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鼎爭議】郝廣才先生,謝謝你用自己的發言作為例子,完美示範了台灣的「教養危機」
圖片

第41屆金鼎獎日前舉行頒獎典禮,這個台灣文化界的盛事,由同樣是文化界知名人士,有台灣繪本之父之稱的郝廣才先生擔綱主持人。做為一個文化知識分子,郝廣才先生也體現了「文化人的風骨」,對著台下的行政院長林全,批評時政了一番:

「閱讀如果沒做好,我們全島就變傻瓜,你有再多的軌道,你把傻瓜運來運去,要運去哪裡啦?」講完台下響起掌聲與笑聲。我們不評論郝廣才對於前瞻建設的嘲諷,這段話他的重心是在推廣閱讀這件事情,雖然顯示了政治立場,但也沒有超越大家心中道德的底線。

但接著,郝廣才的一席話卻引發軒然大波。他說:「我最近在台北車站。看到大廳裡,坐滿了人。我們以前以為這是甚麼?外勞。一看,不是,四分之三是我們台灣人,有老的,有小的,也有年輕的。我們現在台灣人,是不是越來越像外勞了呢?這是不是一個教養的問題,還是一個服務的問題?」

郝先生這段話,還真的完美體現了台灣人的教養問題——以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天朝上國角度看待其他族裔。原來在台灣知名文化人心中,所謂的外籍移工就是沒教養,而有台灣人也坐在台北車站大廳,就是台鐵乃至於政府服務出了問題──又或許對他來說,坐在誠品書店的地上看書,才是最風雅有教養的事情。

如果今天坐在黑格子上的是歐美或日韓青年背包客,不知道郝廣才會怎樣評論這群「不速之客」?

「推廣閱讀」,殊不知台北車站早有「地板圖書館」之稱

更諷刺的是,當郝廣才先生以「推廣閱讀、提升教養」為名,抨擊他所謂的「外勞」坐在車站大廳是沒素養的事情,卻不知道,許多坐在北車大廳的,不管是台灣人還是外籍朋友,其實正在閱讀:

郝先生或許不了解的是,台北車站的大廳,早就不是一個單純的車站大廳,而是個一個藝文重鎮了──「F24地板圖書館」,就是其芳名,在2016年由燦爛時光創辦人張正,每個周末帶著大包小包的圖書,在台北車站開設的「游擊式書店」。這個行動圖書館,甚至被蘋果日報譽為「地板上的誠品」。

張正說:「我們都有閲讀的權利,台灣人很少意識過這個問題,因為我們可以讀、要讀的東西太多,但這片土地上其實還有很多人沒有閲讀的機會。」

而這個閱讀的天堂,是因為有一位移工朋友告訴張正說,閱讀讓他自由,而啟發張正,因此他才展開這個志業,在台北車站塑造出一個書香園地,更成為台灣很美的一道風景。可惜的是,郝先生一來不知道坐在地板上跟素養沒啥關係,不然怎麼坐在書店是有文化,坐在車站是沒教養?二來更不知道,他所鄙視的「外勞」,在閱讀這件事情上,反而比他所稱的許多沒有讀書的台灣人更為積極。

來台灣的東南亞朋友,跟到海外的台灣青年,沒有不同

令人遺憾的是,作為一個文化工作者,郝先生對這群人數已經達台灣人口40分之1的移工朋友,完全不認識,也或許是因為身為「高級文化人」,要維持他的品味,沒機會去了解其他也在台灣生活的人。他可能認為,都是一些窮到脫褲子的人才會來台灣打工,殊不知,在東南亞許多的青年,只是單純想來台灣看看,就像台灣青年去澳洲打工度假而已。

這些移工裡面,不乏有大學以上學歷,甚至作家、畫家、歌手等等。他們來台灣,就跟我們的青年,到海外一樣,沒有什麼差別。我們都是人,到哪都一樣是人──你會心疼我們的子弟在海外被欺負,同樣這群人也是人生父母養的。而這些人,都是台灣最珍貴的寶藏,他們都是一個個外交種子。

「我很多朋友去過台灣工作,對台灣印象很好,很進步的國家,我知道你們跟中國不一樣。」我在越南北寧的時候,跟計程車司機、餐廳服務生聊天,常常聽到這樣的話。而他們這些飄洋過海來台灣的朋友,為我們做了最好的國民外交。

種族仇恨看似遠在天邊,其實種子隨處可見

就在美國維州發生白人至上主義分子,高舉納粹旗幟,要非白人滾出美國,甚至釀出死傷恐怖攻擊的慘劇,同時,前些日子,在美國才有一位白人青年在地鐵列車中,對著一位女士怒吼:「滾回中國去,不然我會殺光你們之中所有人。」這些種族仇恨看起來好像遠在歐美,跟我們台灣一點關係都沒有。

但回過頭來看在文化界有崇高地位,在金鼎獎這樣的盛事上主持的「繪本教父」郝廣才,竟然能在公眾場合講出認為外籍移工作在北車地板上是沒教養的話,而作為一個文化人,卻不知道這些移工除了在勞動力上為台灣發展奉獻,同時也在藝文領域中有很多表現,豐富了我們的文化。能講出這些歧視語言,不禁讓人毛骨悚然。

過去台灣人用「佔領」等負面的字眼,來控訴這些坐在地板上,也沒有做什麼壞事的外籍移工朋友,而當發現其實不管老少,也有很多台灣人會坐在這這廣闊的地上時,卻被所謂的高端文化分子譏諷「書讀太少沒教養」才被「外勞帶壞」,這背後體現的,不只可能是郝廣才個人的教養問題,而是歧視的種子,已經透過偏見的包裝,悄悄地在台灣這片土地落下。

台灣是個移民多元社會,我們有各種不同的族裔生活在這片小島,也因為這樣,才顯得他可愛美麗。我們沒有本錢歧視任何一個同樣生活在這片土地努力奮鬥的人們。文化的根本,是人文價值,是以人為本。

推廣閱讀,更應該試著去了解每一群人背後的生命故事,因為每個人,也都是一本活生生的書。

郝廣才先生,謝謝你用自身作為一個例子,讓我們「閱讀」到這片土地隱而不顯的危機。

《關聯閱讀》
異樣眼光裡,我們其實沒有太多不一樣
過去只看中日歐美、忘了鄰居,如今我們該如何落實「新南向政策」?

《作品推薦》
「1095,」──移工三年,故事未了
大膽走出去──不相信台灣企業主的「十年磨一劍」,他23歲,在迦納擔任知名企業經理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Chokniti Khongchum@shutterstock

作者大頭照

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這個地方應該要寫些啥介紹呢?想想應該也沒什麼好介紹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八成根本沒人會看。如果你剛好驚鴻一瞥到,那好吧,我叫小樹,大學讀歷史,後來改行念國際行銷。現在應該在世界某個角落當某科技集團外派小廢物螺絲釘,大概在東南亞,從商但是沒忘記身為一個文化人的風骨?不過還是就讓我默默當個低調的帥哥吧!有興趣的可以到我臉書專頁跟部落格看看,有事情也可以寄信給我:w.herder@wenzeles.tw
部落格:小樹文策
粉絲頁:小樹文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