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女生只是花瓶? 24 歲新銳導演彭楚晴:實現夢想,就是用「能力」回應那些質疑你的人

年輕女生只是花瓶? 24 歲新銳導演彭楚晴:實現夢想,就是用「能力」回應那些質疑你的人

在台北的一個廣告片場裡,一個女孩正在跟演員討論的劇本內容。「剛剛演得太用力了,會顯得有點刻意,放輕鬆一點,我們再試一次。」她這樣說道,接著,這位年輕的女孩指揮著片場的各個小組繼續拍攝影片。

這個外表亮麗的女孩是今年才 24 歲的新銳導演彭楚晴。年紀輕輕的她,就已經參與過電視廣告、微電影、影展短片,以及電視劇的製作。執導的短片作品曾入圍海外影展,在日本放映;亦有參與的廣告作品在巴黎羅浮宮內投影。在導演這個行業中,她作為女性與年輕的身分顯得十分突出。彭楚晴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畢業後順利成為一名影視工作者,但她卻不是相關科系出身,而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中文系。到底她是怎麼走到今天的呢?

楚晴入圍日本影展的短片作品《七壙殺》劇照。圖/彭楚晴 提供

曾順從父母 向現實妥協

問到開始投入影視的契機,楚晴燦爛地笑說:「很多人問過我,但其實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的契機,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命中注定要拍片。若真要說的話就是高中一次幫同學拍影片,在當導演的過程中獲得很大成就感,而深深受這個領域吸引。」雖然高中就萌發了興趣,但這一路走來卻也不容易。

高中面臨選擇大學校系之際,楚晴的父母認為從事影視行業的想法太過天真,未來無法用專業養活自己。簡單說,就是爸媽認為這行難以賺大錢。因此,高三考完指考填寫志願,父母就在身旁「督導監軍」,死活不讓她填自己熱愛的影視相關科系,而她也只能順從父母,最後錄取了輔仁大學的中國文學系。

大一時,楚晴也想過跟自己面對的現實妥協,試圖順從的大眾主流的價值觀。準備到海外留學鍍金,也瘋狂地打工,透過工作來找到屬於自己的出路。然而,當時的她卻很不快樂,在補習班跟打工餐廳間來回穿梭,她發現自己想要的,並不是賺取金錢或者贏得一般人所認為的成就,而是曾經種在心中的影視夢有天能發光茁壯。

勇敢找回夢想 作品一鳴驚人

那時,她的身體因為疲憊而亮起紅燈,她把這些心情向當時就讀台大的好姊妹傾訴。「為何不試試看你喜歡的拍影片?或許那會讓你好點。」楚晴的好友告訴她,台大有個專門從事影像創作的社團,也有一些校外學生參與。知道這件事情的楚晴,因為家住的也離台大不遠,當天就在臉書上詢問如何參加。

進入台大數位影片創作社後,楚晴的大學生活開始豐富了起來。台大就像她第二個家,總是泡在台大校園跟夥伴們拍攝各種影片,在幫不同科系、社團的學生製片過程中,讓她累積了相當的歷練跟人脈。慢慢地,她的名聲在這個小圈子中傳了開來。

2017 年她受邀成為台大畢業歌曲《公館遊樂園》的導演,這個青春洋溢的歌舞 MV 由賴暐哲作曲、劉忻怡主唱、彭楚晴導演,三者交織下如病毒般在網路上快速擴散。引來許多媒體紛紛報導,而身為導演的楚晴也因為優異的編導能力獲得許多關注。

令人意外的是,這支影片甚至讓她多了許多高中的小粉絲。「我有次去大學分享,學弟妹們說高中畢業前,這支影片中描繪的台大成為他們心中的夢想校園,也成為高中界畢業歌相競模仿的作品。還有一次拍攝影展短片,與合作的高中小演員初次見面時,她看到我的名字便問我是不是那個公館遊樂園的導演,這支 MV 在他們高中廣為流傳,自己看了好幾遍,也因此知道我的名字。」 

光鮮亮麗背後的年齡挑戰

畢業後,楚晴順利進入影視產業,成為一個自由接案的 freelancer,忙時一個月三個案子。自由的工作彈性,讓她沒有固定的辦公室,偶爾在咖啡廳完成企劃、畫出分鏡表,也有時在家沉思劇本構思想法。結合自己興趣跟愛好,同時用自身專業讓自己畢業就達到經濟獨立,看似光鮮亮麗的背後,卻也有屬於自己美麗與哀愁。

一來是父母對楚晴這種的自由工作型態感到很高的不確定性,他們認為拍影片這件事情還是像學生時代的社團一樣,只是個興趣。沒有穩定工作,就好像不務正業,只是在玩遊戲。但好勝心強的楚晴仍堅持走自己的道路。同時,在這個行業中「年輕」、「外表亮麗」,反而成為了弱勢的一群。

不少初次見面的合作夥伴,得知楚晴得年齡後,便會質疑她的專業能力,認為她的想法是年少輕狂、天馬行空、難以執行的暢想而已,甚至有人懷疑她是靠著「外表」才達到這個位置。

楚晴為了證明自己的實力,她比別人更加的努力。畫出具體細膩的分鏡表、走位圖、鏡位圖、劇本等等,將別人認為是空想的意念,以行動實踐出來。用專業能力說服資深的夥伴,而這些夥伴也被她的熱情反和努力感動,從懷疑轉而認同。

楚晴畫的的分鏡圖。圖/彭楚晴 提供

有次,爸媽在倒垃圾的時候,聽到鄰居閒聊時說:「你們家楚晴真厲害,我有看過她拍的影片,真的是很棒很專業。」爸媽才知道原來一直以為女兒的「扮家家酒」遊戲已經獲得許多人的認可。爸媽的態度也漸漸軟化,開始認同楚晴的努力,更為女兒感到驕傲。

深感人文藝術是人類文明的重要支柱

談起這一路走來,楚晴認為,當興趣成為維持生計的工作時,真正屬於人生的艱困挑戰才會粉墨登場。不同於過去學生社團的單純美好,一群人為了喜愛的事物而努力,當走入社會,大家奮起工作除了為理想外,更多的是為了現實的生活,需要考量的事情就變得複雜了。加上現實大環境的挑戰,也讓走出的每一步都如此重要。

舉例而言,台灣企業習慣的「cost down精神」也反應到影視產業,期望用低價生產出高品質行銷影片,成為整個產業面臨的挑戰。另外,在身在台灣商業保守的思維下,往往會認為「藝術創作」是較不具產值的,也讓許多創作者在這種環境下遇到許多瓶頸,不得不妥協。

楚晴在片場指揮調度。圖/彭楚晴 提供

「在我心中,人文學科,包括藝術類,比起理工對於人類社會發展更重要。理工科學或許能為生產過程或物質生活帶來進步,但人的內心跟生活的品質,終歸還要回到我們內心對美的渴求。我想那才是另一個讓社會持續進步與和諧的原動力。」楚晴這樣說道。

給年輕人的築夢準則 豁出去 不要怕困難

從迷惘到堅定走向自己的目標,楚晴想跟年輕朋友分享的是,一定要把握自己還有餘裕的時間(通常是在學時期),多加涉獵各方新知,嘗試做想做的事情,累積作品跟經驗,即便最後成果不如預期,至少自己曾經勇敢闖過。如果早早就向現實屈服,等到自己已經被現實生活綑綁,只為了生存而工作賺錢時,就只會因為失去把握夢想的機會而懊悔。

而面對挫折,她說:「挫折跟苦難在許多藝術創作都會出現,因為她能讓觀眾有『共鳴感』,人生本來就是一連串挫折所組成,我想我們最重要的是要勇敢面對自己,用『豁出去』的心態,不要只跟著社會的期望走,最終被現實磨平夢想的稜稜角角。因為人生只以一次。我們若只為了社會的期望而活,終將使自己歸於平庸。」

而你,有沒有過曾經屬於自己的夢想呢?我們都可能也曾向楚晴一樣面對現實生活的挑戰,想要妥協放下夢想,走向他人期望的道路。但其實,你也可以選擇不一樣的旅途,讓自己叛逆一次,或許,你將會看到完全不同的人生景觀。

最後,如果你也有特別的故事或心得,歡迎你來信交流跟我分享。我的信箱下面作者簡介有。也歡迎你來我的粉絲專頁小樹文策點讚支持,這將是給作者寫作的鼓勵唷。另外,我三月底會在台中台南舉辦青年職涯的分享講座,有空的話歡迎一起參與唷!那麼,我們下周見。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彭楚晴 提供

未來人才行前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