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5,」──移工三年,故事未了
圖片

2015 年由台中市政府從原第一廣場轉型成立的東協廣場,每到周末都會有許多東南亞的移工朋友在此聚集,形成一個屬於東南亞的小型商圈,見證了台灣多元文化的繁榮。

在廣場上,有一位嬌小的女生,手裡拿著小蜜蜂擴音器的麥克風,一面拿出一張張解說牌,跟一群來自各個年齡層組成的特殊旅行團,講解著在地的東南亞文化。一旁的聽眾聽得津津有味,許多路過的民眾也加入聽講。

這個女生就是「1095,」文史工作室的創辦人、今年才 26 歲的官安妮。從大學學習的歷史到研究所專攻的文化資產保存,作為一個面對世代不公義、許多問題與挑戰的台灣青年,官安妮選擇了一條不一樣的道路,創辦了一個面向東南亞移工朋友與新住民們,跟台灣民眾相互理解交流為宗旨的 NGO。

大學的田野課,開啟了生命史的探索

來自嘉義民雄,高中時就熱愛歷史的安妮,大學選擇了台中的中興大學歷史系。然而出生於純樸鄉下的她,對於社會議題的概念到了 20 歲時,透過台灣史相關課程的實地田野調查,才慢慢的萌發成型。

「當我們走出教室,實地去做田野時,才發現歷史不只是課本上的事情,而是活生生在我們生活周遭的,大家對這片土地的記憶,以及許多個人的生命史的交織。」透過課堂中的口述歷史訪談,安妮接觸了許多在地老人家與一些老舊空間的住戶,用對話尋找他們的鄉土記憶。

那段時期,安妮關注的是城市空間的保存與舊建築的利用,因而觸及居民的集體記憶,為了更進一步的拓展,她根據自己的興趣,選擇了雲科大的文化資產研究所繼續深造。

透過勞工議題,看見社會的結構性問題

在雲科大,安妮的指導教授楊凱成,關注的是台灣老工廠保存議題的學者。這樣的機緣下,讓安妮開始接觸到勞工相關議題,並開始有了新的思考。

「其實我們過去在課堂上對台灣傳產、家庭代工都沒有很清楚的概念,跟著老師一起做田野以後,我才發現台灣的社會,整個階層的架構是很明顯的。透過訪談,我有了機會去傾聽各階層的人們如何看待彼此。」她發現,小小的台灣,卻有個隱形的架構,把人們區分開來。

在這樣的衝擊下,她開始思考,過去整個教育體系,並沒有讓台灣人真正認識到這片土地,以及在上面努力生活的人們的樣貌,進而產生了很多鴻溝,不管是每個社會階層間,還是世代間,都充滿了難以想像的隔閡。

從德國的包容,反思台灣的分裂

研究所二年級時,安妮選擇前往德國 Detmold 戶外博物館進行實習研究。這是一間以歷史建築保存為主題的博物館,它保存了不同族裔的居住空間,透過空間來敘述生命史,傳遞那些來自波蘭、土耳其、俄羅斯等地的移民的歷史記憶。透過室內裝飾,參觀者得以了解到不同族裔的價值觀,更是不同族裔在德國的生命史。

「那時候我開始了解到,為什麼德國可以成為一個強國──因它對不同族裔的包容性,並且把這些多元差異保存下來,形塑出德國的文化與歷史。同時,它不只將這些東西放在學術殿堂中,更進一步向大眾宣傳分享。

看到德國對於不同族裔的包容與尊重,讓安妮反思同樣作為多元移民社群的台灣,是不是缺少了什麼。在德國實習的日子,她看到每逢假日,德國家庭都會帶著孩子來這些文化機構,透過這樣戶外的課堂,更深入了解自己的祖國,讓她深深的思考自己能不能也為台灣帶來什麼。

返回台灣,為「最熟悉的陌生人」策展

回到台灣後,安妮開始在中部地區,尋找一個像德國實習所遇到的,一樣能跨越族群、互相溝通的文化機構,試著從事相關領域的工作。然而,她卻發現,原來有著各個族裔的多元台灣,並沒有一個平台,能夠讓不同階層、不同背景的人互相認識、理解。

這時候,安妮萌發了一個想法:她想做一個展覽,讓大家可以認識一群同樣生活在這片土地,卻常常被視而不見,甚至被投以異樣眼光的「最熟悉的陌生人」——東南亞移工朋友。

教授對安妮這樣的想法十分支持,就這樣,安妮號召了自己的學弟妹們,成立田野團隊,從零開始,用 200 多天的日子,訪問了中部地區的移工朋友,聽他們訴說自己的生命故事。

在台中東勢,他看到了高齡化台灣的面貌,及隨之而來的長照問題,這些問題都是由移工看護來支持。同時,她也訪問到許多逃逸的移工,在台灣農業中填補失去的勞動力,少了這些移工,將為台灣農業帶來挑戰。

這八個月廣泛的訪談,從東勢的看護到台中工業區的外籍工人,描繪出了這群存在卻不被認識的、同樣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們的生命故事。2015 年年底,安妮籌辦了「1095,台中移工故事展」的展覽。

「台灣人不是沒有國際觀,而是缺乏平台」

1095 的意思,是三年時日的總和──每個移民工在過去法規的規範下,每三年必須返回家鄉一次,尾隨在後的逗號,則代表這段故事不是終結,而將繼續。短短九天的展覽,安妮作為總策畫與現場導覽,接觸來自各界的朋友。

「其實大部分來看展覽的民眾,都是剛好路過台中文創園區,他們在展覽中,從一開始的疑惑、驚訝,到感嘆而願意開始了解移工朋友的樣子,都讓我覺得這件事情是有價值,而且需要做的。」

許多看展的民眾,或許家中也有外籍幫傭或看護,卻沒有好好的認識過他們。在展覽中看到許多移工朋友的生命歷程,遠離家鄉,在台灣遇到的歡笑淚水,都讓參加的人開始思索,同樣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們的故事。

「其實台灣人不是沒有國際觀,不是那樣驕傲跟冷漠,就算一開始可能因為不了解而有刻板印象,只要有個平台去分享,我相信大部分的台灣人都是有這個同理心,去認識跟了解每一個一樣在這片土地奮鬥的人的。」

行動圖書館@台中東協廣場。圖/1095, 提供

文化導覽,重塑台中人的「一廣印象」

原本只是一群學生的文化展,因受到許多人的支持鼓勵,安妮開始想要自己建構一個可以讓每個族群互相理解的平台。

她先跟幾位夥伴,在東協廣場成立了一個小旅行團,周末向當地居民與學生進行第一廣場的歷史文化導覽,講述第一廣場的歷史,以及轉型成為東協廣場後,有著怎樣的轉變。許多老台中人聽完解說後,才重新認識這個從小到大遊玩的廣場。

第一廣場原本是台中熱鬧的中心商業區,但由於老城區的沒落,許多商家倒閉,成為一個鬼城。而這幾十年的東南亞新住民與移工,因為低廉的租金,紛紛湧進,帶給第一廣場新的活力,卻也因為形成了一個很難看到台灣人的特殊市區生態圈,而讓許多人有誤解。過去,甚至有台中的家長告誡孩子:「少接近一廣,那裡很亂很危險!」

幸而在安妮的努力下,越來越多台中人能用新的眼光看待東協廣場。

這之後,安妮還籌畫了東協廣場的行動圖書館,帶著大大小小的東南亞書籍,去跟假日在那聚會的移工朋友分享交流,認識了許多的移工朋友,也才發現,他們之中有許多人非常喜歡台灣、很想跟台灣人介紹自己的國家、文化以及故事,卻苦無機會跟平台。

工作室的成立,開啟平等、雙向的交流

2016 年,安妮正式成立「1095,」文史工作室,這是一個特別的 NGO,有許多移工朋友參與運作。這不是一個把移工當成社會弱勢救濟的組織,而是一個用對等的心態,給移工朋友一個舞台,跟台灣人介紹自己、雙向交流的園地。

「1095,」從給移工的中文課,到給台灣人的東南亞語言課程,從週日的行動圖書館,到無所不包的各類型講座,從國際志工、勞工權益,到東南亞藝術文化,全方位的向民眾介紹這片土地真實存在的人與事。

去年,1095 還承接了文化部的「翡翠計畫」,邀請了數位泰國年輕藝術家來台中駐點創作。透過這樣的連結,讓雙方都能有機會更加了解彼此。

移工私房料理活動。圖/1095, 提供

從受訪者到知心的好友:阿桃的故事

據安妮說,跟移工朋友的關係,是三個階段的過程。從一開始只是單純的訪談,到後來成為組織上的夥伴,最後成為生命中的知心好友,每段故事都在安妮的生命中,留下不可抹滅的印記。

讓安妮印象最深刻的,是來台灣十二年的越南家庭看護工阿桃,從小就熱愛繪畫的她,因為家庭因素無法追夢,早早就投入社會賺錢,但她仍不放棄她的繪畫夢。跟先生一起幾次做生意失敗,為了賺錢,輾轉來到台灣的阿桃,也曾遇過不良的仲介與雇主,有著很多辛酸的故事。

然而,在這期間,阿桃始終不曾間斷地創作,最後在台灣獲得了許多大小獎項。十二年年限到後,準備返回越南的她,卻又再經歷了一次悲歡離合。

阿桃因為長年不在家,與先生、兒女的關係生疏,她一生的青春跟努力都奉獻給了家庭,卻遇到這種打擊。最後,她想再次返回台灣,透過過去得獎的經歷,順利得到東海大學美術系的錄取資格,卻因為年紀太大跟看護工的背景,被台灣的駐越南代表處刁難,不願發出學生簽證,最後被迫放棄。

「那時候我只能一直陪伴她,錄音給她聽、安慰她。我覺得當時的自己很無能,幫不上什麼忙,但也讓我開始思考移工返國後的狀況。過了一年後,她告訴我,她的繪畫在越南也獲得幾個獎項,現在也以畫家的身分重新開始生活。」阿桃一路走來的艱辛,讓安妮感慨之外,更多的是感謝,移工朋友帶給她跟教導她的,超過她所能想像。

認識土地上的他者,讓台灣的未來更美好

每一位認識的外籍移工,就算已經返國,安妮也會積極的聯絡,因為這樣的友誼,並不會因為時間空間的距離而產生隔閡。這些移工朋友,回到自己的國家後,也會因為在台灣的正面經歷,也成為一個外交的種子,讓台灣的好能被更多人看見。

「我希望在我們的努力下,每個台中在地的居民,都可以用新的眼光看待身邊每一個人,重新認識這片土地上的彼此。只要每個人都願意關心身邊的事情,用行動去愛這片土地,即便只是簡單地去瞭解一個跟你不同階層的人,都能帶來正面的效益,讓社會更好。」

在這過程中,安妮也有許多的挫折,放棄了一般的工作機會,投入一個常常會被他人質疑「這樣能賺到什麼錢嗎」的工作,但她卻樂此不疲,依然樂觀。或許,投入這樣的事業,她不會讓自己本身得到太多的利益,但是卻為這片土地帶來希望,這樣的台灣青年存在於各個角落,因為他們,台灣的未來值得期待。

最後,如果你喜歡「1095,」的故事,歡迎到他們的粉絲專頁點個讚,或者在台中參加安妮辦的活動,一起認識這片土地的其他人!

《關聯閱讀》
我再也不會因來自東南亞而羞愧──台灣人眼中,我們如何被定義?
別再用「我高你低」的台灣角度,認識東南亞

《作品推薦》
寫給嚮往外派東協的你:先忘記你是台灣人吧
【東協放大鏡】日劇、寶可夢與越南偶像──向日本取經,讓 Taiwan 不再是 Thailand

 

執行編輯:劉書辰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1095,∕提供

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這個地方應該要寫些啥介紹呢?想想應該也沒什麼好介紹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八成根本沒人會看。如果你剛好驚鴻一瞥到,那好吧,我叫小樹,大學讀歷史,後來改行念國際行銷。現在應該在世界某個角落當某科技集團外派小廢物螺絲釘,大概在東南亞,從商但是沒忘記身為一個文化人的風骨?不過還是就讓我默默當個低調的帥哥吧!有興趣的可以到我臉書專頁跟部落格看看,有事情也可以寄信給我:w.herder@wenzeles.tw
部落格:小樹文策
粉絲頁:小樹文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