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歲獨闖非洲,誤入「不法」工作──不是走向世界,就會一帆風順

24 歲獨闖非洲,誤入「不法」工作──不是走向世界,就會一帆風順

在位於西非大國奈及利亞的商業大城拉哥斯的一個辦公樓內,一個華人的女孩正在跟當地銀行通話:「上次的信用狀怎麼到現在還沒處理好?時間拖太久了吧!」她用流利的英語向電話那頭的辦事人員催促著,堅定的語氣顯得十分幹練。環視整個辦公室,幾乎都是清一色的黑色皮膚,這個女孩的存在顯得十分的突兀,而她,已經在非洲待了兩年,她就是今天的主角,蔡奕品。

很難想像一個台灣女孩,從大學開始的生涯志向就是「到非洲工作」,畢業以後,奕品在離島當了一陣子國中老師,最後毅然擁抱走向事業的夢想,24 歲就隻身前往非洲走跳,走過了數處拉哥斯角落,從事著貿易相關的工作。為什麼不選擇熱門的歐美,或是近年新崛起的東南亞,而前往大多數人不了解,有著「黑色大陸」之稱的非洲呢?故事要從她的童年開始說起。

環境養成的獨立自主 讓她想走向世界

蔡奕品出生高雄大寮的鄉村,小時家境並不富裕的她,國中開始就學會獨立自主的打工,靠自己賺取生活費。求學階段,她就不靠父母拿學費,這樣堅忍獨立的性格也塑造了她未來人生道路的走向。

就讀雲林科技大學時,她雖然也努力打工,卻也活躍於校內大小社團。曾在系學會跟全校的自治組織擔任過幹部,也在校園內擔任校園記者三年。想要看看厲害的人們,跟他們的故事,是她擔任校園記者的初衷。活躍於課外活動,為她的人生帶來了許多機遇,她在當時參加的「世界公民島──有任務的旅行」中脫穎而出,獲得前往歐洲的免費機票,前往奧地利考察。這段經歷讓她有了走向世界的夢想種子。

一直想看看不同的世界,見見世界各地有趣的人們,體驗不同的文化,是她從小的夢想。因此,她很早就鎖定了自己的生涯目標是前往海外工作。然而,喜歡冒險的她,就想去沒有人去過的地方,體驗沒有人經歷過的奇遇。因此,她決定要去非洲,去開創屬於自己的故事。

24 歲隻身踏上非洲,第一份工作竟是不法生意

一開始,奕品也像一般的台灣新鮮人一樣,在國內的求職網站尋找職缺。她找到的第一份非洲工作是在中非小國喀麥隆,然而這一段工作經歷卻不是很愉快,因為老闆從事的竟然是不法的生意。這曾讓她曾經懷疑過自己的海外夢想是不是值得,但性格堅定的她,卻沒有因此被打倒,沉澱一陣子後,後來又找到了在奈及利亞貿易相關的工作。當時她才 24 歲。

在奈及利亞她從事的是跟自己科系相關的財務會計工作,雖然不是一個外勤工作,但喜歡跟別人接觸的奕品,還是不顧許多華人前輩的提醒,周末假日總是在市區趴趴走,認識許多當地的好朋友,也更深入體驗、了解當地文化。建立了屬於自己的社交網絡,「孤單寂寞覺得冷」這種常見的海外挫折,不曾出現在她的故事中,而她也因此有了許多精采體驗。

其中,當地的巫師文化讓她印象最深刻。有次一個同事生病,身上長了像「皮蛇」一樣的皮膚病。這種情況常理是到醫院就診,但奕品的同事相信這是惡靈附身,堅持要坐 10 個小時的車程到老家找巫師,結果在巫師作法下,病還真的好了。百思不的其解的奕品,事後還聽到當地傳說,許多大型的傳統市場,還會販賣人體的器官,專給巫師作法用。

圖/蔡奕品 提供

婚禮往新人丟錢、只要活的都能入菜──奈及利亞的有趣文化

這些奇妙的文化差異都讓奕品覺得十分有趣,她還提到,當地的傳統婚禮,新人會與賓客一起跳舞,在舞會最高潮時,大家會拿起鈔票往新人身上丟去。或者結婚儀式中,新郎新娘要向對方的家五體投地的跪拜。飲食上,當地人可以說只要是活著的,都能入菜,不管是猴子、鱷魚、蝙蝠、穿山甲等等。這些不可思議的經歷都讓奕品大開眼界。

雖然奈及利亞相較台灣,發展仍在初期,交通基礎建設等仍有很大的改善空間,生活條件也不大方便,但是奕品卻看到當地巨大的機會。她說:「其實這裡遍地都是機會,像是喀麥隆、查德這些中非國家,要貿易都需要經過奈及利亞,如果敢闖,奈及利亞這樣的新興市場可以說充滿機遇。

另一個奕品觀察到的現象,是當地人非常接受中國傳統的針灸、草藥療法。當地有許多華人開設的中醫診所,深受當地民眾喜歡。中國在非洲當地的經營也相當深入,許多中國小夥子不到20 歲就來非洲闖蕩,市場上也能看到許多來自中國的各類商品。這樣的國度,其實也很適合敢闖的台灣青年到來。

然而,在這充滿機會的新興國度,奕品卻也吃到過大虧。一次她看中當地的外燴市場有潛力,認識了一位當地的廚師,已經談好合作模式,投入金錢準備開始自己的小生意時。那奈及利亞的廚師卻帶著設備器材捲款潛逃,徒留下錯愕的奕品。

圖/蔡奕品 提供

樂天和性格直接的奈及利亞人

當時,她一度感到十分沮喪,失去了對人的信任,因而想要回到台灣。不過大多數樂天開朗的奈及利亞人民仍給奕品留下很好的印象。「其實,我很喜歡這裡的人的性格。黑人講話非常直接,個性都大喇喇,喜歡就抱住你說我愛你,哪裡覺得不滿就指著你鼻子講。一開始出身東亞儒家文化的我很不能適應,後來卻漸漸喜歡上這種性格。」

「樂觀」是奕品對當地黑人的評價,就她所見,即便當地貧富差距極大,但是社會基層的人民也不會有怨天尤人的埋怨心態,反而總是能即時行樂開心的過每一天,活在當下,珍惜僅有的,也不會汲汲營營去追逐名利,安貧樂道,不像東方社會常常會因為擔憂未來而杞人憂天。這種性個奕品反而覺得值得台灣人思考跟學習。

對奕品來說,當地人的性格十分開朗,即便吵完架隔天也忘了,又是好朋友。但是有一個文化也讓她一開始難以適應,就是很愛要錢。不管是國門的海關,還是認識的朋友,常常都會向任何白人(當地人認為黑人以外就是「白人」)索取金錢或物品。但她後來才知道,當奈及利亞人說"Anything for me? Or money for me?" 其實不是想真的要東西,只是跟台灣的「吃飽沒一樣」,是打招呼用的問候語。

給想邁向海外的台灣青年

「現在很多人都走向海外,試圖找尋更好的機會跟際遇,但說實話,當走出家鄉後,下一步才是挑戰。獨自在異鄉所面臨的困難跟挫折,絕對遠遠比待在台灣多上數倍,沒有人會因為走向世界就從此一帆風順。」奕品這樣說:「因此,為何而戰,怎樣實踐自我,這都是非常關鍵的問題。

奕品給台灣青年的建議是,不要安於現狀,不論自己想走出台灣的原因是為了更好的機遇,還是想體驗不同的人生,都要勇敢地去嘗試,因為很多選擇,在人生中只會有一次的機會。錯過了,就再也不能重來。

奕品的故事,也讓我們看到了人生道路無限的可能,呼應換日線2019年春季號「一畢業.就出國」的主題,即便沒有海外留學經歷或強大的家世背景,只要勇敢而堅定的相信自己,每個人都能走出屬於自己的夢想道路。

最後,如果你也有奇特的非洲故事,歡迎你跟我聯繫分享,我的信箱在下面作者簡介有。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也邀請你來我的粉絲專頁小樹文策追蹤點讚支持鼓勵,那將會成為我們挖掘更多台灣青年好故事的動力唷。另外,我在三月底會在台中台南舉辦青年職涯講座,也邀請中南部的小夥伴們一起參加聊聊天,那麼我們下周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蔡奕品 提供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