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假新聞」獲選柯林斯字典 2017 代表字,真相還有可能嗎?──首先,請破除「凡事都有絕對真理」的迷思

當「假新聞」獲選柯林斯字典 2017 代表字,真相還有可能嗎?──首先,請破除「凡事都有絕對真理」的迷思

假新聞」(fake news)可說是 2017 年年度關鍵字之一,去年年末,柯林斯英語詞典(The Collins Dictionary)更將之選為 2017 年的年度代表詞。據外媒報導,自 2016 年以來,這個美國總統川普的常用詞,使用率激增了 365%,而台灣的社會現況,似乎也與這個詞彙脫不了干係──

網路上充斥各種假消息,連主流媒體都有可能被耍。最近在台灣最知名的,莫過於幾位造假愚弄大眾的人物,比如根本不會講日文卻假裝灣生後代,明明是外籍人士卻說自己是台灣混血兒,只有打工經驗卻自稱米其林主廚。

「被耍」已經可以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了。保持清醒,也就是不被愚弄,在這個資訊爆炸的時代真的非常困難,公眾人物都有可能騙人,何況日常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小謊言或者加油添醋的誇飾。若要練就一身不被耍的功夫,就要先學會人類大腦是如何運作的:

眼見不能為憑:刻意地忽略與被植入的「假記憶」

美國知名心理學權威查布利斯(C. Chabris)跟西蒙斯(D. Simons)曾經有個著名的實驗:他們安排學生觀看一部 1 分鐘的影片,影片中有一場球賽,他們要求學生注意白色球衣球員的傳球次數,忽略黑色球衣球員的動作。結束後詢問學生數到幾次。


大部分的學生都能答對次數,畢竟這不是什麼難題。但當他們被問到一個問題時,超過一半的學生都啞口無言,無法回答。

「所以你有看到在球場上橫越的大猩猩嗎?」原來兩位教授在影片中安排一位女學生穿著滑稽的猩猩裝,大喇喇地走過球場,卻有一半的受試者沒有注意到。這個現象被稱為不注意視盲(Inattentional Blindness),就是在視覺畫面中,不被注意的事物往往會全然被大腦忽略。

另一位美國心理學家羅夫托斯(E. Loftus)專門研究「錯誤的記憶」,他做過一個實驗,將受試者童年照片合成到他不曾去過的場景,在實驗過程中拿出照片,講出他當時的經歷,即便不合邏輯,受試者都會接受這些虛構的記憶,之後甚至深信不疑。

其中一個案例是他將受試者童年照片合成到迪士尼樂園,與兔寶寶合照,受試者看到照片跟描述後,開始深信自己童年去過迪士尼樂園,其實不然。而這張照片也不可能成真,因為迪士尼樂園不可能出現華納影視的兔寶寶。實驗結束後,受試者被告知真相,許多人甚至不相信正確的說明,認為實驗單位欺騙他們,繼續深信他們「被植入的虛假記憶」。

當然這篇文章不是要解釋什麼大腦科學,而是要告訴大家,即便你親身經歷,都可能因為這樣的大腦運作機制而沒看到「真相」,甚至創造出虛假的「幻覺」──這大概也是為什麼這個時代,人人都要裝一台行車紀錄器了,因為目擊者的證詞可能被大腦機制影響,偏離真相。

是非對錯都是「價值判斷」,保持懷疑包容更多可能

「保持懷疑」大概是知道大腦機制跟當代虛假消息充斥下唯一的解方。當然這不是叫你疑神疑鬼,認為每件事情都有恐怖的陰謀論在背後運作,或者大家都騙子,而是對於每個說詞都「保持距離」。

古希臘哲學家普羅泰戈拉曾有一句名言:「人是萬物的尺度:是存在者存在的尺度,也是不存在者不存在的尺度。」這句話可以被解釋成,這世界上本身就沒有所謂的「客觀」存在,所謂的客觀也只是多數的主觀而已。

任何一種信念其實都是一種意識形態的展現,像過去中古時期基督教世界相信地球是平的,宇宙繞著地球轉,而今天來看他們認知的世界可以說是荒誕不羈。但反過來想,我們今天認知到的世界,或許在 300 年後也一樣是錯得離譜。

所以對任何的敘述,其實我們都應該有所保留,這不是說完全拒絕相信,而是給自己一個餘地,知道「或許有其他的可能存在、或許事情也能有其他解讀。」

在伊斯蘭世界,同性戀就是違逆天理的罪刑,是要處以刑罰的,甚至不用說伊斯蘭世界,早期的西方世界也是這樣的觀點。過去戒嚴時期的台灣社會,男女交往當眾接吻都可能是違逆常倫的事情,頭髮過長的青年也有可能被警察找麻煩──從今天的角度來看,當然會以今非古,認為過去的社會是不對的。

但是換個角度想,真的萬事萬物都有所謂的對錯嗎?誰能成為那個天平的圭臬?是非觀念往往只是一種價值體現,如果能抽離這個框架思考,就會有更多可能。

舉例來說,人與人之間就常常因為陷入是非對錯的二元劃分而有衝突。不是好就是壞,不是對就是錯,而「自己」理所當然會是「正義的一方」,這些都是衝突的起源。但其實世界有更多的可能,大部分的事情都是落在中間的灰色地帶,端看我們給予怎樣的定義。

每個人都會站在自己的角度描述事情,沒有人會講出對自己不利的陳詞。比如你有個好閨密小花跟他的男友大明衝突吵架,小花來跟你哭訴,你聽完以後也義憤填膺,覺得大明真的是不可理喻的壞男人,跟著同仇敵愾,這樣也就陷入了這種二元劃分的的陷阱。

因為事情不會只有對跟錯,大家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場與角度看世界,很多衝突產生也是如此,是不同價值體系的衝突,本質上並沒有對錯。如果先入為主的支持一方,那就會陷入前述的「不注意視盲」──當你未能注意全局,所見所聞又怎會是全部的真相?

換新思維:抽離自我,別讓情緒先於判斷

所以如何能不被耍?就是假裝你不是你,從一個「上帝視角」來看世界,不是自認全知,而是盡可能包容得更全面。我們常常會相信自己第一次聽到的說法,進而接受這個說法成為自己認知的真相,這也就是為什麼許多人聽到與過去認知說法不同的詮釋,會有抗拒感,甚至與人發生爭執──因為第一次聽到的說法已經內化成為自己的價值體系,人們的辯論往往是為捍衛自己認知的世界。

我就曾經看過兩個女生因為一個無聊的議題吵架:「元宵應該是甜的還是鹹的。」在中國南北方對元宵的料理方式不同,而因為是非對錯的二元價值體系下,這兩個來自不同省份的女生認為自己從小接觸到的才是唯一解,當聽到對方闡述的元宵竟然跟自己認知完全不同,就起了捍衛的心態據理力爭。

這故事聽起來很荒謬好笑,但是其實在我們身邊不斷上演,不能接納另一種說法,就會讓兩邊都變成彼此的錯誤。

所以回到假新聞,如何不被假新聞騙,同時可以衍伸到如何不被職場跟生活的謠言愚弄──就是一直保持開放的心。當你看到一種報導、一種說法,別讓他馬上進到你心裡,肯定他是絕對正確的,而是在聽進去的同時,預留空間給另一種聲音,不要馬上下定論。

許多人聽到謠言就馬上跟著義憤填膺,讓台灣出現很多笑話,比如支持同性婚姻的修法明明沒有要把父母改成雙親一、雙親二,也沒有要在性教育裡加入雜交課程,卻有一堆人相信,因為他們馬上接受謠言,成為自己價值體系的一部份,導致聽到不同說法後,為了捍衛自己的信仰,起而不理性的對抗。

神棍橫行也是因為這個原因,當人把一種聲音接納成為自己世界觀的一部份後,為了不讓自己世界崩解,而選擇持續相信跟捍衛某種論調。

圖/Shutterstock


消除資訊不對等,從主動求證開始

當然,我們也不能矯枉過正,誰都不相信,最後什麼也做不成。人之所以會被欺騙,許多時候是因為資訊不對等,因此多接收新知和保持距離一樣重要。

比如在網路上聽到某某食物可能致癌,不要馬上相信,而應蒐集更多資訊。同樣的,當接收到來自他人的資訊或觀點,除了試著在心中預留其他聲音的空間,也應主動尋求其他意見,像個法官一樣「問訊」。

我自己在看新聞的時候,絕對不會馬上相信,而會試著用關鍵字搜尋相關題目,看看其他的角度與觀點,知道各方的意見後,再開始自己思考消化,最後才形成看法,同時也認知到,我的看法只是眾多看法中的一種,絕對不是「真理」。

保持懷疑、主動查證、認知到個人的限制,大概就是面對這個資訊爆炸假消息一堆的時代下,最好的方法──讓你可以耳聰目明,不輕易被耍弄。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1000 Words@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