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請讓我剃度!」台灣青年的緬甸出家奇遇記
圖片

「我想來當和尚。」

我這樣告訴道場辦公室,長得很像翁山蘇姬的阿姨,他皺了一下眉頭,告訴我:「我不能保證你能當比丘,這是要長老決定的,我只能保證你這十天可以先在道場禪修。」

聽完我滿失望的,但都來了,也就簽了這份賣身契,交出了我的護照。

是的,這就是故事的開始,一個台灣的年輕人跑到緬甸說想要當和尚。有一種超現實的滑稽感,把這整個故事往前拉,得從一個台灣青年的中南半島冒險開始說起。

南傳佛教可吃肉,一生要出家三次

2016 年 6 月結束我在越南的實習之後,開始環繞中南半島,從柬埔寨開始,經寮國、泰國再到緬甸。這是第五個國家,我就想來做些不一樣的事情,之前在旅程總是訪問當地人,跟基層的人民一起吃吃喝喝了解這些國家,聽到很多奇聞。

比如,柬埔寨、寮國、泰國跟緬甸的南傳佛教僧侶,是可以吃肉的,這顛覆華人對和尚的傳統想像。不過,佛陀本來就沒有規定僧侶不能吃肉,漢傳佛教有這樣的習俗,其實是從南朝梁武帝開始的,也就是說,吃素不是佛教原始的習俗。

在泰國跟緬甸這樣的南傳佛教國家,每個男人一生都要當一次和尚,就像我們當兵一樣,沒有當過甚至會被認為有問題,女生不願意嫁給你。

出家對這些國家的人來說,是人生必備的大事情,家族裡的親友甚至會敲鑼打鼓,歡送男孩去出家。在緬甸,男生一生會出家三次,幼年、成年跟中老年。出家不需要看破紅塵,可以單純出家幾天,就像個夏令營,換句話說,有緣的話,也可以一生浸淫在佛法中。

緬甸總統大選時,候選人甚至會去道場出家幾個月,而他們在道場的一言一行都會成為大眾關注的焦點。由此可知,成為一個僧侶,在南傳佛教國家是多麼重大神聖的事情。

「大哥,你知道哪裡可以出家嗎?」

我去的是仰光著名的馬哈希道場,找到這裡也是一個很奇妙的故事。到仰光以後,我開始尋找機會,想當和尚體驗看看。在青旅放好行李後,我就下了樓到櫃台。在櫃檯服務的是一位經理,英文講得非常流利。

「大哥,你知道哪邊可以出家嗎?」我劈頭就這樣問。

這位經理有點驚訝,卻又馬上露出微笑說:「你想出家啊?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我小時候也有出家過,有機會我也想再去。」

他的答覆其實就是我想出家的原因,在台灣時,我們社團邀請過泰國籍的老師跟我們分享泰國文化,當時老師就說對幼時出家念念不忘,有機會人生還想再出家一次。

那時候我就覺得太奇妙了吧!

不像台灣出家通常是看破紅塵、頓悟人生,好像是很嚴重要鬧家庭革命的事情。對泰緬的人民來說,出家好像就是一件很美好的、大家都想去的、很受祝福的事情。

經理告訴我:「你想出家,找個僧團,問長老就行了,在仰光到處都是僧團。」

偶遇算命先生,「出家」有如神助

可惜這答案有跟沒有差不多,也不知道僧團在哪,只好到觀光景點去看看。在知名的大金塔有許多的僧侶,嘗試著問幾個老和尚,他們卻都聽不懂英語,只好繼續在附近的佛塔與算命攤閒晃。

為了打聽消息,我挨家挨戶地問,終於給我找到一家會講英文的。一開始我還沒講話時,算命先生就跟我講了一串緬甸話,我揮揮手說我聽不懂,他才用英文說:「我看你穿龍基(緬甸傳統服飾),我以為你是緬甸人。」

其實我在冒險的每個地方都曾被當成當地人,在柬埔寨被當成當地華人、在越南被當成越南人、在寮國被當成山區苗族,現在在緬甸也被當成緬甸人,可能是因為我喜歡往沒有觀光客的偏僻角落鑽的緣故。這種誤認讓我感到自豪,因為當你帥到一個境界,大家都會覺得你是自己人。

扯遠了,這個算命先生叫作東拜,算一次命大概只要台幣三百,他看了看命盤說:

「你的命非常好,你的心地非常善良,是一個願意為他人犧牲奉獻的人。」東拜先師這樣說,我想大概是因為我一臉慈眉善目娃娃臉吧。

竟然都要付錢了,我順便問起未來究竟如何。

「你將擁有財富跟名聲,會是一個非常成功的人,但有一天你將會下定決心成為一個大祭司(Great Priest)。」

這敘述也太史詩了吧!雖然付錢聽人吹捧自己滿爽的,但我可沒忘了此行的目的,馬上向東拜探聽:

「所以,哪邊可以出家啊?」這樣跳痛的對話,讓東拜先生驚訝了一下,但是又立刻轉為微笑。
「你想出家?哇,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我幫你安排吧!算命費用也不用了,等等我幫你安排車子去道場。」

當下覺得緬甸人也太佛心了吧!不久,果然看見一台計程車開到了門口。

「你跟他上去吧,他會帶你到道場。」我一聽說,馬上傻呼呼的上了車,也不怕就這樣被賣到孟加拉之類的......。

跟著禪修錄音帶,接受剃度資格的「考驗」

鏡頭回到開頭跟辦公室阿姨的對話,後來阿姨帶著我到了長老的大殿,一個老和尚從深處走了出來,坐在上位,阿姨帶著我跪拜了幾次。

老和尚用英文問我,你會講英文嗎?我連忙說是,結果他立刻轉用中文說:「你是華人吧?」

原來這位長老是一位緬甸華人,不愧是長老,修行很深,一眼就看出我的真面目,還能講不錯的中文。

「能不能出家,要看你的情況,每個人不一樣。」聽完長老的話,我開始期待是不是有什麼十八銅人闖關大冒險。

接著長老吩咐阿姨一些事情,講著緬甸話也聽不懂,我接著就被帶到一個佛堂,交代我自己坐在這裡,會放中文的禪修教學錄音帶給我聽,聽著聽著我就跟著教學打坐。

整個房間只有我一個人,閉上眼睛靜靜地坐著。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已經沉浸在自己的安寧世界中,就是靜靜的閉眼坐著,突然長老又帶著兩個師父來到佛堂,拍了拍我的肩膀讓我驚醒說:「可以了,你明天就剃度吧!」

這麼快就 OK?原本以為要經過一番挑戰或試煉,想不到來沒多久就被認可能夠出家。我後來才知道,有另一位從韓國來的青年,整整待了一個多月才被認可剃度。

正式剃度,竟被問「你是一個人類嗎?」

這場奇幻旅程於焉展開。在這間道場,有來自各國的修行者,舉凡泰國、大馬跟斯里蘭卡的南傳僧人,甚至中國信奉漢傳佛教的和尚,都會來此學習,更有來自歐美的青年在此體驗剃度出家。

有一位老比丘像是我們的保母,帶著我去採買日用品──化緣用的缽與平日穿的袈裟等等。袈裟合台幣不到兩百塊,因為那其實只是兩片紅布而已,在南傳佛教中,和尚就是用這兩片布遮著身體,不管是僧團中最大的長老還是小沙彌,都是同一個款式。

儘管只是區區兩片布,卻能變化萬千出三種穿著的方式,分別在外出化緣、法會聽講跟日常生活時穿。

隔天我正式剃度,儀式上總共有 10 個比丘跟長老參與,在戒律廳舉行,很莊重的儀式,就為了我這個來自外國半路出家的小和尚舉行。大部分的內容我都聽不懂,因為是使用古老的巴利文(註),儀式滿冗長,大概過半小時,念許多經文後,開始讓我披上袈裟,由師父教我怎麼穿上這兩片紅布。

接著我被帶到戒律廳門口,一位師父開始問我一些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你是一個人類嗎?」

這個問題真的是難倒我了,我難道長得不像個人嗎?我疑惑的「蛤」了一聲。師父才跟我解釋,過去曾經有條龍想要跟隨釋迦牟尼修行而化為人的形象,最後被發現。雖然萬物都有佛性,但是只有人能修行開悟。這就是台灣人常說的所謂「人身難得、明師難遇」啊!

這個解說頗有意思,我點頭稱是,接下來的問題比較「日常」,諸如有沒有疾病、有沒有負債等,因為只有身心健康、沒有塵世負擔的人才能成為一個比丘。這時我才理解,為什麼緬甸女生不願意嫁給沒有出家過的男人,因為出家的門檻就能篩選出身體健康、沒有負債的好對象了。

就這樣,我成了一個比丘。

未完待續

註:是古印度的一種世俗語言,屬於印歐語系、印度─伊朗語族、印度─雅利安語支的一種中古印度─雅利安語,與梵語十分相近。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換日線全新秋季號《背包裡的地球》
2018 換日線季刊「早早鳥優惠」

《關聯閱讀》
在泰國的「僧侶談話」,信仰與理性的衝擊
「中國是偉大的恩人、美國是卑鄙的兇手?」──一個寮國青年比丘,讓我看到真正的「國際觀」

《作品推薦》
【金鼎爭議】郝廣才先生,謝謝你用自己的發言作為例子,完美示範了台灣的「教養危機」
「1095,」──移工三年,故事未了

 

執行編輯:YUKI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何則文 提供

作者大頭照

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這個地方應該要寫些啥介紹呢?想想應該也沒什麼好介紹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八成根本沒人會看。如果你剛好驚鴻一瞥到,那好吧,我叫小樹,大學讀歷史,後來改行念國際行銷。現在應該在世界某個角落當某科技集團外派小廢物螺絲釘,大概在東南亞,從商但是沒忘記身為一個文化人的風骨?不過還是就讓我默默當個低調的帥哥吧!有興趣的可以到我臉書專頁跟部落格看看,有事情也可以寄信給我:w.herder@wenzeles.tw
部落格:小樹文策
粉絲頁:小樹文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