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大戰」剛見消停,就迎來川普 G7 峰會上的「脫序演出」?──全球化時代下的貿易戰,誰也別想置身事外

「中美大戰」剛見消停,就迎來川普 G7 峰會上的「脫序演出」?──全球化時代下的貿易戰,誰也別想置身事外

原本讓大夥隔岸觀火的中美貿易大戰,就在幾天前(正確來說是 6 月 1 日),一向不按邏輯出牌的川普突然把矛頭也對準了老盟友:歐盟、北美自貿區等國家,目前初步的手段是對鋼鐵、鋁製品課徵 10-25% 不等的關稅,此舉算是惹毛了一票人,原本作壁上觀喜孜孜看中美較勁的吃瓜群眾們,也被迫表態要「還之以顏色」。

而做為促進全球化便捷化的 WTO、UN 等組織,一干代表與官員們也十分頭疼,紛紛呼籲各方冷靜,盡可能避免使用報復性關稅方式制裁他國,還是回到談判桌前,以外交手段,遵循關貿總協(GATT)的機制協商。

當今的世界已是地球村的時代,早已不若 1980 年代以前,還可以偶爾玩玩貿易壁壘的遊戲。随著全球分工和各式的互惠與自由貿易協定(FTA)的簽署並落實,各國產業鏈經過 30 多年的重洗與布局,儼然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之錯綜複雜的互賴關係──學者以「義大利麵碗效應」稱之,各個優惠待遇和非關稅措施的交相重疊,就像義大利麵一樣,剪不斷理還亂。

無論是強權還是發展中國家,進出口、國際貿易、人才、服務、貨品的流通,早已被由 WTO 建構起的貿易體系深深影響──是幸,也是不幸:憑一國單方面對其他經濟體施以關稅或非關稅障礙,根本無法達成過去改善貿易逆差的效果,反之,倘若各國紛紛開啟 WTO 例外原則(可免除成員國義務之原則)並施以相等的障礙做為反制,那才是真正的全球貿易大戰,損人又不利己,代價太大。

回顧中美貿易戰:「小學生吵架般」的你來我往

先來回顧一下近期中美的貿易糾紛,我們都知道早在 2016 年川普競選期間,「縮減中國貿易逆差」便是他主打的政見,比起什麼墨西哥蓋城牆,和其他亂七八糟的外交政策,這點至少還算是有跡可尋,畢竟中美貿易問題一直是歷屆美國政府的難題,而「美國懟上中國」也多半能給世界上其他國家漁翁得利的機會(至少他們這麼想)。

從 2001 年中國加入 WTO 開始,對內由國家管制,對外則奉行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很快便以廉價的勞動力取得「世界工廠」的地位。在 2015 年喊出「中國製造 2025」後,中國更是打算以國家扶持的力量,一舉在信息科技、航天、機器人、奈米材料、生科與高端醫療等領域領先,這自然會影響美國在這方面的領導地位。亞太各盟邦的產業,早已有不少融入中資的生產鏈中,況且每年數千億美金的逆差──新仇舊恨加上選舉時的承諾,川普終於還是劍指中國,開戰了。

從今年初開始,川普政府陸陸續續對中國製造的特定產品祭出 40-100% 的反傾銷稅,到了 3 月份更是以「侵犯智慧財產」的名義,動用了惡名昭彰的 301 條款預計對自中國進口超過 600 億的貨品課徵關稅;而中國也立即反制,透過國務院表示將對來自美國的 100 多項商品課以等同關稅,並終止原本對美 126 項商品的進口稅減讓,然後在原基礎上另加徵關稅。

一來一往,彷彿小學生吵架。美國的川普政府緊接著在 4 月又有新動作,除了加碼對 1,000 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品列入徵稅清單外,另夥同日本、歐盟在 WTO 的多邊談判場合,對中國「涉技術性歧視」、「政府補貼」等議題提起仲裁,開起爭端解決機制──從實際的關稅戰,到外交上的交涉雙管齊下。

美國看似佔上風,實則很可能引火自焚

當然,中國也不是省油的燈,相繼也對美國進口的食品、農產品、原物料等課徵關稅與進行進口量限制。雖然以貿易金額來看,並不若美國動輒千億美金,但亦有評論指出中國策略性的針對農產品開刀,主要是想在美國中西部共和黨票倉施加壓力。畢竟中國是美國小麥、大豆、高粱等主要採購國,若關稅提高到 100%,無疑將使該地域的選民首當其衝,而緊接著美國 11 月的選舉將至,難免受影響。

而中國即使外貿受挫而導致內部不滿,理論上不也會影響到政權的更替;也因此,在關稅金額與制裁力道上看來是美國技高一籌(還有中興通訊事件),但實際上中國政府反倒比較可以老神在在,所有損失咬牙吞下,且看美國如何因應自己放的火,會不會引火自焚?

而中美貿易戰目前的最新狀況,也如新聞中報導的,兩邊也知道不該在這麼鬧下去,便派出特使互訪,閉門談判,5 月 19 日兩國代表在華府發表聯合聲明,大抵是停止相互叫囂增加關稅的報復性措施。

美國願「暫緩」對中的懲罰性關稅,而中國也「同意」未來會考慮向美多採購 2,000 億美元的產品以彌平逆差,並同時恢復對美農產品的優惠措施。不過,相較敏感的「高科技電信採購」、「智慧財產權」、「反補貼」等議題,雙方並未達成有效共識。

但你以為中美硝煙暫歇了嗎?別忘了對方是川普,出爾反爾已是常態,就在不久之前(5 月 30 日),來自白宮的消息,又表示要對「500 億中國商品徵收 25% 的關稅」,而中國也一貫的由外交部發言人措詞強烈的反擊,表示「奉陪到底」,「以牙還牙」......到底是夠了沒?

平心而論,中美貿易戰終究是兩敗俱傷的局,不錯,短期內美國仍會是全球最大市場,最強的 GDP 和世界第一的貿易國,故川普的政策或許會影響部分與美有往來的廠商與企業,多多少少讓「工作迴流美國」,以及在短時間內達成「美國優先」的目標。

然而,產業畢竟是全球化流動的,企業生產勢必尋求最佳的區位因素與最低成本,長期來看,供應鏈重組與轉移的結果,可能指會讓美國更窮,更不容易吸收外來投資。

G7 不歡而散,眾人砲火對準美國

再加上,川普政府緊接著又對歐盟、北美開火,惹得 6 國財長在 6 月 2 日加拿大的 G7 財長會議上,眾口一致譴責美國歐盟也罕見的站在中國這邊,在 WTO 大會上砲轟美國政府根本不把 WTO 原則和 GATT 放在眼裡,輕率的掀起貿易保護主義,是非常不智的做法。

德國總理梅克爾表示美國對歐洲鋼鐵產業課徵懲罰性關稅是「非法的」,美國要有面對歐洲「報復升級」的準備,以及超過 28 億歐元的美國產品,歐盟也將考慮課以等同關稅(不過英國已經脫歐,這波貿易戰會不會波及英倫還有待觀察);加拿大和墨西哥也發出聲明「美國對我方徵收 1 元,我們也將對美徵收 1 元」,以示反擊。

雖說目前這些「關稅」都還停留在口水戰的階段,尚未實質影響到實際的進出口,不過在歐元走勢、全球主要工業國股匯市方面,已經產生負面影響(以本周數據來看)。德國明鏡周刊更有專文表示:「世界變得更加複雜,而美國已不再是可靠的夥伴......據此,我們應該自我解放」。

更讓許多國際媒體驚訝的是,G7 最後竟以「川普拒簽公報」、與加拿大總理鬧翻告終,戰場似乎越擴越大,一發難以收拾。

圖/Twitter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東南亞如何與歐美「互別苗頭」?

那東南亞呢?東南亞畢竟太小,很難有大規模經濟上的衝擊,不過普遍來看,無論是中美貿易戰,還是跨大西洋貿易戰(美─歐),對於東協 10 國來看,可能利多大於利空。原因大抵也是那句老話,「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道理。由於對終端產品課徵關稅,溯及原產地的話,勢必影響到上下游產業鏈及其供應造成影響,但先進已開發國家受制於美國的貿易壁壘,就必須要為其產業尋求其他出路。

例如中國為了反制美國而減少向其採購產品,東南亞多少可在此填補部分進口需求;再說美國對歐鋼鐵業的貿易減損,正好也促使歐廠向其他地區拓展的可能性,加上東南亞幾個主要大國正喊著要產業轉型,對相關製成品的需求也開始成長,或許也有機會進一步推升雙邊貿易。

這道理,從往往最先反應趨勢的股票市場可見端倪,就在川普簽屬備忘錄的當天,全球股票災情慘重,但東南亞相對平穩,例如泰國 SET 指數僅小跌 0.1%,而且泰銖還逆勢升值,越南、菲律賓、印尼等廠也未發生訂單減少。

隨著美國關上大門走回貿易保護路線,東亞、東南亞、亞太反倒是持續市場開放與貿易自由化的路線,頗有與北美、歐盟互別苗頭的型態。而也確實,無論要稱「印太」還是「亞太」,未來數十年世界經貿的重心移往亞洲,是可以預見的趨勢。

當然,如今全球的景氣尚未復甦,貿易戰究竟是真的開打,還是喊喊口號而已?──由於川普的出牌一向不按常理,目前也很難分析到底對世局會造成什麼影響。不過至少可以肯定,自由貿易、市場開放、全球化多邊主義,這條路是很難回頭了,隨著我們相互依賴的程度日益加深,要享受便捷便宜的產品與服務,任何人都無法置身於國際貿易的環節之外。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Twitter

世代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