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人喜歡玩一鍵破關的遊戲」──生命中的每個困難與挫折,都錘煉出更精彩的你

「沒有人喜歡玩一鍵破關的遊戲」──生命中的每個困難與挫折,都錘煉出更精彩的你

2017 年秋天,我負責公司在校園招募的專案,實地走訪好幾所優秀的大學,在校園裡負責應屆畢業生的宣講跟面試。面試過程中,我們一定會問一個問題:「你這一生最大的挫折是什麼?你當時怎麼克服?」

這個問題可以說是老生常談了,面試官想透過這個問題瞭解應徵者的心理素質,以及他的一些人生體悟。感覺不是一個很難的問題,但是令人驚豔的回答卻不多。許多同學都是說「沒考到理想的大學」或者「研究所曾經落榜」。但他們就讀的學校都已經是全國排名相當前面的了。

接著我們會繼續問:「那你如何克服?」

想也知道,沒考上目標志願,這種除非重考,不然也是摸摸鼻子認了。只有「這種挫折」的人生,說實話滿沒意思的吧?說難聽點有點像不食人間煙火。可是再換個角度來想,現在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或許不容易有什麼「重大」的挫敗,畢竟也不是戰爭年代,在這個大多數人出生於小康家境的時代,很難有什麼家破人亡、骨肉分別、顛沛流離的故事了。

每天王子跟公主快樂生活,有可看性嗎?

每個人生命中一定會遇到一些困境、挫折跟痛苦。大家都希望自己生下來就是富二代,是高富帥、白富美,每天開開心心的過日子。如果能像寫故事一樣安排自己的人生,最好是生在有錢人家庭、讀建中台大等一流名校,最後去美國哈佛念個碩博士,畢業後順利進入頂尖企業或創業,過著逍遙自在的日子。

畢竟,誰都不希望痛苦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但平順的一生,會不會顯得有點無聊呢?換個角度,假設今天我們都是小說家,或者一個編劇家,那你會怎樣撰寫一個能夠吸引人的故事呢?首先主角一定要出身不凡,不是個沒落的貴族,就是一個社會最底層;然後給他最離奇的遭遇,最好遭人誤解,被小人構陷,遇到各種困難。接著,讓他遇到一些貴人幫忙,最後反敗為勝。

不管是歐美小說、韓劇、日本動漫還是台灣鄉土劇,雖然類型各有不同,但都有個大魔王的反派角色,或者劇情都會安排一個非常戲劇化的困境。在這樣的設定底下,主角一定不斷受到阻饒,面對各種敵人,被欺負到一個崩潰境界,然後最後才不斷變強,終於打倒敵人,解決問題。至於圓滿這件事情,永遠只出現在劇情結局的那瞬間。如果是奇幻或科幻小說,那時代設定就一定要在一個動盪的亂世。

為什麼人類喜歡這種故事的安排?就算是愛情故事,也要男女主角遇見各種問題、誤會、第三者、生離死別,才讓他們最後得以完成自己的心願。為什麼要這樣呢?因為,平順的故事並沒有訴說的價值,會變成流水帳一樣,沒有衝突、情感,也就感動不了人。

每天公主跟王子快樂生活,有什麼可看性呢?想想看,如果有個故事是高富帥跟白富美,每天開跑車、住豪宅,大家都好愛他們,事業大成功,人生就是完全的完美。這種戲劇有人看嗎?看完大概只會憤怒的說,「這是什麼腦殘垃圾」吧!

就算人物設定是高富帥或白富美,也一定要會有出人意料的劇情,比如什麼嬰兒時期被掉包、家族企業面臨破產,或者什麼靈魂出竅、穿越時空等各種灑狗血的離奇過程。這些才有故事性,才能引發人們的共鳴,因為人生本來就是一連串的挫折組成的。

誰都不希望痛苦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但平順的一生,會不會顯得有點無聊呢?圖/Shutterstock

誰想玩簡單破關的遊戲嗎?

在任天堂賣得超火爆的遊戲主機任天堂 Switch 上面,有一款二十年的經典作品,那就是「卡比之星」(或「星之卡比」)。卡比之星是一個像馬力歐一樣的橫向卷軸遊戲,就是在 2D 平面上不斷移動,打倒敵人過關斬將。這個遊戲的特色是那個粉紅色、長得像湯圓的主角卡比,可以把敵人吸到肚子裡,然後得到敵人的能力。

這款遊戲在 Switch 上備受期待,但是等真的發行以後卻獲得許多玩家的差評與不滿。為什麼呢?因為這遊戲太簡單了。基本上除非手殘、不小心,卡比根本不會死,敵人也弱到不行,可以說找一隻猴子亂按都可以順利破關,讓許多玩家覺得沒意思。這款要價約 1600 元台幣的遊戲,只要 7 小時就能全破。

有人辯解說,這款遊戲本來就是給小學生玩的,太難也不好。先不管其他的,至少我們能知道:打遊戲這件事情,沒有玩家希望太簡單,按一個鍵就全破。這種遊戲真的沒有玩的意義。就算是會使用外掛的玩家,也是因為想使用外掛克服困難關卡,超越其他玩家,得到快感。

玩遊戲這件事情,越是困難,有時候才越有價值,像馬力歐遊戲,可能後面的魔王關卡至少要嘗試好幾次、甚至好幾天才能破關,有些人有時候還會因為卡關太久不爽。但是正是因為「困難」,才創造出突破後的「價值」。同樣的道理也可以延伸到其他領域,台北市的象山這種週日健走等級的行程,相較於花個 7 天在台東追尋天使的眼淚,挑戰海拔 3,310 公尺的嘉明湖,完成哪一個會比較讓人有成就感呢?

人生也是如此。為什麼大眾會推崇考上好大學、奧運拿金牌或者其他的成功人士呢?因為他們「突破了困難」。而在這個不斷突破的過程中,同時也超越了一般大眾,成為一個典範標竿。因此,人們會尊敬這樣的人。

屬於你的當年勇是什麼

我小時候家裡住的社區附近有很多眷村改建的國宅,公園裡都能看到很多老伯伯乘涼聊天。我那時最喜歡跟伯伯們聊天,聽他們說當年的故事,有的打鬼子時受了槍傷,還會很驕傲的炫耀;也有分享自己曾經是哪個大將軍的侍衛,出生入死等等。這些當年的「苦難」,都成為他們人生的一個印記,走過那段艱辛更顯出生命的璀璨價值。

所以現在的我每當遇到困難都心想:這實在太好了,越是離奇的故事越是值得高興。因為未來我們克服的時候,就顯現了我們作為人的一個價值,就是頑強的對抗現實。而未來也才能跟自己的孫子說,你爺爺/阿嬤當年做過啥,活了一個精彩的一生。

我去大學院校跟同學們分享時,常常講起我自己的故事:出身貧困的家庭,父母離異,由兩位年邁姑姑撫養,人生也經歷過很多挫敗,高中留級讀了四年,是個大小過不斷的學生,即便出了社會,也遇過面試到處被打槍,曾經多次被人拒絕等等。

小時候不懂事的時候,總是覺得這世界真不公平,為什麼是我遭遇到這些?我跟姑姑寄住在大安區的親戚家,國小有許多同學都來自社經地位較高的家庭,讓我受過不少嘲笑跟羞辱,也曾因為家庭緣故被說是:「沒母愛的孩子」、「爸爸不要的小孩」。

大概在 15 歲以前,我的心裡都覺得這實在太不公平了,這個社會算什麼!也曾經很埋怨老天。然而,當我之後站在台上跟同學們分享這段往事,勉勵大家「不要被現實擊垮,要頑強的站起來跟它對抗,唯一能阻礙自我的只有自己。」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很慶幸,很慶幸童年遇到的每件事,很感謝法院寄來的那些寫著父親名字的通知,很感謝每一個曾經傷害過我、幫助過我的人,很感謝老師、朋友的支持。因為這些經歷,讓我在生命的早期,就有機會看到不一樣的世界。也讓我有機會在站台上跟大家分享:你有無限的可能。

想想如果我是出生在一個完全沒有困難的人生設定中,我的今天有可能是這樣嗎?當然我可能在物質上很富足,但是每一個過去,都組成了今天的我,而我很感謝有這樣的自己,讓我在這個年紀有些東西可以「說嘴」,成為一個人生的資本。

那殺不死我的都使我更強大

柯文哲有一次面對媒體時說,「那殺不死我的,都使我更強大」。這原話出自哲學家尼采的《偶像的黃昏》,充滿了哲理。人怎樣可以變得更強大呢?用鍛鍊身體舉例好了,每一次的鍛鍊都是一個痛苦,但是不斷的讓肌肉筋疲力竭,才能在之後生出長更強大的臂膀。

想要成為更強的人,只有經歷各種痛苦的磨練,溫室的花朵只要一到戶外,很快就會染病。打疫苗也是這樣的概念,讓同類型比較弱的病菌感染,身體經過痛苦產生抗體,未來就免疫了。在實驗室的無菌鼠,一生沒有經歷過任何的細菌侵襲,可以說過的很好,不會有啥病痛,但它只要一走出它的小實驗箱,任何小病都可能要它的命。

我想,沒有人希望當那種弱不禁風的無菌鼠。適當的痛苦,才能鍛鍊出不一樣的自己。所以每當遇到一個困難,管他是經濟上、健康上、感情上的問題,都要大聲歡呼,因為知道只要這個問題跨過去,你沒喪失生命的話,你都將成為更強大的人。活著本身就是一種勝利,當你活著而且活得很好時,就是向過去那些跟你作對的人、事、物宣告:「我贏了!」

而如果你運氣很好,一生平順沒有遇到啥,那也恭喜你,代表你可以自己去找麻煩,挑戰自己,跳脫舒適圈,讓自己遇到困境看看,說不定你會有新的機遇跟人生體悟。

現在回頭看看你遇到的問題,10 年後的你會怎樣解讀呢?想想學生時代遇到的各種經歷,今天也不在意了吧,或許也只是會心一笑。因此,也跟那 10 年後的自己對話吧,他會告訴你:他當年走過這段,他覺得很自豪。每一個痛苦跟磨難,都會讓人成為更圓滿的人。

備註:本文摘自何則文(Wenzel Herder)著《別讓世界定義你:用5個新眼光開始企畫屬於你的勝利人生》(DEFINE YOURSELF BEFORE THIS WORLD DOES IT FOR YOU: 5 Important Things You Need to Do to Take Yourself to the Next Level)。由遠流出版授權換日線原文轉載並增訂小標。惟圖、文經編輯,均與原作有部分出入,欲閱讀作者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執行編輯:張詠晴
核稿編輯:關卓琦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回家,回台灣做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