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宮覲見蘇丹王,親訪汶萊的真實體驗:「東南亞富裕產油小國」福利無敵,為何仍被歸類為「發展中國家」?

進宮覲見蘇丹王,親訪汶萊的真實體驗:「東南亞富裕產油小國」福利無敵,為何仍被歸類為「發展中國家」?

聽到「汶萊」(馬來文:Negara Brunei Darussalam),大夥腦中浮現的關鍵字,大概不外乎「吳尊」、「有錢的石油小國」、「穆斯林國家」等吧?而在真正踏上這總面積 5,000 多平方公里、約等於一個上海市的國度之前,我對它知道的也不多,大概從書中讀過一些英國殖民的歷史、近代與馬來西亞的關係,模模糊糊地有一些印象。

今年剛好有機會走訪一趟,跟著「全球留台校友會」的活動(這是另一個精彩故事,會在下篇文章中與讀者介紹),終於也把東協十國最後一個尚未涉足之地補上「打卡」,親眼見識一下這個據說「富得流油」的小國。

東南亞富國,「從搖籃到墳墓」都由國家包辦的極佳福利

先簡單介紹一下汶萊:位處東南亞婆羅洲島北部、緊鄰馬來西亞沙巴,從曼谷飛大約 3 個小時,總人口約 40 萬左右──大部份是馬來人,另有約莫 20% 的華人與印度裔。

經濟上,汶萊高度仰賴石油與天然氣出口(佔整體 GDP 超過 80% ),巨額的收入讓小國寡民的汶萊,幾乎成為全東南亞福利最好的國家:居民不用交稅、教育免費、國家分配公屋(僅收取非常低廉的租金),並大量引進外勞(印度、菲律賓籍為主)填補底層工作角色⋯⋯幾乎可以說,汶萊人民「從出生到死亡、都由國家一手包辦。」

甚至某些到海外就醫的個案,病患本人與隨行家屬都可以向國家申請全額補貼機票、食宿與醫療開銷,足見政府對人民的照顧。

圖/shutterstock

人均 GDP 全東南亞第二,汶萊為何被歸類成「發展中國家」?

汶萊的人均生產總值為 52,000 美元(約新台幣 157 萬),在東南亞僅次新加坡(約 57,000 美元),看似是一個極度富裕的國度,但在綜合評估(註)上,仍被聯合國歸類為「發展中國家」。

實際在當地待了幾天下來,確實也感受到汶萊的「富裕」,並沒有反映到基礎建設、基本民生,甚至一般民眾的收入等方面。

舉例來說:連柬埔寨、緬甸都已經有普及的 4G 網路,在汶萊首都斯里巴加灣(Seri Begawan)卻只有非常不穩定的 3G 。而由於汽車免稅,汽油又十分便宜(每公升約新台幣 10 元左右),因此汶萊公民幾乎家家戶戶人人有車,也導致大眾交通運輸非常不便,要不是跟著旅行團行動,一個人要以背包客的方式走透透,是有一定難度的。

再者,汶萊實際的商品貿易與市場經濟,也不若 GDP 數字般漂亮:走進汶萊最大的商場,老舊的五層樓建築裡面商鋪零零星星,不得不說連柬埔寨金邊的 AEON 商城,或是泰國隨便一個省份的 Central Mall 都熱鬧得多。

「這裏福利超好,食衣住行育樂很多方面都有政府補助,不過談到人民收入,大學畢業的平均月薪,大概僅在 800 汶幣左右⋯⋯」與接待我方的當地導遊一聊,以這樣實際的國民人均收入來衡量,確實不意外汶萊仍被歸類為「發展中國家」──汶幣與新加坡幣可以等值 1:1 兌換,所以 800 汶幣,大約僅為台幣 17,800 元左右。

「而且我們大多數人每週都會坐船去鄰近的沙巴,娛樂、購物後再返回汶萊⋯⋯」她隨口表示。

絕對君主制國家,施行嚴格伊斯蘭律法

這是由於汶萊為實行「絕對君主專制」的國家(國家首長、議員等都由國王任命),故很多看似普通的「娛樂」,在這都是禁止的。

舉例來說:很多活動與集會必須申報國王批准,方能進行;全國不得販售菸酒(可以從境外攜入,每人有限額),亦無夜店等聲色娛樂場所,加上因市場規模小,普通居民消費力有限(前1% 的皇親國戚和政商權貴們,多半選擇飛到海外度假),外資進駐率不高。除了清真寺、博物館、大皇宮和國家公園之外,能走走逛逛的地方實在不多。

故此,不少汶萊年輕人想要打發時間,通常寧可坐船去鄰近的馬來西亞,而市面上的旅行團,通常也會建議遊客把「沙巴 + 汶萊」一起規劃,以觀光效率來講比較划算。

另外,由於執行嚴格的「伊斯蘭律法刑事法」(Syariah Penal Code),汶萊也在近幾年受到不少西方媒體與國際組織的批評。舉凡「非穆斯林也須遵守齋戒月禁食規定」、「婚外情,同性性行為將被處死」等,都被指責是人權倒退,嚴重影響公民社會的發展。根據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調查,汶萊更是亞洲公民自由程度極低的國家之一。

雖說如此,汶萊的蘇丹王仍以親民且慈祥的形象,在全國上下樹立了很高的威望。而我們這趟來訪,也正逢汶萊的新年(伊斯蘭為汶萊國教,故汶萊的「新年」以伊斯蘭曆法為準,每年日期不同),皇宮會因此開放三天,讓普通民眾晉見國王與王室成員,算是本次行程中的一個高潮。

進宮覲見蘇丹王的「三秒體驗」

每年汶萊伊斯蘭新年,都會有三天的時間,讓一般人可以入宮與皇室成員握手:男性晉見國王(蘇丹)、女性晉見皇后。入宮手續繁瑣,規矩與禮儀亦馬虎不得,包含不能穿著黃色系、不能露肩露腿、衣服鈕扣要全部扣好到位、要經過層層安檢、隨身物品要放在外面託管、握手時不可直視國王,身體要微微向右傾⋯⋯等。

從最宮外一路到大內面見皇室成員,排隊約莫需要 3 個多小時,真正握到手則大概不到 3 秒。國王維持著一視同仁的淡淡微笑,身邊護衛與保防官則不斷督促人群與維安——我尚未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好像碰到了一下誰的手,這個「覲見」的體驗就已經結束了。

從早上遞交申請到進宮、排隊、握手、出宮,一整天就這麼沒了。老實說,要不是這趟的主辦單位盛情難卻,又極力邀請我們見識一下「全世界仍在使用的最大皇宮——努洛伊曼宮(Istana Nurul Iman)」的豪華排場,不少人其實並沒有這麼熱衷。不過,總歸是個十分特別的體驗,讓汶萊之行留下了一些可供回味的記憶。

四天三夜的行程,臨走前一晚,也去逛了一下當地號稱最有名的「東加夜市」,品嚐一些道地的食物(與馬來西亞的食物頗為相像),以及體驗一下當地人少有的夜間娛樂生活。不過很老實地說,以一個外地參觀者、觀光客的角度而言,這樣短短幾天的行程,大概已經足夠。

「富國」的表象,與背後的重重挑戰

「汶萊其實很想做亞洲第二個新加坡,或是成為回教世界的金融中心,但先天上有太多因素,讓國家並未如預期般發展⋯⋯」當地一位朋友表示。

他沒細說哪些「因素」,不過不難猜想:絕對的伊斯蘭律法(假期、習俗等影響企業營運時間及員工的生產力)、專治君權、基礎建設落後、缺乏對外資具吸引力的經貿政策、過度仰賴石油出口(據統計,汶萊僅剩約 20 多年的存量)、過度膨脹的社會福利與政府赤字、沒有農業亦無觀光資源(與鄰國相比)等⋯⋯。

上述這些可能都是原因,也都考驗著汶萊這個常被外人視為「富裕」的發展中地區,未來是否能夠成功轉型,真正邁入「已開發國家」之列。

註:除了比較直觀的GDP之外,評估一國是否為「已開發」的指標尚有:HIE OECD(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高收入會員國),CIA AE(中情局世界發達經濟體),WB HIE(世界銀行高收入經濟體),QoL30(經濟學人生活質量指數前30),NBC 30(新聞週刊世界前30國家),G8(八大工業國),DAC(發展援助委員會國家),IMF AE(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達經濟體),HDI VH(人類發展指數高標國家),CDI(全球開發中心發展指數),LPI 30(全球繁榮指數前30名國家)等。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附圖/Jack Huang提供;附圖1/shutterstock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