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自己的伯樂,不拍正妹拍猛男」──專訪攝影師謝名振,一個擁有十五萬粉絲的「另類網紅」
圖片

走進位於板橋巷弄中,位在公寓裡的攝影工作室,五、六個學生圍在電腦前一邊挑選照片, 一邊討論。25 歲的知名攝影師謝名振跟我說了聲不好意思,約訪的時間到了,他的工作卻還沒結束,我看了看手錶,那是週六晚上八點鐘了。

終於工作告了一段落,可以坐下來好好談。原來,剛剛的客人,已經是他今天的第四組客戶。從早上七點就開始馬不停蹄的工作,謝名振每天可以按下上千次快門,許多的新客戶想預約,已經要排到下個月。

「大家都以為當個自由工作者很有彈性、做自己的老闆,但有時候其實不是,連生病的權力都沒有,工作已經跟生活分不開。」他這樣告訴我。

法律系出身的「網紅」攝影師

謝名振不是一個科班出身的攝影師,很難想像,才 25 歲的他,在攝影領域──從全家福攝影、婚禮攝影到商品攝影──完全無師自通。更特別的是,他 20 歲那年,才買了人生中第一台二手單眼,展開他的攝影探索旅程。

出身公務員家庭的謝名振,高中畢業後考入國立中興大學法律系,原本因而將職業發展,鎖定在律師跟司法官,大學即開始補習準備國考,卻沒想到,因為一個平常的興趣,改變了他的一生。今天的他,在臉書跟 IG 帳號,有合計近 15 萬的粉絲關注,儼然另類「網紅」。

「其實一開始也沒有特別想到會把攝影當成職業,往這方面發展,大學時創辦粉絲頁,只是想說讓自己的作品有一個平台曝光。感覺自己很幸運,遇到很多貴人。」對於目前的成功,謝名振很謙虛地這樣說。

一台相機的緣分:「深夜名堂」的成功

攝影對大學時期的謝名振來說,就只是個興趣而已。大三那年因為家裡的傻瓜數位相機壞掉,發現二手入門單眼的價格也不貴,跟全新的傻瓜數位相機差不多價錢,因而購入,從此踏入了攝影的世界。

大四開始,謝名振把自己的作品 PO 到臉書上,久而久之,為避免朋友每天都被自己照片洗版,他另外創立了「深夜名堂」粉絲頁。最初,這個粉絲頁只是分享作品的平台,但謝名振用心經營,短短一年,粉絲數量就突破一萬(目前已達五萬粉絲)。畢業後,一個偶然的機會下,竟有廠商找他接案。

「那是一個商品攝影的案子,開啟了我作為專業影像工作者的職涯。」在那次與廠商溝通的過程中,謝名振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興趣,已經具備被業界認可的專業能力,能夠產生「經濟效益」。他決定嘗試看看,有沒有機會把自己的喜好與工作結合。

退伍後,謝名振決定走一條無關法律的出路,瞞著家人,自己上台北打拼,開始接案子,成為一個自由工作者。最後,他用自身的努力,得到家人認可。現在的他,作為一個攝影師,既能養活自己,還能有不亞於法律工作的收入。

突破刻板印象,打開男性人像攝影的市場

創立粉絲頁,在這個時代,連小學生都能辦到,但是,為什麼唯獨謝名振能在短短三年間爆紅呢?問謝名振用什麼樣的關鍵字評價自己的成功,他堅定地說出:「眼光」。

謝名振的攝影作品之所以在初期就備受矚目,可以歸因於他的主題特色。一般台灣的人像攝影,往往以女性作為模特兒,而國高中都就讀男校的謝名振,在早期想拍攝人像攝影時,都找自己中學的同學幫忙,開啟了他不同於他人的、以男模特兒為主的攝影系列作品。

「其實過去都有個刻板印象,就是會去外拍、做人體攝影的大多是女性。如果一個男生也作為模特兒去外拍,可能就會令他的朋友好奇。我的作品想突破這個既定印象,用鏡頭告訴觀眾,男生也能呈現美的概念。

以男體攝影起家的他,在這個過去較為冷門的領域,開創了自己的道路,進而成為領域上的獨角獸,找到機會開創價值。

善用社群媒體,成為自己的伯樂

談到自己與一般的影像工作者最大的差別跟特色,謝名振認為自己跟上了網路社群媒體興起的潮流。在這個人人都是自媒體的時代,人人都有機會,讓自己的成績被更多人看到。

「其實『有名』跟『厲害』是兩個概念,當然他相當程度會呈現正相關,但是假設有很好的技能,卻沒有人知道,那也很難轉變成實際的產值。」

謝名振鼓勵現在的年輕人,要成為自己的伯樂,勇敢地透過網路平台行銷自己,為自己帶來可能與機遇。找到自己有興趣的領域,試著成為那個領域中具有網路聲量的人,就有機會把興趣轉化成自己職業發展中的其中一根支柱。

網路資源就是你最好的老師

無師自通,是謝名振職業生涯的另一個關鍵字。

因為繁忙的法律系課業,讓謝名振大學時沒機會參加攝影社團,然而,沒有老師卻毫不影響他的專業性。能在短短的兩三年內,從業餘興趣到知名的影像工作者,謝名振最大的導師就是網路。

「這是一個自學的時代,其實網路上都有相當多的資源,只是有沒有想法跟辦法去接觸到。」謝名振學習的過程中,運用自己的英語能力,接觸與學習到歐美頂尖攝影領域的風格與拍攝技巧,進而內化成自己的專業。在這裡,他特別提到英語的重要性。

「如果我今天只用中文搜尋,那我很可能就只學到華人世界的技巧,但是改用英文,等於跟全世界接軌,而英語的網路世界也有更多的資源。我大部分的自學資源都是英文的,所以我很鼓勵年輕人,一定要學好英語。」

斜槓青年:一人分飾三角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斜槓青年?」謝名振在訪問過程中突然插進這句,曾經寫過〈傳統雇傭體系終結,「斜槓青年」崛起──與其整天抱怨鬼島,不如盡速展開「多元人生」〉一文,介紹此一概念的我,點點頭的會心一笑。

「那其實就是一個時代趨勢,網路世界的發展讓大家透過自學深化自己的興趣,更有機會讓興趣成為謀生工具,而在成為斜槓青年的過程中,也不斷的發掘自己潛藏的可能。」

原來,謝名振不只是一個知名的攝影師,他用下列的字眼描述自己:「影像工作者/法律顧問/網路行銷寫手」。

繁忙的攝影工作外,謝名振仍然運用自己的法學背景,給許多同業或者客戶提供合約相關的法律諮詢服務,而經營粉絲頁成功的他,目前也有在接案幫忙其他業者撰寫文案。

這天外飛來一筆,也讓謝名振的形象整個立體了起來,並體現了斜槓青年的價值──運用網路資源自學、善用自媒體行銷自己的專業技能、被潛藏的客戶發掘,進而產生經濟價值。

「我還有一個攝影家的夢」

當然,這一切也不總是一帆風順。在初期接案時,謝名振常常會怕自己收入不穩定,不能堅持走下去,甚至想過如果攝影本業不能支持自己生活,要去當 Uber 司機,增加收入。

但勇敢克服每一項遭遇到挑戰、堅持下來的結果,就是今天的成就。雖然熱愛的攝影成為了工作,從過去的興趣到要與客戶合作,負責任地完成每一個工作任務,謝名振仍然不忘記自己當年單純喜好攝影的初心,他心中仍然有個夢想與目標:

「我希望我可以成為一個『攝影家』,對我來說,我目前只是一個影像工作者,我仍然走在追逐夢想的道路上,期待自己有一天可以在這個領域做出成績與影響力。」

這個 25 歲突破大環境,走出屬於自己道路的台灣年輕人,他的故事值得每個有過夢想,卻害怕現實的你聆聽琢磨。

執行編輯:HU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謝名振 提供

《關聯閱讀》
走進台灣巷弄,讓老師傅們的故事被世界看見──專訪藝術創業者陳普,一個「不擅長談夢想,不擅長抱怨」的實踐者
「在按下快門的瞬間尋找與世界相處最心安的距離」──專訪新銳攝影師葉展昀

《作品推薦》
【我眼中的國際觀】說英文不叫「國際觀」──試著「穿進對方的鞋子」,撕下刻板標籤,才是看見世界的開始
擺脫低薪、派駐海外、轉換人生跑道──畢業了,還來得及嗎?

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這個地方應該要寫些啥介紹呢?想想應該也沒什麼好介紹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八成根本沒人會看。如果你剛好驚鴻一瞥到,那好吧,我叫小樹,大學讀歷史,後來改行念國際行銷。現在應該在世界某個角落當某科技集團外派小廢物螺絲釘,大概在東南亞,從商但是沒忘記身為一個文化人的風骨?不過還是就讓我默默當個低調的帥哥吧!有興趣的可以到我臉書專頁跟部落格看看,有事情也可以寄信給我:w.herder@wenzeles.tw
部落格:小樹文策
粉絲頁:小樹文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