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地冰河跨年記:We do it twice!

極地冰河跨年記:We do it twice!

2015 年聖誕假期跟著室友到他北部老家過節與跨年。有多北呢?30 分鐘車程即可抵達北極圈這麼北!

從瑞典南部開車一路朝北中途不停的話,約要花 19 小時,可見瑞典真~的~很~長~。出發的幾個月前新聞說這個冬天會大寒,聽了皮皮挫,但是往年同時間在北部體驗過 -23°C,這趟旅程至出發南下為止最低溫只有 -13°C,行李箱塞滿的冬季運動用長袖內衣褲、發熱衣都沒派上用場;倒是回到瑞典南部後,1/5的新聞報導北部氣溫下探 -34°C (過去最低紀錄是 1966 年的 -52.6°C),很慶幸 Elsa(冰雪奇緣 Frozen 角色)放了我一馬。

跨年場地「天然 A 尚好」,就在瑞典和芬蘭國界中間結冰的河上,人們可以從西邊的瑞典橫跨冰河走到東邊芬蘭。在這兒跨年有個好處,就是煙火可以看兩次!由於時差,瑞典時間 11 點是芬蘭的 12 點,施放一次煙火;瑞典時間 12 點又會再放一次,所以跨年活動名稱叫 We do it twice!感覺賺到!

冰河中央。由於立牌坐南朝北,所以如此標示瑞典和芬蘭方向

跨年夜溫度雖「只有」-1°C,但風大體感溫度寒意不減,人人包成愛斯基摩人,冰封雪地也因幾日溫度略升,地表融冰濕滑,走起路來彷彿腳踏三寸金蓮。當晚約莫 10 點才從家裡出發,路上當然不會塞車 (因為樹比人多),購票入場後 (對,在台灣好幸福跨年不用買門票!門票瑞典克朗 100 元,約台幣 400 元),眼前活動場地不大,主場地只用了一個國小操場尺寸,主辦單位安排的樂團在一個攤位大的透明展示間裡演唱 (大概是體諒藝人不便包成愛斯基摩人表演,會彈不動吉他,所以提供保暖室內空間),展示間前民眾聚集在音響及大螢幕旁,就算是搖滾區了(笑)。一旁有個北歐原住民薩米人的超級大帳棚,裡頭升了柴火,要是冷了可以進去烤烤,帳邊空地有人帶來馴鹿做拉雪撬生意,付費就能體驗短短一段坐雪橇被馴鹿遛的滋味。

馴鹿來了

場中央則有簡易版冰酒吧,大冰塊疊成吧檯,酒杯是冰製方杯,另外還有最經典的桑拿屋與天然冰池,估計是提供觀光客體驗,因為北方人人家裡幾乎都有自己的桑拿室。前年桑拿浴的亮點是一位蘇珊大嬸(我自己取名的),她從熱呼呼的桑拿走出來,身上還冒著白煙,一路不疾不徐地走進地上鑿開的天然冰池,下水後游啊泡的很愜意,直到滿足了池邊信眾的鎂光燈後,再優雅起身回桑拿屋;其他的少年仔哪個不是從桑拿衝出來跳進池子裡,鬼叫幾聲後五秒內馬上上岸逃回屋裡,所以大嬸每次一出浴,眾人喝彩啊!

去年亮點則是一個裸男,桑拿一般是裸身進去,不過大概沒人想在一兩百雙火眼金睛下秀自己的寶貝,男生都穿上泳褲,除了這位氣魄十足的仁兄。一開始還不知道,是室友兩個小姪女嘰嘰喳喳笑著靠過來說「你有看到那個裸男嗎?」,我才眼睛盯著桑拿門口不放。可惜聊天中錯過兩次機會,只掃到背影,後來沒多久看到人群往冰池靠近,表示有人從桑拿走出來了,似乎有裸男!但他太受(相機)歡迎,我竟然擠不到前面去!最後只從人群縫隙中驚鴻一瞥,也忘了什麼長相 (我說臉),只記得好像看了幾秒蠟筆小新的大象舞(喂!)。看完裸男也差不多放第一次煙火了,煙火規模算不上豪華盛大,卻小而巧,保證人人只要張開眼都看得到,而且煙花漫開時感覺離頭頂好近好近,好似朝著你來要俯身擁抱!

沒有擋頭的少年仔

跨年夜,最令我溫暖感動的時刻是在倒數前夕,剛才跟我通風報信的兩個可愛小女孩問我:「『新年快樂』用你的語言怎麼說?」

身處異國,我的母語在這裡似乎披上了隱形斗篷,平時派不上用場,外人不易察覺也甚少有興趣了解,但兩個女孩卻主動掀開斗篷,願意一窺其面目,並在這別具意義的日子裡希望用我的語言給予我祝福。每每想到此,內心就澎湃不已!或許對他們而言只是隨口問的一句話,那卻像冬日裡的一杯熱茶,讓我從裡到外都溫燙燙的!

 

看完兩次煙火離去前,去吧檯桌上拿了冰杯照相,除了紀念到此一遊,空的杯子,象徵並期許 2016 可以裝進更多收穫!祝大家新年快樂!

《關聯閱讀》
荷蘭人的聖誕與跨年──玻璃房裡「比善心」

《作品推薦》
瑞典職場聽聞記──雜誌沒有告訴你的事
教育之前,人人平等──瑞典文課堂上的浮世繪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主圖/flickr@Timo Newton-Syms CC BY 2.0、附圖/水母 提供

 畢業就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