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台灣一起旅行,讓世界認識我們最美的家鄉
圖片

希望有一天,會有另一個人這樣告訴他的朋友:「曾經有這麼個台灣來的少年,送了我一張明信片,讓我有機會開始認識那美麗的小島……。」

我第一次去東南亞,是去清邁當背包客,放了假就買了廉價機票背了包包就飛過去,那是我第二次自己跑出去。這趟旅程讓我印象最深的不是泰國富麗堂皇的佛寺,而是兩個廣東的女孩。雖然我是個樂觀開朗的人,但是第一次到清邁,又一個人,加上不像日本有漢字可以通,泰國美麗典雅的文字就像天書一樣。所以這趟旅程一開始我都戒慎恐懼,深怕一個人在國外出什麼差錯。

一天晚上決定好要去素貼寺看看,隔天坐著嘟嘟車就去了,到了動物園以後還要轉到山上的車。車上有很多外國人,來自中國、韓國跟西方臉孔的。我發現有兩個年輕的中國女孩,她們在車上聊得很開心,長得滿漂亮,但我也不敢搭訕。在素貼寺逛了一圈以後,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就在旁邊樹下看著幾乎都是中國遊客的素貼寺。看到有個爸爸開始敲寺廟圍牆前的編鐘,重點是編鐘前面就有用中文寫「請勿敲打」,心理覺得可惜,不過也見怪不怪。

突然看到那兩個女孩也在瀏覽寺廟,看他們好像在找什麼。走到了我面前,用英文問我,你知道廁所在哪嗎?「那邊左轉就是了。」我直接用中文回他們,他們驚訝一下,問我:「你也是中國人啊。」「阿…我是台灣來的。」我尷尬地回她們,這簡短的對話就結束了。那時候,我也是很害羞地不大敢跟陌生人攀談。

準備好時間,下去要做回程的車,又遇到那兩個女孩。「真有緣啊!」其中一個這樣跟我說。我回一聲嗯,就在車上坐著。在車上,她們就坐在我對面。司機還在等其他乘客,車上就我們 3 個人。我故意把視線撇到其他地方,覺得有點尷尬。「你也是學生嗎?」我又回一聲是,就低下頭。想不到她們開啟話匣子。問我去過哪裡,要待幾天。

「你只待 4 天啊?可惜啊,我們也是放假出來,會玩個 10 天吧。你知道我們在城區吃了什麼什麼……。」突然我覺得她們人真熱情,還大方跟我推薦很多地方可以去看看,「我姑姑也嫁到台灣,她有一次做台灣料理給我們吃,滿不錯的,」她們娓娓開始跟我說著很多故事。

她們兩個都是廣州人,高中同學,大學讀不同學校,趁放假一起出來玩。「我以為廣州人講話都有廣東腔,你們講話字正腔圓呢。」我問了這句滿無俚頭的話。「我才以為台灣人不會講普通話呢,」一個女孩開玩笑地回我,另個女孩答腔「我們有廣東腔啊,我在河南念書攤販一聽我聲音就知道我廣東來的。」講完大家相視而笑。

在途中,車上有一個來參拜的泰國婆婆也要下山,兩個女孩看到一些路邊的東西。就問婆婆那是什麼,我心裡一開始還暗笑她們的迂,語言不通,大概也談不上啥吧。想不到比手畫腳下,婆婆也能知道她們在問問題,也比手劃腳地回應她們。我看得瞠目結舌,接著婆婆還教她們講些泰國話,雙手合十說「口坤卡」,意思是謝謝。只見一個女孩拿出筆記本紀錄婆婆說的。她們語言不通也談了十幾分鐘。婆婆因為這兩個外國旅行的少女,笑得很燦爛。

要下車了,我準備下去,他們要到更後面的站。其中一個女孩從包包拿出張明信片「來,這送你,這是我們學校的明信片,有機會也可以來大陸看看。」拿到這張明信片的當下,好像被電流電到一樣。這兩個女孩人也太好,但是我當時太害羞不敢留聯絡資料。但是那個當下,我對中國的印象整個都改變了。

原來大陸也有這麼有文化、這麼熱情的人,這兩個大學女孩(我當時連名字都不敢問),就只是在車上跟我分享些故事,送我一張明信片,跟婆婆說話,他們不只傳遞正能量,讓我這趟小心翼翼的旅程看到「最美的風景」,也完全改變我對中國大陸的看法,我心裡想,這真是國民外交的好典範。

回國以後我開始想,下次旅行,我也要把台灣帶出去。讓世界透過我這個好青年看到台灣的好。因為我自己也很喜歡攝影,我就選了幾張我在一些台灣景點拍攝的作品,做成明信片。從那之後,我只要在國外,就嘗試著跟每一個所遇到的人交談,聽他們講故事,也跟他們分享台灣這可愛的小島。

圖/何則文 提供

之後我到胡志明考察,準備了幾百張自己做的明信片,學一些越南話,上了計程車就告訴司機:「我是台灣人。」很多司機沒回我,只是點頭,一開始滿氣餒的,看來只有台灣的司機真的很熱情很愛聊天。但當後來下車時,我送司機我做的台灣明信片,他很驚訝,板起的臉露出微笑,對我點頭示意謝謝我。

有一次我們一行到按摩店,躺下來準備腳底按摩,我就用我很破的越語告訴按摩小妹:「我是台灣來的。」按摩小妹大概被我怪腔怪調的越語逗得很開心,跟他的同事笑得很燦爛。她們試著跟我用越語聊天,問我幾歲,有沒有結婚。其實大部分我都聽不懂,只能跟她們比手畫腳亂講,不知道是不是我長得太好笑,看我回應後她們常常大笑。

後來其中一個年輕師傅在幫我同學按摩的同時,就跟我說她旁邊的同事問我要不要娶她。其實她們講的話我通通聽不懂,但是牽起我的手,跟她女同事的手放在一起。然後比出結婚戒指的樣子要給我們戴上,我就懂她的意思。她指著我,摸了摸自己臉,然後比出讚的手勢,原來,她說我很帥。

其實他們一開始也不知道台灣在哪,一直問我是不是中國人。我拿出手機,點開 Google 地圖,指台灣給她看,我告訴他們,我們講中文,但是跟中國又有很複雜的關係。他們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然後又笑了出來。最後我送給他們台灣的明信片,每個都很高興的跟我致謝。原來,造成隔閡的從來不是語言跟文化,而是自己心中的偏見跟歧視,放下成見,就能超越一切的藩籬,讓不同文化的人有了「心」的連結。

就這樣,沿路我們遇到所有人,不管在餐廳吃飯,還是跟路邊菸販買菸,我都會跟服務生,賣菸的阿婆,先用越南話說,「你好,我叫小樹,我們是從台灣來的」。試著聽他們生命故事,跟他們分享台灣這塊寶島的趣聞。途中也遇到很多有趣的事情,例如姐姐嫁給台灣人的華人皮條客,在胡志明讀書的大學生......不分身分階級,他們都跟我們分享一些事情,讓我們更認識越南這片土地,而不只是過客走馬看花,只留下腳印。

其中遇到幾個大叔,這樣搭訕聊完後,甚至給我他們的電話,告訴我他們住哪,有機會再來胡志明可以找他們。因為這樣,這趟旅程我們遇到數百個人,聽到很多不同的故事,認識很多不同的朋友。有一次在西貢廣場買完衣服時,結帳以後我送給店裡阿姨一張台灣明信片,她很高興的拿給左右攤販看,說這是台灣。好幾個人就這樣圍在她的旁邊,開始談起台灣,有人說,我有親戚去台灣了,那裡滿不錯的,人都像小哥一樣友善。突然,我心中有種自豪感,以身為台灣人為榮。

到旅程最後,我的明信片都發完了。兩百多張,有許多人從完全沒聽過台灣,到認識這可愛的小島,而我也透過這樣亂搭訕攀談,更真正認識這個國家。一個簡單問候,一張薄薄的印刷品,就能牽起兩個不同國家的橋樑,更加認識彼此。旅行,不只可以充實自己的生命內涵,不只能帶著滿滿的回憶回國,更有機會把我們深愛的寶島台灣一起帶出去,用真誠劃破語言文化的隔閡,建立起橋梁。

你,也準備好帶著「台灣」一起出去旅行了嗎?

《關聯閱讀》
「我要介紹台灣!」──荷蘭小學生上「簡報課」,卻不讓台灣媽幫忙
台灣人,你會怎麼向外國人介紹自己的國家?
被「沙發衝浪」改變的我們(上)

《作品推薦》
因為閒言閒語而難過嗎?或許你搞錯「目標市場」了!
「成功一定要用金錢衡量嗎?」──西班牙衝浪哥教我的富裕學

 

執行編輯:郭姿辰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這個地方應該要寫些啥介紹呢?想想應該也沒什麼好介紹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八成根本沒人會看。如果你剛好驚鴻一瞥到,那好吧,我叫小樹,大學讀歷史,後來改行念國際行銷。現在應該在世界某個角落當某科技集團外派小廢物螺絲釘,大概在東南亞,從商但是沒忘記身為一個文化人的風骨?不過還是就讓我默默當個低調的帥哥吧!有興趣的可以到我臉書專頁跟部落格看看,有事情也可以寄信給我:w.herder@wenzeles.tw
部落格:小樹文策
粉絲頁:小樹文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