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商管失敗案例,到擊敗 iPhone X 登上《時代》,任天堂改變了什麼?──答案是:什麼都沒變

從商管失敗案例,到擊敗 iPhone X 登上《時代》,任天堂改變了什麼?──答案是:什麼都沒變

今天 2 月 1 日對許多遊戲迷來說,是個重要日子──任天堂遊戲公司旗下,有「神作」之稱的《薩爾達傳說》新作中文版,在今日發售。《薩爾達傳說:荒野之息》這款遊戲,可說是任天堂近年重返榮耀的代表作,它所對應的平台 Nintendo Switch,去年也創造賣出上千萬台的佳績。

鹹魚翻身:商管課程的失敗案例,強勢回歸媒體視野

這一年來,任天堂突然「再度」變成財經媒體的寵兒,「任天堂概念股」也「再度」成為台灣股民的一大關鍵詞,平均一周就會有一篇有關任天堂的專題報導。

繼 2006 年底正式發售的"Wii"遊戲機全球狂銷 1 億多台蔚為風潮之後,任天堂後繼無力地沈寂已久一段時間。直到近年因為 Pokemon Go 引發的風潮,與 Nintendo Switch 的熱賣,讓這個百年老店,再次重回聚光燈下。年銷超過千萬台的 Nintendo Switch 更在去年打敗 iPhone X,成為《時代雜誌》2017 科技產品第一名。

很難想像,在這幾波風潮之前的任天堂,常常被商學院管理課程,當成搖搖欲墜、不知變通、快被時代淘汰的「日本傳統企業」案例:攤開 2015 年有關任天堂的新聞,都是有關盈利雪崩暴跌、市占急速萎縮、連續數年巨幅虧損等負面報導。

那一年,正值壯年的任天堂社長岩田聰任內驟逝,公司甚至首度跌出 Interbrand 的全球最佳品牌百強。3 年前,許多分析師更斷言:「任天堂已經沒救了!」

到底任天堂做了什麼?讓它從虧損連連數度被看衰,突然又奇蹟似地「鹹魚翻身」,變成大家追捧的「香餑餑」?

老實說,目前檯面上大多數的報導都是事後諸葛,當今天許多財經專家出來指出 Switch 帶來多棒的遊戲體驗時,卻很少人提到 2016 年 10 月,Switch 問市當天,任天堂的股價反而下跌 6%──當時普遍的分析評論甚至指出:「在一個人人有手機能玩 game 的時代,Switch 這種隨身帶著走的概念沒啥稀奇,令人失望。」

筆者試從歷史的剖面切入,分析這個遊戲企業的老字號,如何崛起賣向成功,又是如何在不被眾人看好的逆境中,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

《薩爾達傳說:荒野之息》這款遊戲,可說是任天堂近年重返榮耀的代表作。圖/slyellow@Shutterstock

從紙牌到電子遊戲:百年企業的關鍵轉型

任天堂自 1889 年創立於日本古都京都,一開始是生產日本傳統紙牌「花扎」的商家。要談這個賣紙牌的小企業,如何轉型成為全球電子遊戲龍頭,就一定要提它的第三代社長山內溥──一位在任內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遊戲業教父級人物。

山內溥對全球遊戲業來說,猶如賈伯斯之於手機產業。但跟賈伯斯不同的是,山內溥是個富三代,任天堂傳到他手上時,已經是經過超過一甲子,三代家族傳承的企業了。雖然百年老字號對日本來說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在任天堂本部的京都,隨便都有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企業,但是在遊戲如此年輕的產業裡,任天堂倒是唯一一家。

生產遊戲紙牌的任天堂,直到 1970 年代山內溥任內才開始接觸遊戲產業。傳說山內溥接手時,任天堂已經是日本最大的撲克牌生產商,然而,一次訪問美國最大的紙牌製造廠後,他卻對自己的公司感到失望,因為他發現,紙牌就算做到世界第一,也不過如此──就只是個印紙牌的。因此任天堂開始嘗試轉型,但這轉型之路卻十分崎嶇。

山內溥在 1960 年代嘗試轉型時,可以說試過各種領域,卻大多數都失敗了。比如創辦計程車公司「ダイヤ交通」,不過恐怕一時太「跳 Tone」,這家公司自創辦開始,業績就不斷下滑,最後只好忍痛賣給其他公司。不過當年山內溥創辦的這家計程車公司,其後轉型成「南  YASAKA 交通」,目前在京都市仍持續提供計程車服務。

而成立「ダイヤ交通」隔年,山內溥又成立了一家速食產品公司「三近食品」,仿造「泡麵」發明了「泡飯」,但這個創新最後也以失敗收場。除了這些創新外,還有一堆大家意想不到的,比如「性愛酒店」、「文具」、「遙控玩具」等等。這 10 年間,山內溥為了自家公司轉型,幾乎什麼都試過,卻也都以失敗告終;也還好這些都失敗,最後才碰觸到當時新興的遊戲產業,不然就沒有今天的任天堂遊戲霸主地位。

比誰都強烈的「日本性格」:堅守價值,埋頭苦幹

雖然進軍電子遊戲只有半個世紀,也經歷過數次轉型,但是一百多年的「京都式」企業文化,也造就了任天堂與其他遊戲公司與眾不同的特點──那就是任天堂不在乎技術本身,而是從「挖掘快樂、玩得開心」的角度出發。也因此,任天堂的技術相比另外兩個遊戲巨頭「索尼」和「微軟」,常常被詬病是落後對手幾百年的技術。

但對任天堂來說,「技術」本身是達到快樂遊戲的「手段」之一,並不是「目的」本身。任天堂秉持著日本人專注於自身品質的職人精神,自己幹自己的,從來都不在意外界的批評或者產業的趨勢。所以當對手在追求技術的突破、主機上更高強大的運算能力時,任天堂從來不吃這套。

這種深植骨子裡的日式基因,相較其他對手,讓任天堂總是更顯日本味,也給大眾一種「任天堂的遊戲不需要高門檻」的親民印象,更使得任天堂總是能推出與對手完全不同的新玩法,像是最近公布的,結合自己手作的瓦楞紙組合 Labo,把電動跟紙模型完美結合。

而在國際上,堅守日本工匠精神的企業文化,令任天堂不知不覺間,成為向外輸出日本文化的重要基地。談到任天堂,我們會想到「馬力歐」、「寶可夢」以及「薩爾達」──這些都已宛如日本電玩的「代表人物」。然而,同樣是日本出身的電玩巨頭索尼,卻沒有這樣的鮮明印象。

任天堂的「日本性格」可不只在推出的遊戲中,整個公司發展也充滿了一種中古日本藩主與武士間的「忠誠關係」,許多職員畢生都在任天堂工作,比如馬力歐之父「宮本茂」;此外,更有許多高層幹部死於任內──凡此種種,足見任天堂仍帶有過去日本企業那種「即便公司遭遇困境,也不會裁員或者撤換員工」的武士道精神。

談到任天堂,我們會想到「馬力歐」、「寶可夢」以及「薩爾達」──這些都已宛如日本電玩的「代表人物」。圖/Barone Firenze@Shutterstock

以不變應萬變:日本傳統企業精神,仍有大放異彩的可能

不過,這種日本精神卻也有遇到吃鱉的時候:任天堂上一代主機 Wii U 就是如此。Wii U 作為 Wii 這款狂銷全球的家用主機經典的後續,簡直是狗尾續貂,讓任天堂當時敗得一蹋糊塗。

Wii U 的「特色」,其實就是在把手上加了一塊像平板電腦的顯示屏,這樣的設計除了未能帶來更好的遊戲體驗,也因為與其他主機的差異太大,而降低了其他遊戲開發商設計遊戲的意願,讓 Wii U 的表現一路慘淡。

面臨這樣的困境,各界看衰下,任天堂還是老老實實的埋頭苦幹,堅持把自己認為最好的推給大家。這種自始至終不變的工匠精神,加上其中的創新理念,才是任天堂重返榮耀的原因。

最後,回到開頭我們談到的問題,到底是什麼讓任天堂從谷底翻身,鯉魚躍龍門般,再次成為產業跟玩家們的焦點?

我認為,它什麼改變都沒做,從頭到尾都是一個樣──繼續保持自己那傳承百年的日本精神,而當面對挑戰與挫折時,還是堅守自己的核心理念跟企業文化。

任天堂的再起,也可以說是日本性格的縮影──有人說日本的民族性跟不上時代的發展,導致今天日本經濟跟產業巨頭們紛紛停滯,但任天堂再度創造的奇蹟,恰恰證明了,最傳統的日本企業文化精神,在這個時代,還是有綻放光采的可能。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Barone Firenze@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