淪為空談的言論自由與和諧──大馬華人的無奈心聲

淪為空談的言論自由與和諧──大馬華人的無奈心聲

嘉芸是我在挪威認識,一位來自馬來西亞的室友。最近適逢臺灣大選將至,她身為一位華人,對台灣的大選也頗有研究。我們在廚房邊做飯邊邊談論國家政局,從經濟發展一路聊到人權、言論自由等話題,彼此訴說著對目前國家現狀的不滿。

她對我說,或許我們不應該那麼不滿足,因為她憑藉著她去台灣玩過以及在新聞報章雜誌上的資訊,認為除了台灣人民很友善之外,政府也很有效能,她不懂為何我們台灣人還是對政府有許多的抱怨。我笑著回答她,或許我們是「好還要更好,」畢竟,精益求精才是王道。隨後,她開始對我大吐苦水,她說現在的大馬,完全讓她失望透頂,我訝異的看著她,並聽她娓娓道來:

族群的撕裂

馬來西亞是一個移民國家,人群大致上可以分為三種,馬來人、華人以及部分印尼移民和外籍人士。馬來人人數最多,最早可以追溯至印度尼西亞的移民,而華人移民則多是來自中國。

看似多元人群組成的國家,應該可以激盪出一些不同的特色文化,實則不然。政府機關大多把持在馬來人的手中,在許多公共政策的制定上,除有明顯偏坦之外,特定政府官員還會特意歧視華人,並說出譏諷言論。

聽到這裡我很訝異,她說最經典的實例就是,一位馬來西亞部長要求華人滾回中國。這樣的言論引起中國官方的關注。北京政府更已經兩度呼籲馬來西亞政府,尊重族群之間的不同,然而這不但沒有消弭馬來西亞官方的歧視,反而助長國內風波。一位對華人友好的國會議員在不滿的情況下,也說出那馬來人滾回印尼後,立刻被趕出國會。

而馬來西亞政黨組成,大致也因三大主要族群而有分別隸屬的政黨。讓我很訝異的是,她表示說他們的華人政黨(註1)也沒有任何作為。她告訴我,大部分的華人政黨份子,因為進入權力核心之後,也會偏向與馬來人的政黨,自然而然,華人的權益就被慢慢削弱。

消逝的言論自由

那媒體呢?沒有盡到輿論監督或平衡報導之責嗎?我很好奇。以前在公民課上所學的第四權不是正剛好要在此時發揮實力嗎?當政黨無法再替人民發聲的時候,不是就要以公民力量去監督嗎?「我們有內安法令。」當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露出很多無奈,他們沒有能力去公開批評政府,只要政府認定你有危害政府或是國家安全疑慮時,警察可以以任何理由逮捕你,即使現在已經修法,但不免還是有許多人質疑。

消逝的言論自由已經夠岌岌可危了,雪上加霜的是,政府居然還不廉潔。「Bersih」 這個集會已經舉辦第 4 次,訴求集中在選舉公平、媒體自由、強化政府效能以及杜絕貪腐。最近一次的 Bersih 4.0 活動在馬來西亞的國慶日前後舉行,官方僅宣稱 2 萬人參與集會,不過所有的外媒以及主辦單位皆宣稱有超過 20 萬人上街頭抗議。

嘉芸告訴我,大馬政府不僅不把這樣的抗議集會當作一回事,還在之後試圖將這樣的集會導向族群撕裂,告訴國民這些集會「都是華人在作祟」,並號召或是買通部分馬來人也來遊行抗議。

聽到這裡我真的覺得不可思議,馬來西亞的政府為了保有政權可以不擇手段,而且完全不把人民的抗議當作一回事,甚至還有所謂的內安法令綑綁言論自由。當以前言論自由只存在公民課本、鄭南榕先生的自焚事件存在歷史課本中時,我總是覺得是那麼的稀鬆平常;現在,我真的很感謝無數為台灣民主自由開路的前輩們,讓我們有這樣的環境。也很慶幸我身在台灣,擁有言論自由。

註1:以馬華公會為主

《關聯閱讀》
「看似祥和的馬來西亞,言論自由卻如天方夜譚!」──一位大馬女孩的焦慮與憤怒
獨立 50 餘年,尊重多元文化為何還是個口號?──馬來西亞「劇作家司機」的深刻觀察

《作品推薦》
交換學生真心話:韓國,讓我有壓力!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