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t Lin@挪威】致文化部長鄭麗君:別再等人才成為台灣之光後,才想到要培養他們

【Nat Lin@挪威】致文化部長鄭麗君:別再等人才成為台灣之光後,才想到要培養他們

致(準)文化部長鄭麗君:
我是 Nat Lin,我在挪威奧斯陸,
我的職業是學生,
在歐洲,我看見從教育、產業到就業環境,一個完整的文化生態系統,
我想給的建議是:長期培養文化土壤、創造環境,勝於補助已經受到媒體關注的知名文化人。
台灣也可以這麼做!

親愛的鄭麗君委員,首先很恭喜你在未來的日子中,將接下文化部長這神聖的一職。台灣是一個充滿文化特色的國家,繼續讓台灣的文化在世界發光發熱,可能將會是您重要的使命之一。

從 2012 年開始,您長期駐守在立法院教育及文化委員會,想必對於教育、文化的現況與困境一定非常了解。台灣從來不是缺乏文化的地方,我們缺的,是一個能夠表演的舞台。作為史上最年輕的文化部長,不知道您有什麼期許呢?今天想與您分享的是我在歐洲世界的一個小故事,希望您能抽空看一下這篇短文。

Refa 是我在台灣就認識的一位女孩,她從小就在古典音樂的薰陶下長大,我原一直以為,她會來補習班補習英文,純粹就是希望可以繼續在英國學習、深造,等學成之後,回台從事她喜歡做的工作。我們偶然在英國的青年旅館見上一面,她很無奈地告訴我,她很樂意在學成之後回台灣工作,但台灣並沒有辦法給她這樣的機會,更慘的是,她如果想留在英國,得面對更繁雜的簽證問題。

在言談之中,我理解到她的無奈與擔憂,其實台灣不缺乏古典音樂的人才,可惜在國外深造之後,並沒有適當的就業機會以及環境讓這些人才願意深根在台灣社會。我們的社會,不論體制內、外的教育,花了相當大的成本在培養這些人才,但是我們卻很難像歐美各國一樣創造完整的產學路徑,讓他們的人生不需要擔憂未來的日子與前途。相反地,台灣政府總是當媒體或是社會關注哪位成功人士獲獎、成為「台灣之光」後,才開始規劃相關計畫,但當鋒頭一過後,大多就無疾而終。

在您旅外求學的過程中,一定不會意外在日常生活中,總是有音樂陪伴著您,我也深信,當您在法國的街道上偶遇街頭藝人,一定不吝於給他們鼓勵,不論是一點金錢或是一些掌聲。在您求學以及擔任專業立委的期間,一定也完全了解文化人,絕非是靠媒體聚焦就可以培養出來的,更遑論我們政府最後的處理方式,大多只默默的設立獎學金、出國基金又或者是幾個作業要點就想達到培養人才的目的。

我個人淺薄的認為,文化人培養的方式,是從日常生活中就慢慢培養出來的。我剛回到台北的當下,我感受到台北捷運的不同,新增了許多悅耳的音樂,讓大眾了解列車進站了。或許這小小的改變對整體文化教育、文化就業並沒有直接性的改變,但我想多少有潛移默化的作用存在。文化或許不應完全由政府主導,民間也必須一起努力,不過如果新政府真正重視文化,是不是應該從源頭檢討起,讓我們的文化教育、產業與就業環境、法律條例有完整的規劃,不要再讓「文化」繼續在媒體上曇花一現,它應該常存在我們的心中。

謝謝您看完這封信,讓我們一起努力。

《徵稿啟示》
《換日線》即日起擴大徵稿,邀請足跡遍及世界各地的全球台青們,觀察到哪些值得台灣借鏡的地方?台灣,又該如何改變?想向總統蔡英文或是新政府的閣員提出改善方針,立即參加《借鏡地球村》給小英總統和新政府的一封信全球徵文!

換日線歡迎你提出觀察與見解。本文以 800-1,000 字為宜,請以「給新政府的一封信/(您的姓名)」為標題投稿至commonwealthcrossing@gmail.com,並於文末附上「作者簡介(150-200 字)」,期待你的來稿!

《關聯閱讀》
「我們是誰?」十五歲那年,我們一起帶著琴,踏上旅途找答案
素顏的古典音樂──從王室特權、精緻商品到夏日的草坪

《作品推薦》
「講台語吧!阿六仔在聽我們講話。」──是我們彼此惺惺相惜,還是太過排外?
「你知道貓王的英文是什麼嗎?」──同學,別再依賴中文翻譯了!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