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閒言閒語而難過嗎?或許你搞錯「目標市場」了!
圖片

我最近幫培訓中心設計 3 款年度紀念 T 恤,在作市場調查的時候發現每一款都有人喜歡,同時也有人不喜歡。最熱門的一款將近 7 成的人有興趣,但是這同時代表,有 3 成的人對這款 T 恤沒興趣甚至不喜歡。我突然突發奇想,「假設我是這款 T 恤,我會不會很難過?」

這感覺有點荒謬,T 恤有什麼好難過的?就像彩虹有 7 種顏色,每個人都有喜歡跟不喜歡的顏色,如果今天有一部份人討厭紅色,那紅色應該難過嗎?紅色假設有知覺,他不應該因為自己身為有人討厭的紅色而難過,那是他「原本的樣子」,而且所有顏色都有人喜歡跟討厭。當然顏色不會難過啦,但是人常常就會犯這種邏輯上的錯誤。

什麼錯誤呢?害怕被討厭,害怕被否定,害怕有人不認同自己。但其實事實是,就連耶穌孔子這種千古難遇影響人類文明的導師,都有很多人批評,甚至被醜化到難以想像的境界,何況我們這種市井小民。「一定會有人討厭你,不認同你」,因為就像每個人本來就有不同的喜好。有人喜歡有禮貌的人、有人喜歡活潑外向的人。自從生物發展出有性生殖後,生物多樣性就造就了許多不同的個體,就算是同一種物種,也會有各自的性格、習性跟喜好,花椰菜要因為有人討厭吃它而難過嗎?

我大學的時候,曾經有朋友告訴我說「你知道那個誰誰誰私底下把你講多難聽嗎?」我跟那朋友說「喔喔,是喔,不錯啊。」我那朋友愣了一下,疑惑的問我「你不會生氣嗎?他這樣批評你耶!你明明不是那種人。」我很淡定的告訴他,「這就是人生啊,我又不是沒說過別人閒話,人跟人之間彼此本來就會有不同的看法。」就像一個產品,再怎樣成功也會有部分人不喜歡,不會有個東西同時滿足所有人的喜好。除非像文革時期那樣用暴力強迫所有人喊一樣口號,那也只是表面不講出來而已。

所以這樣被否定、被不認同又怎樣呢?就好像假設我今天是一個定位在年輕人區塊的品牌,有個 50 歲大嬸說他不喜歡我產品,那是我要檢討嗎?但很多人都受這些負面話語影響,活在這些其實根本不是自己目標市場的批評陰影中。

那麼,什麼是目標市場?以人生來說,就是我們身邊愛我們的朋友跟家人,這些人才是真正會跟我們走過大小歲月的人,這些人才是真正要在意的,真正要為其而努力的。如果今天我們家人朋友提出我們應該改正的點,那就應該聽取忠言,思考改進,放在心上。

另外一種觀點是,就好像一個問卷調查中,有八成的人喜歡這個東西,有兩成的人不喜歡。那要為了那兩成討厭而難過嗎?因為兩成的不滿意而把八成的喜好擺一邊?沒有人會這樣看吧。但我們常常面對負面攻擊時,忘記我們身邊許多支持我們愛我們的朋友,忘記他們的鼓勵跟陪伴,卻定睛在少數幾個路過我們生命的負面能量,甚至因此想不開想結束生命之類的,這不是很奇怪嗎?

我前幾天有個朋友告訴我,他在一篇網路新聞下面跟人家辯論,打了幾千字的文章,跟對方吵得不可開交,覺得對方無理取鬧氣得要死。我聽完以後大笑不已,為什麼要跟網路上的路人生氣?我覺得回文交流是一件很棒的事情,但是看到很多網路新聞下的留言串都變成無聊的對罵,就覺得十分有趣。有必要因為幾個中文字的組合就氣得要死或者難過一天嗎?對那個路人來說,他只看個兩秒文章無聊回你個低俗的謾罵,他根本不在意這件事情,但是很多人就卯起來想要捍衛自己,折騰個一整天,其實根本沒其他人在看,只有自己真正在意這件事情。這種感覺就好像小學生在玩網路遊戲,跟人 PK 打輸以後氣到砸壞電腦。

如果因為個素未蒙面的網路路人,或隔壁隔壁班的誰誰誰,其他部門的甲乙丙。隨口講的一句話,就真的氣到不行,一個下午胃痛不爽,也是滿浪費美好生命,這些都不是我們的目標市場,這些人都是生命中的路人。當然假設他的建議是有建設性的,那就應該反思,也不需要難過,因為建設性的提醒,將讓我們成為更好的自己。但是若因為許多生命中的路人路過隨口噴幾個髒字,就心情跌落谷底,認為這是自己沒有價值,那也是挺滿荒謬的。其實,面對那種東西,也是大笑三聲就算了。生命應該浪費在值得你愛的人身上。

我寫過很多文章,刊載在不同的平台上過。有些人很喜歡,但也有許多批評意見。有些比較不客氣的,就會用一些讓人感覺不舒服的字眼指教。那要因為這些而不開心嗎?不需要嘛,這是民主自由的社會,每個人都可以發聲,我們應該學會尊重所有人的意見,因為怎樣看這個事情,那是「他家的事情」,我能寫文章分享意見,他當然也能發表看法。但千萬不能讓這個「他家的事情」,變成困擾我們的因子,因為這不值得,生命有無限機遇跟可能。就像跑馬拉松,不可能因為踩到路上的小石子,就痛到停下來或放棄。

面對批評跟不認同或者別人討厭我們這件事情,通常都是讓人沮喪的。但是我們拆開來分析,今天你聽到某甲批評或者厭惡你的消息,第一要問,這某甲對你的生命重要嗎?假設某甲是我們家人、摯愛的朋友,那就重要了,那就要深刻檢討是不是哪裡能夠改進。但如果只是個不熟甚至根本不認識的人因為不瞭解你的本質而產生誤會,那就"Let it go"吧,也沒什麼好生氣沮喪的。因為我們對他只是個茶餘飯後的話題而已,把他放在心上,反而是高估他在我們生命裡的地位。就好像今天如果歐巴馬去回推特上網友的酸言酸語,大吵一架,然後難過一整天,誤了國事,這不是很可笑嗎?我們都是自己生命的國王與總統,要看得更高。

這就好像哪天走在路上,遇到一個神經病,看到你就滿嘴髒話罵出來。有必要跟他生氣對罵討個公道嗎?如果跟個神經病計較,那別人也會把我們當神經病吧。所以要怎麼面對不理性的批評跟否定,首先要接受,這是一定會發生的。只要是個人,就必定有人討厭,或者某些部分不認同。這不是個問題,問題是如果因為這種必然的事情而陷入沮喪中,影響日常生活,才會變成一個問題,但這問題不是那個批評的人造成的,是我們自己創造的。

所以很多來跟我分享在生活中怎樣被誤解,或者批評謾罵而感到痛苦的朋友,我都回一句話:「對那些人來說,你根本不重要,那為什麼要把他們看得這麼重要?」不如去跟朋友去電影院看場好電影,出去吃個飯一起講講別人閒話笑笑。這當然不是說我們從此以後不理別人看法我行我素,而是要「辯證」,辯證誰才是重要的,什麼才值得放在心上。不過其實只要三個字,就可以完結這一切,那就是「哈、哈、哈」。

《關聯閱讀》
出外靠朋友,但真正幫助你的「友好圈」,不會是那些「假人脈」的閒言閒語
八卦並不會讓你變強-你的「午餐幫」健康嗎?

《作品推薦》
「成功一定要用金錢衡量嗎?」──西班牙衝浪哥教我的富裕學
「廚工 x 守衛 x 皮條客」 我在越南的奇幻冒險
在新加坡,發現即將消逝的台灣角落

 

執行編輯:Christine
核稿編輯:張翔一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何則文/香蕉夢想家

這個地方應該要寫些啥介紹呢?想想應該也沒什麼好介紹吧!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八成根本沒人會看。如果你剛好驚鴻一瞥到,那好吧,我叫小樹,大學讀歷史,後來改行念國際行銷。現在應該在世界某個角落當某科技集團外派小廢物螺絲釘,大概在東南亞,從商但是沒忘記身為一個文化人的風骨?不過還是就讓我默默當個低調的帥哥吧!有興趣的可以到我臉書專頁跟部落格看看,有事情也可以寄信給我:w.herder@wenzeles.tw
部落格:小樹文策
粉絲頁:小樹文策

最新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