他目前正在馬來西亞念大學本科,對於詢問未來升學的考量,他如是說道。

誠然,台灣目前的「新南向政策」,在教育這一塊,相關部會、單位十分積極地對東南亞各國進行招生,必須要肯定各層級人員在這方面的付出與努力。

不過,所謂「時不我予」,台灣整體在國力、軟實力、學術表現、經濟成長狀況等大環境上若沒有出色的成績、吸引力,老是要靠「獎學金」補助或動輒給點「簽證優惠」來吸引人才,總不是個長久之計,能達成的效果也勢必有限。

盛大年會活動,展現「留台校友」的堅強實力和「愛台灣」的熱情

回到活動,汶萊的留台校友們,可謂「不惜血本」地組織了這場盛會:從各地飛來的成員加眷屬超過 1,000 人,對於汶萊這個一向不是旅遊熱門的小國來說,突然增加 1,000 多個外地人,食宿交通和旅遊安排,讓主辦方煞費苦心。

但即便如此,四天三夜的行程可說得上賓主盡歡,包含安排入宮晉見國王與皇后(因為汶萊新年,每年會有三天開放民眾排隊面見皇室成員),在地的校友會韓會長,也能夠透過「私人關係」,協助我們一一與國王握手之外,還能順便合影留念。(詳見前文:《進宮覲見蘇丹王,親訪汶萊的真實體驗:「東南亞富裕產油小國」福利無敵,為何仍被歸類為「發展中國家」?》)

至於觀光行程就不細說了,因為確實有些乏善可陳──大部份旅客都會選擇「沙巴+汶萊」的套裝,汶萊大概停留 1─2 天,看看清真寺、走走水上村落、看看國家風景區便足矣,剩下的時間不妨去玩玩馬來西亞,或是探訪其他海島。

但無論如何,這趟還是開了眼界,尤其見識到這群「留台校友」們各自的勢力,以及他們對台灣無比的熱情──老同學相聚,不外乎把酒話當年,種種:「台大還是錢思亮當校長的時候如何如何;政大還常常鬧淹水的時候某某某又發生了什麼事⋯⋯」等往事,聽來也挺有趣。

這群「台灣校友們」不只凝聚力(註)如此之強(當然啦,也各自都得有一定的經濟實力才行),能夠每年在不同的國家相聚,更難能可貴的,是即便他們多數不是台灣人,卻都以曾經與台灣有段關係為榮:

這些學長姐仍時常返台、為自己母國和台灣的交流出錢出力,也大多樂於幫助所有來自台灣來的朋友──若要說起「愛台灣」,他們絕對當之無愧。筆者個人認為,這些人甚至比起某些只在嘴上時常掛著這句話的台灣人,更能以實際的行動、真摯的情感,對台灣做出貢獻。

PS. 各地「留台校友會」都可以自由加入,如果有朋友常駐在東南亞、美加紐澳、港澳、太平洋島國等(歐洲華僑據說當年留台的並不多,但說不定也還是有一些小規模的聚會),不妨接觸看看,偶爾與學長姐們聚聚,聽聽故事,也是相當有意思的。

註:以泰國為例,筆者自己會去湊湊熱鬧的就有每個月的「政大校友會」,「泰國留台校友會」活動,每季/半年還會有「亞洲留台校友會」,以及每年「世界留台校友會」⋯⋯相聚要幹嘛,不外乎吃吃喝喝聊聊天,當然,有心來建立人脈,拓展生意與商機,也不啻於一個好機會。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Jack huang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