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可夢瘋潮擠爆台南!除了抓寶外──台灣還能怎樣用「全球在地化」來遊戲行銷?

寶可夢瘋潮擠爆台南!除了抓寶外──台灣還能怎樣用「全球在地化」來遊戲行銷?

台南市政府11 月初連續 5 天跟風靡全球的 Pokemon GO 合作,在台南博物館等景點「野放」紐西蘭限定的稀有怪「古空棘魚」等罕見寶可夢。這一系列的活動讓數以萬計的玩家湧入台南。據報導,甚至有歐美跟東南亞遊客特地因此來台觀光,台南市府統計能帶來高達 3 億的觀光收入,十分驚人。

寶可夢作為瘋迷世界 20 年的經典 IP (編註:IP 是 Intellectual property 的縮寫,中文意思:智慧財產權),從過去的國小學生,到這些孩童長大成為父母,乃至於 Pokemon GO 發布後引爆的「阿公阿嬤抓寶潮」,可以說牽動著當代各世代人們的心。透過與寶可夢合作帶來經濟效益的,從周邊商品,到彩繪飛機、火車等等,應有盡有,好像在任何東西上畫上那隻黃色電氣鼠,都能成為爆款商品。

登上美國網站Reddit首頁的「阿公抓寶圖」圖/Reddit

玩遊戲的同時 就在遊玩日本

但大多數人不知道的是,寶可夢本傳遊戲中的場景,都是來自現實世界。小智冒險的每一個城鎮,其實都有對應的現實都市。比如即將在11月中發布的《Pokemon Let’s Go 皮卡丘》所復刻的初代黃版,故事設置的「關都地區」,其原型就是日本東京為核心的關東地區。而小智的老家真新鎮,就是以寶可夢創作者田尻智的家鄉東京都町田市為藍本。

遊戲中有傳說寶可夢閃電鳥盤據的「無人發電所」,其實就是位於茨城県東海發電所。關都地區最大的黃金市,不用說就是以東京為原型製作的。遊戲中每一個城鎮,都有現實的對應,在玩家遊玩時,其實已經潛移默化的就走遍了整個日本。

第一世代的關都地方就是以日本關東地方為基礎,那個海灣是不是很像東京灣呢?圖/寶可夢 專頁

到了第五世代以後,因為連九州跟北海道都用完了,遊戲的舞台開始以法國、美國等海外地區作為藍本。最新一代的「太陽/月亮世代」,則是以美國夏威夷作為基礎,在故事背景中加入了大量的夏威夷神話跟人文文化等等元素。許多玩家根據遊戲裡的故事場景,乘坐電車甚至搭飛機,親自到現實對應的每個城市展開「寶可夢探險之旅」。

結合地方特色的在地化行銷

這種地方特色不只體現在遊戲中,現實世界中每個地方的寶可夢中心(寶可夢商品專賣店)都別具在地特色。比如說,在京都的寶可夢中心就以傳說寶可夢「鳳凰」作為京都特色的代表寶可夢;大阪寶可夢中心則是放著具有大阪風情的「寶可夢音頭」主題曲,結合在地傳統文化。每個中心也會推出當地限定的商品,讓各地寶可夢中心成為日本家庭旅遊時,必去的一個景點。

新加坡寶可夢中心的圖標。圖/新加坡樟宜機場

2019 年,寶可夢中心也將首度前進其他亞洲國家,在新加坡設點。選址將在新加坡的樟宜機場,而官方也特別選用了拉普拉斯(舊稱乘龍)跟時拉比作這間寶可夢中心的圖標。代表運送的乘龍跟有著「時空旅行者」之稱的時拉比,巧妙地呼應了新加坡國際轉運中心的地位,想必未來也將成為一個全球寶可夢迷前往朝聖的景點聖地。

Pokemon Go 也繼承了這樣「全球在地化」的模式。例如在第三世代中,極具熱帶風情的「熱帶龍」寶可夢,就只能在非洲遇到;「煤炭龜」則是只有在南亞諸國才能捕獲。這讓想收集所有寶可夢的老中青三代玩家們,要不得搭飛機跑遍世界,要不就要巴著來到台灣旅遊的外國玩家,才能交換「區域限定」的稀有怪。

遊戲行銷台灣 我們可以怎麼做?

如同許多日本遊戲一樣,寶可夢其實也有深厚的文化底蘊照應,背後帶來的虛實呼應,也是寶可夢成功的原因之一。早在一開始的遊戲設定,就融入了許多文化元素。

在金銀版的遊戲中,更是大量的以日本傳統文化為基底設計。比如遊戲中的「喇叭芽之塔」與「燃燒塔」,現實中的原型就是奈良法隆寺五重塔跟京都的金閣寺。法隆寺五重塔是世界上現存最古老的木造結構建築;金閣寺曾在1950 年被放火焚毀,寺頂就有金造的鳳凰雕像。遊戲中都巧妙運用這些典故。

金閣寺頂有鳳凰雕像。圖/SandraSWC@Shutterstock

隨著寶可夢瘋迷全球,日本這個國家本身的人文內涵也賣到全世界。相信許多朋友都是因為日本的動漫遊戲文化,進而喜歡日本這個國家。而台灣也可以透過這樣的遊戲行銷,把我們的文化包裝賣出去。

把台灣元素塞到遊戲中 讓世界看到台灣

2017 年台灣獨立解謎遊戲《返校》中,以台灣戒嚴時期的白色恐怖歷史為背景,同時加入了大量的本土文化元素。這種融合歷史人文的新概念,竟然在遊戲平台Steam上架 3 天就衝上全球最暢銷商品第七名,同月更衝上全球月排行第三名,緊接著不斷獲得各種遊戲大獎。

有趣的是,台灣的玩家只佔營收的 56 %,其他的 44 %分別由大陸及其他海外英語玩家貢獻,透過這樣的遊戲讓海外玩家也深刻了解台灣的歷史人文,甚至進一步產生興趣想來台灣走走看看。

今年的東京電玩展也有一款來自台灣的遊戲受到矚目,那就是以台北最知名的文化觀光景點西門町作為藍本,把整個街道場景搬進遊戲的《酉閃町》。遊戲畫面中,可以看到西門站 6 號出口、阿宗麵線、老天祿滷味等店家的完整還原。玩家就在西門町中與守護神一起捍衛土地,挖掘秘密。

遊戲帶來超越想像的價值

從這些故事都讓我們知道,一個好的IP能帶來的經濟規模跟效益是十分可觀的,甚至可以帶動整個城市的觀光,乃至於形塑一個國家的國際形象。政府應該要支持這樣的遊戲產業,鼓勵以台灣背景為元素的遊戲創作,同時也可以與海外廠商合作,將許多知名IP融入台灣在地的因子。

這次寶可夢來台南,我們從中看到了巨大的效益。下次也可以有地方縣市跟其他的知名電玩人物合作,甚至推出屬於台灣本土的代表IP,以文化為磚瓦,搭建出精彩的遊戲,讓台灣本土元素走向世界。

或者我們可以用另一個最簡單的方式,大家應該一人一信寫給任天堂,甚至政府帶頭呼籲,下個版本的寶可夢應該要以台灣為背景。台灣作為東亞的中心地帶,有中國、日本、東南亞各地文化的要素融合交織,實在十分適合當遊戲舞台,加上又有這麼多瘋狂的老中青三代寶可夢玩家,應該推出一個有台灣意象的寶可夢。說不定大家一起寫信給任天堂之後,我們就能看到以台灣黑熊、藍鵲或者櫻花鉤吻鮭為藍本的寶可夢誕生唷。

最後,如果你喜歡我這系列腦洞大開的奇思異想文章,歡迎你來我的粉絲專頁小樹文策點讚,你的支持是我們不斷持續寫作的動力唷!如果有什麼想跟我交流的,都歡迎來信跟我分享,我會竭誠告訴你我知道的有趣事物。那麼我們下周見啦!

執行、核稿編輯:關卓琦

出發,改變人生的一次旅行