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台語吧!阿六仔在聽我們講話。」──是我們彼此惺惺相惜,還是太過排外?

「講台語吧!阿六仔在聽我們講話。」──是我們彼此惺惺相惜,還是太過排外?

剛剛與我的友人在佛羅倫斯分開,一個念頭湧上心中,「啊!下一站米蘭啊。」我沒有太大的雀躍,因為我知道下一站,我已經沒有朋友相伴,必須獨自看看這時尚城市。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獨自一人旅行的經驗,甚至有時候也比較喜歡一個人品嚐城市的美,但是一個人旅行久了,難免會希望你在旅行的途中,有一位旅伴與你語言相近,可以用你們最熟悉的語言,聊著共同的話題,一起走在美麗的街道上。

在售票亭前,一邊欣賞這富麗堂皇的教堂,一邊在排在售票隊伍的人龍中,我聽到後面兩位旅人正在用我熟悉的語言溝通。

「你知道米蘭大教堂的建築風格嗎?」
「不知道耶,我只知道他好像有巴洛克建築風格在內。」

其實我真的很像變態,一直在聽著兩位女生的談話內容,而且心中突然想要確認看看,這個口音會不會是來自海峽對岸的人。

聽著聽著,口音既不捲舌,也沒有一些特殊中國的語言用法,嗯,她們應該不是來自對岸的人,於是繼續聽著他們的談話內容,想看看在這趟旅途中可不可以多兩位新朋友。

她們似乎也發覺我正在打量著她們,再加上我一副亞洲人面孔,她們突然互看了一眼,瞬間將當中的談話內容轉換成閩南語。當下其實我是差點快噗哧笑出來,但故作鎮定繼續看看她們會說甚麼。

阿六仔底勒聽溫工委。」(大陸人正在聽我們說話。)

聽到著我再也無法裝下去,只好利用閩南語對她們說我也是台灣人,用閩南語也通。瞬間她們兩位的表情感到羞愧不已,並向我賠了幾個不是。之後我們就順理成章成為了朋友,一起逛著米蘭,其中有一位還是在當地唸書,所以我因此有幸去到幾個當地人才知道的私房景點。

其實台灣人真的蠻熱情而且也很團結,我想多少跟我們是一個小國家,對這片土地有高度的情感,自然而然愛屋及烏。我們總是在國外看到亞洲面孔,而且如果又知道他來自台灣,就會很開心,如果有任何需要幫忙的地方,多半總是義無反顧。我身處在異鄉,對於這樣的民族性感到很自豪,熱情是台灣人不可抹滅的印記。

但另一方面,這或許也是台灣人所欠缺的包容性。不只是我這兩位朋友,我自己在很多事情上,也會選擇性的交友。而且在眾多的外國人中,又以對岸的人排斥感最為明顯。其實我也不懂為何我直覺性反應就是不喜歡,甚至鄙視,可能是因為從小家庭環境、媒體資訊、自己生活經歷等等,塑造我自己對他們的敵意。

可是仔細想想,這些敵意與不懷好意的感覺,其實很多是沒有來由的。雖然在國外,還是充斥著許多中國人的不好的傳聞,甚至你根本親眼目睹。不過,另一方面來說,在國外求學、求生活的我們,因為語言相近,我們彼此互助的對象,除了同樣來自台灣的朋友外,前幾名往往都是中國、華語地區的朋友。

如果下次,又遇到亞洲面孔的朋友在你面前,你會不會打從心裡的放下這種排外的感覺?如果是我,我會努力嘗試著放下心中的敵意,友善的面對周遭的每一個人。

《關聯閱讀》
「不管喜歡或討厭,我們都不能忽略中國」──台灣交換生在中國的三個故事
交換生在美國課堂上,用一百個字幽默說出「中國」和「台灣」的不同

《作品推薦》
「你知道貓王的英文是什麼嗎?」──同學,別再依賴中文翻譯了!
從挪威的「徹底預約制」看尊重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