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主人當下人,把自己當主人」──一路向南前,請避免成為「天朝思想」下傲慢、歧視又無知的台灣人
圖片

胡志明市夜景。


剛到河內時,初來乍到也拜訪了其他周圍省份工業區裡的一些資深台幹,一位在工廠多年的老幹部,歡迎我們的到來。他倒著茶,很大方地邀請我們坐下,跟我們這些「新人」聊聊天。整個辦公室中,除了這位老幹部外,通通都是越南人,而且都能講很流利的中文。

「我告訴你們,管理這件事情,我很有經驗了,二十幾年都在廠區。管這個大陸人,就好像在管中學生一樣,基本上聽得懂,有時候會有些叛逆;但管越南人,那可不一樣了,他們就像小學生,可能聽不懂,還要你手把手的教。」

聽完這句,我頓時怒不可遏,心中甚想把手中的茶就這樣往前潑去,但還是耐著性子,喝下手中的茶。斜眼瞄一下橫視整個辦公室的越南職員,他們依然低著頭在自己的業務上,或許沒有人聽到主管對自己國家民族這種污辱性的言論,也或者,他們早就已經習慣了。

歧視鄰國,對台灣人來說好像是家常便飯了,不用說近期如政大外交系教授趙國材中國時報竟然可以在光天化日下稱:「東南亞免簽都來的是泰國妹,對經濟沒幫助,還來賣淫傷風敗俗。」這種鬼話如果傳回該國,不知道把台灣人的臉丟到哪去。

那些仍活在過去「經濟奇蹟」中的台灣人

然而,這些言論都不是個案。我返台時,常常受邀參與許多有關「南向」的活動,也不免會跟很多「資深台幹」同台,卻常常聽到更多讓我瞠目結舌的言論。「越南人有三慢:『浪漫』、『傲慢』、『散漫』」,這個被當成陳年爛梗的開場白不知道從老台幹嘴裡聽到幾百次,講出這些言論的人,難道不怕台下坐著的是越南留學生或者新住民,因而引起國際糾紛,重傷台灣形象嗎?

甚至,有一些年紀輕輕就外派東南亞的小夥伴,竟然也被這種風氣影響,有事沒事就抱怨、批評起整個民族,常常說起自己在東南亞外派時因為「當地人」受多少氣;卻很少想過,如果沒有這些國家,自己連外派工作的機會都沒有。

到底這些人哪來的民族自信,還以為台灣是 30 年前那個經濟奇蹟的四小龍之首,仍用貶低歧視的眼光看其他周邊國家?站在別人家土地,就是一個客人,卻有一堆人有著「把主人當成下人,把自己當成主人」的奇怪心態。

現在的台灣,早就今非昔比,薪資 16 年停滯,就算一個生活在民國七十幾年的人穿越到當代台北,大概也很有機會找到回家的路,因為許多地方的市容除了更老舊外,沒有進化。相反的,且不提對岸飛躍式的發展,就連越南、印尼都不斷地突飛猛進,薪資每年等比級數飆漲,早就蛻變成完全不同以往的新興經濟體。

而今天的越南,第一大產業已經是電子製造業,然而,就跟停滯的薪資一樣,一堆台灣人的心態跟看世界的角度,還是活在過去光榮驕傲的年代。殊不知,台灣在東南亞諸國的心中,卻常常是以「毒品來源國」、「詐騙島」與「欺負移工」的負面形象躍身版面。

越南胡志明市白天市容。圖/flickr@Paul Arps CC BY 2.0


本位主義、「天朝」中心觀,究竟從何而來?

曾經以為隨著時代的不斷發展,會有越來越多台灣人看到實際的情況,當然,的確有很多到了東南亞後,才發現自己過去刻板印象何其錯誤的年輕人,開始願意用欣賞理解的角度融入當地;然而,剛剛所描述的「老派外派台幹」卻也始終不在少數。

為什麼會有這種情況?私下淺薄的認為根本的原因可能是過去黨國教育做得太好,把這樣中華天朝上國的思想基因深深植入一代台灣人的心中,又潛移默化的影響了下一代台灣人,讓台灣人成為一種因為特殊國際情勢下,既極度自卑又極端自傲的矛盾綜合體。

有許多台灣人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文化自豪,天真的認為在中國經歷過文革等浩劫後,中華 5000 年道統只有在台灣完整保存的「小中華思想」,這種中華思維進一步衍生出對其他國家莫名其妙的優越感。在跨國論壇活動中以台灣為中心,直接稱呼東南亞國家為國際間聞所未聞的「新南向國家(New Southbound Countries)」,搞得與會東協各國代表滿頭問號,就是「天朝中心觀」的展現。

光以越南為例,台灣到底有什麼本錢覺得自己比越南人優越?越南至少還曾經打敗過宋元明等朝代,有千年的獨立歷史。這個國家面積是台灣 9 倍大、人口 4 倍有餘,甚至現在國家整體經濟結構已經快速往科技製造業轉型,越南總理在區域政治的聲量跟影響力,是台灣總統的不知道幾倍,中美俄都爭相交好──跟越南相比,台灣才是個「小地方」。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在新南向政策的推廣下,也有許多年輕人主動學習越南語,卻還是有為數眾多的台灣人還以為越南還是越戰的沼澤,只有紡織這種勞力密集產業。不知道在河內跟西貢早就已經是萬丈高樓紛紛拔地而起,市容跟國際化程度,遠遠超過台北。

台商甚少接觸到的「越南海歸人才」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其實某種程度也是情由可原的悲哀,台灣過去投資大宗都是勞力密集的工廠,加上不信任當地人,寧願從台灣派一個畢業生過去管理,也不會讓當地人晉升高階管理職,造成大多台廠接觸到的當地人,幾乎都是來自農村、學歷不高的工廠作業員。

但是一個國家會有各種階層的人,因為台灣過去這種特殊的投資型態,讓這些外派的幹部很難接觸當地菁英。越南也有為數眾多的菁英海歸派,但是這些有國際觀跟學識涵養的人,不會出現在台商,他們在當地外商拿到的薪水,甚至不會比你在台灣拿的薪資低。

而過去台商生產以勞力成本導向,只能用接近最低工資聘請,自然不可能遇見所謂的當地菁英,當地菁英也少有意願到台商任職。只有少部分台灣外派人才能接觸到上層階級,加上台幹大多都在廠區生活,跟當地形成隔閡,只能透過自己的基層員工了解當地,反而造成誤解。

想要扭轉這樣的情況,要從新一代的年輕人開始。如果你是個想了解東南亞或者外派的年輕人,試著在校園就結交一些東南亞留學生,或者那些就生活在我們周邊、在台灣工作的越南青年與新住民媽媽們,誠摯地去了解當地真實的文化與政經樣貌,在這個過程中,也能把台灣美好的一面傳出去。

你也可以參加一些組織的活動,比如在中和的「燦爛時光」跟桃園的「望見書間」會舉辦許多東南亞講座、台北的「One-Forty」跟台中的「1095,文史工作室」也有許多活動,能與東南亞朋友面對面接觸,真心了解彼此、認識對方,才是交朋友的第一步。

新思維才能通往新南向

新南向政策一直提倡以人為本,並且要開始透過服務業、電子商務等新的產業進入東南亞,獲取當地快速發展下的成果。而要真正搭上這樣的順風車,必須要真的用新的眼光看當地,擺脫過去製造業的思維,才能真正達到新南向政策的根本目的,也就是與東南亞諸國搭建友誼橋梁。

最後,作者在此推薦全台灣第一本由東南亞海外青年共同書寫的《青年寫給青年的東協工作筆記:歷史、產業、生活、民情觀察》,這本書由 11 位派駐在東協 8 個國家的青年分享當地經驗,對於想了解更多當地第一手訊息的你,非常實用。

圖/何則文 提供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 flickr@Jim Chen CC BY 2.0

《關聯閱讀》
胡志明市生存第一課:學會如何「過馬路」
「面對我們陌生的鄰居,從真心尊重開始。」──清大博士陳以欣的越南職涯筆記

《作品推薦》
「最後,你有沒有問題想問我們?」──跨國企業面試官,教你 7 大面試提問法
台韓情勢十年大逆轉:在越南,看見韓國「可怕的」南向經濟戰略

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這個地方應該要寫些啥介紹呢?想想應該也沒什麼好介紹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八成根本沒人會看。如果你剛好驚鴻一瞥到,那好吧,我叫小樹,大學讀歷史,後來改行念國際行銷。現在應該在世界某個角落當某科技集團外派小廢物螺絲釘,大概在東南亞,從商但是沒忘記身為一個文化人的風骨?不過還是就讓我默默當個低調的帥哥吧!有興趣的可以到我臉書專頁跟部落格看看,有事情也可以寄信給我:w.herder@wenzeles.tw
部落格:小樹文策
粉絲頁:小樹文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