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之前,人人平等──瑞典文課堂上的浮世繪

教育之前,人人平等──瑞典文課堂上的浮世繪

來到瑞典,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學瑞典文。雖然日常生活以英文溝通無礙,瑞典人的英文普遍都很好,為了入境隨俗,開始學習 950 萬人口的母語。外國人持居留證註冊得到身分證號碼後,就能報名政府免費提供移民的瑞典語課程,簡稱 SFI (Svenska För Invandrare)。

不管來瑞典的理由是工作、留學、依親,或政府人道救援接收的難民,皆平等享有這個教育機會。課程分成密集班和半日班,可自行選擇適合自己的學習步調,另外也有遠距教學班,提供身障者或不便出門的人學習管道。

打工換宿的女孩們

公立的 SFI 從登記排隊到通知入學中間等了 3 個月,期間便先自費上私立教育機構的初級課程。當時正值夏天,班上許多來自俄羅斯與德國的金髮美女 au pair (打工換宿保母,有支薪,通常住雇主家,請到她們的男主人真是卯死了),以往歐洲電影裡常出現的 au pair 就在身邊,只不過說的語言不同。

她們通常早上幫忙帶小朋友上學後,利用中間空檔來語言學校,下午放學時間再去接小孩,周末則是放假屬私人時間。歐洲青年可以如此便利來去異國打工遊歷,是我青少年時期未曾經歷的文化體驗,真替他們感到幸運。另外,從保母們身上,窺見不同於瑞典人慢活印象的一面:雙薪家庭的忙碌。雖然當地人普遍 4、5 點就下班,仍有部分家長因工作來不及接送孩子,這裡又不像台灣,親朋好友很多住得近、彼此可以幫忙,聘請一位 au pair 便成了家庭好幫手。

瑞典&中東民族大鍋炒

收到 SFI 的入學通知後便展開小學生般的規律生活,班上陸陸續續有新同學加入,以說阿拉伯語的中東人居多,由於中東地區戰亂頻傳,人們紛紛逃離家園尋求庇護,2014 年瑞典就接收了 81,000 名難民,其中敘利亞人占多數。

搬來之前從沒想過,原來遙遠的北國住著許多中東移民,街上與穆斯林裝扮的男女擦身而過稀鬆平常、街上物廉價美的中東小吃林立(連比薩都有沙威馬口味,我超愛)、城裡的移民聚集區,到處是中東氣息濃厚的金飾店、中東超市……等。

班上中東同學裡,有一位氣質明顯和其他人不同,比較像是常在機場穿梭的俐落商務人士,某次分組討論聽到我從台灣來,他馬上說首都是台北!讓我留下深刻印象。休息時間跟他閑聊,原來他來自敘利亞(首都是古城大馬士革),在敘國觀光局工作 9 年,因公遊歷各國,描述旅途見聞時眼睛充滿光芒(中東人眼睛又大,我應該戴墨鏡),直到2011 年敘利亞爆發內戰......

戰爭摧毀了古城,也奪去他的兄弟,狀況糟得不得不離開。搭上一班逃難的船,不大的破船上擠了 400 多人,老的小的都有,海路顛簸十分難熬,1 個多禮拜後船終於在義大利靠岸,下船第一件事就是找吃的,因為已經 3 天沒吃東西......。他壓抑著激動、紅著眼眶道出這段往事,差點沒掉下男兒淚,活著從義大利上岸那刻,他覺得自己何其有幸;倒是一年多來在異地展開從零開始的生活,讓他覺得幸運彷彿已離他遠去,我試著替他打氣,說一定會越來越好的,他告訴我一句阿拉伯語,發音是 Inshallah,意思是 If God wills(若神應許、依照神的旨意)。

往後國際新聞裡出現敘利亞,總是想起他的故事,心中也默默祝福他的生命花園依神的引領而綻放。

被迫離國出走的故事在學校裡十分常見:萬聖節學校辦趴踢時才知道,原來穆罕默德同學在敘國是婚紗設計師,兩個女兒的萬聖節裝扮由他親手縫製,他還趁機得意地展示手機裡數不清幾件、自己設計製作的公主般夢幻禮服;另一位敘利亞老先生則是飾品商人,戰爭前作生意時經常從台灣進口項鍊耳環,對 Made in Taiwan 品質讚譽有加。

我曾經在等待瑞典居留簽證的漫漫 11 個月中,忿忿不平地想「為什麼瑞典要接受這麼多難民!」(當時不平是因為移民局會優先處理大量的難民申請案件)然而他們的故事讓我看到戰亂時分下,有幸與家人朋友異地重逢,也是上天給予的莫大祝福。比起他們,我那平安等待的 11 個月又算得了什麼呢?

瑞典文教室裡,上演著一場流動的生命饗宴,我被許多生命故事啟發,更從同學們身上看到沒有甚麼事是不可能,同時也對自己的幸運知足感激。這堂無形的課程實在太珍貴,也比瑞典文有趣多了!

《關聯閱讀》
當我們大談旅行與夢想,別忘了有些人正被迫遠離家鄉
難民的眼淚 、移民的悲歌、 住民的心酸:這個時代的悲慘世界

《作品推薦》
瑞典職場聽聞記──雜誌沒有告訴你的事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Rolf_52 / Shutterstock.com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