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膽走出去──不相信台灣企業主的「十年磨一劍」,他23歲,在迦納擔任知名企業經理
圖片

西非迦納滾燙的大地上,行駛於顛簸路段的車內,一個年輕的華人青年,穿著襯衫、手裡拿著公事包,有如大學生般稚氣的亞洲面孔,在這個遙遠異國顯得有點突兀。

他是來自台灣的張海德,目前於國際知名企業──傳音,擔任銷售經理(Sales Manager)。今年才 23 歲的他,已經擁有一個 15 人的團隊,並主管加納南方兩省(Western & Central Region)業務。

從社運青年出發,思考企業變革的可能

2009 年,國中剛畢業的張海德,因為父親從事律師工作,有機會接觸到與司法議題相關的 NGO,並進入其中擔任實習生。

從「白海豚會轉彎」的國光石化案到雲林六輕,他因此了解許多社會議題,進而開始參與、關注,並開啟他的環保社運人生。

在這樣的環境下,十幾歲的張海德開始跟社運結下不解之緣,協助過許多相關議題的募款及志工活動。然而,高中時的他,卻沒有選擇跟父親一樣的「法律」專業,或者自己關注的「社會工作」為目標科系。

他心裡想,許多企業都可能成為對社會有巨大影響力的怪獸,如果這些企業都能了解道德並不必然與利益相互衝突,恐怕就不會產生這麼多社會問題。因此,他將「企業管理」擺在自己心中第一位,期待有一天能透過創業或者成為有決策影響力的高層,從內部進行改革,讓企業在獲利的同時,仍堅守社會責任

大學暑假,赴日學習 CSR

2012 年 7 月,日商愛普生(Epson)籌畫的「綠領精英培訓計畫」,在台灣廣泛的招募各領域學子,獲選的菁英將赴日接受愛普生的企業社會責任培訓。當年剛收到中山大學企管系錄取通知書的張海德,成為了該計畫最年輕的團員。

「18 歲的張海德剛考上中山大學企業管理系,已迫不及待想創業。他為自己印製了名片,名片上的職稱竟然是『改變供應商』。張海德解釋,他最希望改變的是目前主流商業模式,因為他相信環境和企業是可以並行發展的。張海德對環境的關懷始於高中時代,參與了國內某個環團發起的白海豚環境信託。」(註一)

這段文字,就是當年《遠見》雜誌採訪張海德時,高中剛畢業的他,為自己人生志業所喊出的宣言。年紀輕輕的他,就因為社會運動的實踐,確立了生涯目標,並且在往後的日子堅定不移的在這條路上前進。

兩次創業,兩次失敗

大一下的張海德,開始了第一次的創業。當時的群眾募資發展得十分蓬勃,張海德注意到這個趨勢,思考著如何透過新的商業模式,讓 NGO 能有更多的資源,進而透過公平正義的手段被分配。

他跟幾位台大的朋友,構想出了一個物資捐贈平台。他認為當時許多的 NGO 其實不需要錢,需要的只是一般人家中沒妥善利用的物資,為此,他想要創辦一個平台來媒合,讓物盡其流,所有資源都能夠妥善的被利用。

然而,這樣的想法最終卻沒能開花結果,經歷一年餘的實驗,第一次的創業無疾而終。儘管如此,張海德卻不放棄。第二次,他回歸自己最關注的農業與環境議題,在屏東的偏遠部落,萌發了一個嶄新的商業模式。

張海德認為,如果能提高偏遠部落文化與農業資源的易達性,就能幫助部落發展。因此他向部落居民提案,想為部落設計一個深度旅遊的行程,讓觀光客可以深入部落,了解原住民文化、體驗當地農業特色等,在文化與農業上取得雙贏。

就在中英日文網站架好,開始跟海外的機構洽談合作時,長期在部落的志工卻認為這個構想會將部落商業化,並破壞部落的主體性,因而悍然抵制。這讓當時大四的張海德,又一次創業失敗。

看透「十年磨一劍」的謊言,萌生離開台灣的念頭

兩次創業的失敗,讓張海德開始思考台灣對於年輕人新創的土壤是否不夠滋潤。在幾次的社會觀察下,發現當今台灣大環境也對年輕人不友善,企業主嫌年輕人不夠努力,卻沒能給台灣青年一個好的發展空間,因而萌生離開台灣的念頭

台灣企業基本上只會叫年輕人忍耐,要你十年磨一劍,但過了十年,要是沒磨成,你人生怎麼辦?這反而是代表台商不願意給年輕人機會,連基本的薪資福利都不能給到位,卻把這樣的不公平情況,當成一個給年輕人磨練的『機會』。但如果一個年輕人連生活都過不好,有可能為企業衝鋒陷陣去打拼嗎?」張海德說。

看清現實的張海德,大學期間就開始積極準備自已,除了努力加強英語能力外,同時也開始自學日語,並達到能跟日本人在日常與商務正常溝通的程度。

一張單程機票,開啟日本求職之旅

畢業後,由於患有妥瑞氏症,張海德得以免役,直接踏入職涯。他選擇買一張單程機票,帶著九萬日圓搭上飛機,前往日本,跟著日本應屆畢業生一起參加企業說明會

「一般台灣人會在日本就職,大都是原本就在日本留學,或者是一些日商來台灣開海外招募會,像我這樣一張機票就過去的,真的很少。」

求職過程中,他甚至有在歌舞伎町,遭到似乎來自國外黑道搶劫的經歷。「那時候就有一個操著外國口音的人,跑來纏著我搭話,說要跟我借錢,當我想拿點錢打發他走時,他卻搶走我的錢包,拔腿就跑,最後損失三萬日圓,也就是當時預算的三分之一。」在以好治安聞名的日本遇到搶劫,也讓這場海外求職行多了難以忘懷的插曲。

就像個日本應屆生一樣,張海德到處參加企業說明會、面試等就職活動,讓許多日本主管對這個沒有到海外留學,卻隻身前往日本發展的台灣青年留下深刻印象。最後,張海德也獲得數個日本的工作機會。

然而,這些機會主要都是電子製造業,沒有成功找到農業環境相關工作,讓張海德開始思考:這些千辛萬苦得到的機會,到底是不是自己要的。

為了圓夢,隻身前往迦納

當時以連接人才為志業的許維真前輩主動詢問張海德,有沒有興趣到一家位於西非迦納的年輕台灣貿易公司工作,知道這家公司也涉足農產相關領域時,張海德選擇放棄日本的機會,來到了數千公里外人生地不熟的非洲

被問到是否適應不良時,張海德神色自然地說,其實只要不預設立場並事先做好功課,就不會因為期待而受到傷害,所以沒有特別不適應的問題。

在這家台資企業中,仍是職場新鮮人的張海德,卻要管理許多當地員工,這讓他成長快速。工作的同時,他也積極地參與當地的外國人社群,認識了來自歐美、日韓、中東乃至印度的各國工作者。

就這樣,他遇見了中國知名海外手機品牌「傳音」的主管,幾次接觸後,對方十分賞識張海德,邀請他加入傳音底下的手機品牌 itel。而張海德答應邀請的主因,便是想透過國際企業的歷練,在內部實現對企業社會責任的理想,也讓未來農業的志業能更順利的推動。

職場經歷不到一年的他,成為了手機品牌的銷售經理,根據績效,領著超過台灣職場新鮮人平均 2 到 5 倍的薪水。

張海德於當地錄製行銷廣告。圖/張海德 提供


深耕當地,放眼世界

年紀輕輕就成為手機品牌銷售主管的張海德,開始了他嶄新的冒險,首要任務就是與代理商、經銷商打好關係,並且為客戶服務,量身訂做行銷方案,幫助產品在通路獲得消費者的青睞。如今在迦納,甚至全非洲,itel 已經是傳音體系出貨量第一的手機品牌。

平時除了工作外,張海德也積極經營自己的生活,他說:「工作以外的生活才是決定外派能不能撐下去的重要因素,我會建議大家一定要結交當地朋友,不要只混在華人圈,融入當地才能讓身心真正適應當地。

下班以後,張海德仍繼續閱讀各領域的書籍,同時也開始學習法語。假日時,則與來自各國的友人,一起從事休閒運動或者開派對。透過這些朋友,讓他對世界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其實迦納就像一個聯合國,有『非洲門戶』之稱,各國在這裡都有積極的佈局。從德國到法國、從公部門到私部門、從大公司到個體戶,你能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學到很多東西,但重點是,要願意走出去。」開放的心態,甚至讓他在迦納與當地日本大使館的員工成為網球夥伴。

認識文化差異,是海外工作的必修課

迦納是一個人口 2,300 萬的西非經濟強國,有豐富的自然資源,至今仍是黃金主要出口國,而該國主要外匯來源還包括可可、木材、電力、鑽石、礬土和錳,近十年來,更有輕質油田在該國被發現,但當地卻有六成的人是農民,這讓張海德印象十分深刻

張海德認為迦納是個非常極端的國家,路人可能看到華人就痛罵,種族歧視毫無掩飾。許多計程車看到白或黃皮膚就覺得是有錢客人,因此會直接長按喇叭,希望客人前往搭乘。但許多受過教育的迦納人,其實對外國人十分友好,除此之外迦納還有著發達的休閒娛樂與多采多姿的夜生活。

而沒有時間觀念,是一開始最讓張海德難以適應的文化差異:「迦納人真的沒有時間觀念,他可以遲到幾個小時,也毫不在意,甚至延宕個幾周,或直接放你鴿子,我來這只有遇過一次對方準時。」了解文化差異,就是海外職涯中最重要的第一堂課。

給年輕學子的建議:及早準備好自己

最後,張海德給了有意願前往海外的台灣青年以下建議:

首先,必須要學好語言。許多有意願前往海外的青年,儘管一身本領,卻在第一關語言上讓自己設下障礙,導致事倍功半,最後讓自己發展的可能性縮小。張海德建議基本的英語能力一定要有,至少達到商務溝通等級,才有外派資格,也建議在大學時期培養第二外語

其二,做好行前功課。雖然張海德自己以一張單程機票就前往日本求職,但這背後其實有充足的準備。他在大學時就已經大量接觸日本的文化和企業,且努力自修日文,在前往日本前,更事先查好日本就職活動的流程,並熟悉企業的應聘模式。只有做好準備,才能抓準機會

其三,對工作內容必須有興趣。對於接下來要走的路,如果本身沒有一些興趣,一定不會做得有效率,每天的壓力也就會特別大,久了便容易迷失方向。因此工作內容,一定要是為了自己的興趣、志業,而不是只著眼於高薪。

最後,跨文化適應能力──這是張海德認為比專業能力更重要的素質。他在迦納看到許多缺乏休閒娛樂,外派日常只有工作、沒有生活的華人幹部,最後因為龐大的壓力與孤寂感而自殺。

因此,徹底了解自己的文化定位、不預設立場去看派駐國,用心了解在地文化,並真正融入當地、用高 EQ 處理文化衝突,是他認為走向海外最核心的關鍵

今日,走向海外,已經成為許多台灣年輕人思考的人生課題,然而,如何讓跨出台灣成為自己的人生選項,需要經過長時間的累積與準備。高中就確立志向,在大學積極培養專業能力來裝備自己的張海德,就是這個世代「大膽走出去」的年輕人絕佳寫照。

人才出走不會是台灣的一個危機,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反而能使台灣產業置之死地而後生,或許當慣老闆無法在國內找到頂尖人才,他們才會從根本反省改進,為台灣帶來改變。同時,這些具備國際經驗的台灣青年成長到某個高度後,也會成為台灣前途的重要推手,並建構出台灣值得期待的未來。

註一:呂愛麗,〈9 名台灣青年 跨國學習企業社會責任〉,《遠見》第 316 期,2012.10。

《關聯閱讀》
【非洲望遠鏡】中國市場不是唯一,台灣技術堪稱第一──不知名小牌,如何獨佔非洲手機市場?
手機太多,插座太少──布吉納法索的「科技奇景」,外人不易看見的問題

《作品推薦》
大學中輟離台,如今受聘為大馬政府的新創顧問──T2M New Media創辦人曾世浩專訪
「中國是偉大的恩人、美國是卑鄙的兇手?」──一個寮國青年比丘,讓我看到真正的「國際觀」

 

執行編輯:張媛榆
核稿編輯:林欣蘋

Photo Credit:張海德 提供

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這個地方應該要寫些啥介紹呢?想想應該也沒什麼好介紹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八成根本沒人會看。如果你剛好驚鴻一瞥到,那好吧,我叫小樹,大學讀歷史,後來改行念國際行銷。現在應該在世界某個角落當某科技集團外派小廢物螺絲釘,大概在東南亞,從商但是沒忘記身為一個文化人的風骨?不過還是就讓我默默當個低調的帥哥吧!有興趣的可以到我臉書專頁跟部落格看看,有事情也可以寄信給我:w.herder@wenzeles.tw
部落格:小樹文策
粉絲頁:小樹文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